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议员市民促中共释放港人妻子张丽红(图)


高精度图片
向路人派发传单及展示图板
高精度图片
向马路来往的车辆及对面的行人展示横幅

【明慧网2006年7月12日】我的太太张丽红,在广东陆丰照顾两个年幼的小孩、由于白内障而双目失明的母亲、以及近80岁的父亲。仅仅因为坚持信仰法轮功,她于2004年5月19日夜里12点钟,在家里被6辆警车、20多个恶警包围,并对她进行绑架。

据我岳父忆述:当时,他和张丽红的妈妈,眼看自己的女儿要被绑走,泪流满面,死死拉着女儿不放,并向绑架的恶警苦苦哀求。我岳父说:两个老人始终斗不过他们,面对这么多警察,我们一点办法都没有。为了阻止警察开车把女儿带走,他用头撞向警车,以死阻挡恶警对女儿的绑架,可还是被警察挡住、扯开了。无论两个老人以及只有3岁、4岁多的两个小孩发出多么凄惨、可怜、惊天动地的哭声,都无法阻止人性全无的汕尾国保恶警,强行把我太太掳走。

我太太绝食、绝水强烈抗议绑架,加上大量海内外人士抗议与营救,被关押三天后,我太太被保释回家。

可是,中共对我太太的迫害还没有结束。2004年10月27日,当我太太送完两个小孩上幼儿园后,在汕尾向民众揭发中共对她以及对法轮功的邪恶迫害,再次被恶警绑架。短短几天,汕尾国保局就非法把我太太押往广东省女子劳教所(原:三水妇教所)劳教三年,至今未释放。

中共对我太太的绑架、非法禁锢与迫害,不但给我太太造成极度的苦难与伤害,也同样对我们一家人造成极大的困难与痛苦,特别是我岳母,因平时最关心父母的女儿被恶警绑架,在这致命的打击中,她目前不但双目失明,而且出现严重的精神分裂症。

中共对我一家毫无人性的迫害,令香港越来越多市民以及政府议员表示关注、同情,并对我们伸出援手。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七位香港立法局议员以及两位区议员签名要求广东省有关当局立即释放我太太张丽红,他们分别是杨森、李卓人、何俊仁、刘惠卿、梁耀忠、郑家富、梁国雄、黎自立、曾健成。另两位香港立法局议员,冯检基、余若微分别去信广东省劳教局及本港保安局,请求帮助释放我太太;区议员黎自立、戴卓贤分别去信三水妇教所要求尽快释放张丽红。在几次的签名活动中,目前已有接近二千名香港各界人士签名要求中共立即释放我太太张丽红。

就张丽红在广东省(三水)女子劳教所遭受到的迫害及疑问提出的公开质询:

1. 刚被关进劳教所约一个月时间,便传出我太太被迫害,以至受伤住医院一个星期,劳教所是如何迫害她的?保留追究责任。

2. 我曾多次写信给我太太要求她讲述在劳教所是否被虐待,包括睡觉、每天做什么工作?工作时间?生活情况?有否被惩罚及原因?有否被打??等等,未收到这方面任何回复。

3. 多次打电话到劳教所查询我太太的日常生活情况,未有明确的答复。

4. 我岳父77岁,曾不顾路途遥远,前往劳教所要求探视我太太张丽红被拒。借口:劳教所接见厅正在装修。

5. 在今年5月份,我太太张丽红被调到所里最邪恶、最见不得人的三大队,是什么原因?为什么要封闭起来?为什么要严管?为什么要两个其他劳教人员24小时监控她?是否封闭起来(劳教所)就可以对里面的法轮功学员犯罪,而不让人知?本人强烈要求立即取消极其邪恶的所谓封闭式的管理。

6. 中国的宪法规定公民信仰自由。所里为何非要违法违宪,强迫我太太放弃信仰?并威胁她?中共信仰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才是被全世界认为是最邪恶的教义,充满血腥、暴力与斗争。就是因为它,才有文革浩劫、六四、迫害法轮功,使整个中国道德全面崩溃,摧毁着我们的子孙后代。只有中共邪灵才会强迫别人放弃自己的信仰。

7. 本人曾听到从广东省女子劳教所三大队出来的法轮功学员讲述所里利用其他劳教人员对她们进行迫害,包括殴打、不让睡觉、长时间蹲着等。

8. 劳教所是由劳教局及司法厅管理,广东省女子劳教所对我太太、对其他的法轮功学员犯罪都有你们一份,日后必然追究责任。

9. 必须确保其他法轮功学员和我太太不受任何虐待,并无条件尽快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以及我太太张丽红。

港人:邝森洽先生
2006年6月12日

补充:
张丽红现关押地址:广州市三水区同福北路广东省女子劳教所一区三大队
广东省司法厅办公室主任:020一86350062

高精度图片
近二千名市民签名要求释放张丽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