在师尊慈悲呵护下一路行来


【明慧网2006年3月27日】写下这个题目的时候我的眼中充满泪水。从六年多的风风雨雨中闯过来,回头看看那些阻挡过自己的障碍早就啥也不是了。我是锁着修的,什么也看不见,但我真真切切的感到师尊时刻都在身边呵护着我。下面是我记忆中几个难忘的片段,写出来与同修分享,有不妥之处,也望同修慈悲指正。

上天安门

99年7.20风云突变:早晨辅导站负责人被从炼功点骗走非法关押;上午,几乎所有的辅导员被公安分局找去集体训诫;从那天开始,同修们开始走上了进京证实大法的历程,一拨接一拨从未间断。我被区委、政法委、组织部的头头轮番找去谈话,倒让我决定也立即进京上访。回到家中大门紧锁:丈夫被绑架,女儿已进京,我心中突然涌上一阵酸楚。丈夫被绑架好几天了一直不知关在何处,洗漱用品、换洗衣物一样也没有,天如此炎热怎么受得了;女儿此去不知情况怎样,何时回来?我若一走,他父女回来怎么进门?一时间愁肠百结一步也迈不开,更别说进京证实法了。

一个月后全家团聚时情况却发生了相当大的变化:丈夫在邪恶洗脑和逼迫下选择了放弃修炼。因为惧怕邪恶迫害,还顺水推舟的助纣为虐,首先把女儿也带坏了。我暗自伤心,眼睁睁的看到这场邪恶迫害正在把本可获救的有缘人推向万劫不复的地狱。我从最初的惶恐,不知所措和无可奈何中渐渐清醒过来。

2000年5月我踏上了北去的列车,虽然当时我并不十分清楚我应该做些什么,但我知道作为被大法首先救度的生命,作为一名大法修炼者,在师父蒙冤,大法蒙难之时是决不能默不作声,最起码我要去说句真话。检票进站时,检票口处突然跑过来一伙人,气势汹汹的朝我这个方向喊:“你果然在这里!看你走!看你走!”我目不斜视,自然从容的与他们擦肩而过,出了检票口。紧挨在我身边的两位同修被带走了。师父生日那天,我和许许多多的来自山南海北的同修一齐走上了天安门。我向着天安门城楼方向走去,我迅速抽出准备好的“法正乾坤”横幅,刷一下展开,高高举过头顶,大步向前走去。那一瞬间,一种无比神圣的感觉从心中升起,我感到自己顶天立地,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显得多么渺小。也就在那一刻,曾令我牵肠挂肚死死缠绕我的情丝荡然无存了。

冲破来自家庭的邪恶封锁

丈夫背弃大法后完全迷失了自我,心甘情愿的配合邪恶毁谤师父、毁谤大法,在当时造成了很不好的负面影响。他唯恐我坚持修炼给他带来危险,所以处处对我设防、盯梢、盘问。那时我没弄清个人修炼与正法修炼的关系,一味的忍,忍,忍。谁知我越不做声他越来劲,说的话也越离谱,我觉得太不对劲,心里别扭得很。2002年农历新年前我准备了一幅证实法内容的春联过年用。他一看就跳起来指着我大叫:我叫公安局把你抓起来!一连串的棍子、帽子飞过来,嘴里还连珠炮似的说着那些邪恶诬陷我们的词儿,我一句也插不上。我对着他发着正念,没有用。因为我很气愤,一点也静不下来,他反而被邪恶控制的越说越得意,竟然手舞足蹈的喊起了文革式的口号:打倒炼功人!打倒炼功人!我忍无可忍,拍案而起,厉声喝道:闭嘴!你还有没有一点天良?你明明知道法轮功是救人的,你明明亲眼见到炼法轮功起死回生的例子,你明明知道炼法轮功的都是在做好人,做的都是好事,你怎么敢这样胡说八道!”他冷笑一声说,你以为那些都是真的吗?我心中一阵悲凉,知道这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干扰。不管什么东西,今天我就不准它横行!当他又想开口时,我说:离婚吧,我不想和你过了。他愣了一下又得意的说:离婚?我不离,你要离婚我就上报纸、电台去宣传,法轮功又让一个家庭破裂了。我斩钉截铁的告诉他:你办不到,我会让所有的人都知道那些法轮功使家庭破裂的谣言就是如你这样炮制出笼的,你还有什么节目就拿出来吧。他又愣了一下说:我就是不离看你怎么办。我说,好办,向法院起诉。听说要打官司,他又得意了,问我起诉书怎么写?我简明的告诉他,事情怎么发生的我就怎么写,一点也不会落下,特别要记上你刚才打算造谣的那句话!这一下他气泄了,再说话时变得嘟嘟囔囔的:算了喔!算了喔!

我决心已下,这场官司我一定要打,不为别的,就为让有缘人从这事中明白一点真相。但真要动手做的时候,我又生出了许多顾虑:双方单位会不会支持呀,会不会招来邪恶迫害呀,我这样做对不对呀……,特别是跟同修切磋时,她们都说我错了,说我不善,我就更不知如何把握了。突然间觉得自己十分孤独。

其实慈悲的师父在我正念一出时已经给我安排了最好的一切。

我首先向双方单位领导如实汇报了这件事的经过和我的决定,特别是丈夫单位的人,我有意无意的都讲到了,男女老少没有一个人不支持我,有个人还告诉我,大家都说他(我丈夫)不是个玩艺儿,法轮功没被迫害时他到处扯人炼,法轮功倒霉了他马上翻脸。

我不会写诉状,那天一上班就看到办公桌上放着一份格式标准的诉状;我为没有同修支持而难过,那天出门遇到一位很久不见的同修,她说了一句话(早已不记得具体说啥),我顿时感到所有的同修原来都和我站在一起;我为悟不到自己这样做到底对不对而彷徨,师父把法打进我的心里:“他给人拔牙不是目地,卖他的药水是目地。”(《转法轮》);我丈夫为了阻止我起诉,把结婚证(这是离婚诉讼必须要带的证件)藏起来,而我单位为我开具了婚姻状况证明。就这样我将写着修炼法轮功如何使我夫妻重归于好,迫害又如何使人变邪的离婚诉状递上了法院民事庭。接待我的干部接过诉状一看说:你这不是宣传法轮功吗?我说:“我无意宣传法轮功,法轮功也不用我宣传,大家都知道,我只是说了一个事实。”他沉默一会说他作不了主,让我等等,他交给庭长去了。半个小时后,庭长接待我指着讲真相的那段话问我:不能写点别的吗?我说:“不能,事情就是这样发生的。”庭长也不敢作主,让我等等,她去找院长。四、五十分钟后,庭长回来对我说:好,我们受理,这是你的权力。后来法院批评了我丈夫,告诉我,他认错了,让我撤诉。我要求让丈夫写出对此事的认识,他写了。说:这件事(指写春联)本来就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内容没有一点不好,寺院中也写着“佛光普照,礼义圆明”,是我自己孤陋寡闻,大惊小怪,我错了,我对不起她等等。我让丈夫把这份认识交给法院后我撤诉了。本来离婚就不是我的目地嘛!

自此,他再也不敢在我面前说一句胡话,也不敢“关心”我的日常生活了。当时的这道坎,回头看看是荣耀和威德,这荣耀和威德是师父给予的。

同修们,我在写这篇心得体会时,热泪不时润湿眼眶,我无法把我更多的感受写出来,但我想说,无论我们在证实法中做了什么,哪怕是一点点一点点都是师父赋予我们的威德,和师父赋予我们的相比,我们当时所承受的那点压力算什么呢?我们在这其中提高上来了,这才是最珍贵的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