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慈悲的心对待每一位众生


【明慧网2006年7月15日】2000年7月,我和丈夫因進京上访被非法关押。我被非法关押期间,我婆家的人简直闹翻了天:我的大伯子、妯娌、大姑姐他们把一切都推到我身上,说我把他们家坑的家破人亡;还当着我父亲和众人的面破口大骂,说我不会被放回家了,就是被放回家,众人用唾沫也得把我淹死等等。

我父亲因受不了和他们吵了起来。妯娌后来还以看我为名,到公安局告我的状,说我在家经常和炼法轮功的人联系,并编造说我曾经骂那些已向邪恶妥协的昔日学员是叛徒,意思是让公安局重判我。

那时我儿子上小学四年级,年龄还小,自己不能照顾自己,婆家没有一个人愿意收留他。公婆虽也曾是修炼人,可他们都没敢收留孩子。最后还是我父亲把孩子接走了。

这些事是2001年我从劳教所保外就医回到娘家后,妹妹和儿子哭着跟我说起这件事,我听后,感到痛苦极了,心象针扎一样疼痛。心想:平时我对他们那么好,他们为什么这样对待我,简直是墙倒众人推、落井下石。从此,我对他们产生了怨恨之心,再也不想见到他们。

慈悲的师父看到我这颗心,就在梦中点化我,让我看到了自己与他们的两世因缘。我看到那一世,现在的妯娌是我的母亲,我那时是她的女儿。那时我很不听话,简直就是无法教养的孩子,无论她怎么好言相劝,我就是不听,最后发展到母女反目成仇的地步。接着我又看到了另一世,我和这世的表妹去串亲,在半路上遇到了两个地痞流氓,他们把我们姐妹俩拦住,分别关在两个屋子里十几天,并强暴了我们。强暴我的那个地痞流氓是个独眼(左眼失明),这个人就是我这一世的公公。这一世我的公公在前几年左眼也出现了青光眼的症状。

从梦中醒来后,我感到很惭愧。我在97年得法,学法已好几年了,自己的悟性还这么差,真是愧对师父啊!因为师父早已讲过:“在修炼中,在具体对待矛盾的时候,别人对你不好的时候,可能有两种情况存在:一个是你可能生前有过对人家不好,你自己心里头不平衡,怎么对我这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你说你那个时候不知道,这一辈子不管那辈子事,那可不行。还有一个问题,在矛盾当中,牵扯一个业力转化的问题,所以我们在具体对待的时候,应该高姿态,不能象常人一样。在单位里,在其它工作环境中也是一样,搞个体也是一样,也有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不可能不和社会接触,至少还有邻里之间的关系。”(《转法轮》

想到这儿,我心生一念:怨恨之心一定要修掉,他们是我的亲人,也是迷中的众生,更是我要救度的生命。不论恶缘也好,善缘也好,我都应该用善心去对待他们。抱着这样的想法,我开始与婆家的人相处,从此家庭环境也变得祥和了。通过和他们讲真相,有的亲人已三退,公公也从新走進大法中来了。

但有时遇到与同修或常人的矛盾时,我还是不能达到坦然不动。我很苦恼,晚上躺在床上心里念叨“慈悲、慈悲”,可为什么我自己总是慈悲不起来,什么叫真正的慈悲呢?好象不太清楚。

一次我在似睡非睡的状态中,突然“慈悲”两个字显现在我的眼前,而且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最后只看到“慈悲”的“慈”字变的很大。“慈”字最上边的两点,显现出是一个小孩在躺着,两点下面的“一”字没动,“一”下面的两个“纟”显现出是一位母亲,好象小孩儿躺在母亲的身体上,而下面的“心”字也没动。当时我的脑海里清醒的悟到:要用一颗慈母般的心来对待每一位众生,这才是真正的慈悲啊!

我的心顿时豁然开朗。师父对我们的慈悲苦度我真是深切的体会到了,但却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我此时的心情。唯有加倍做好“三件事”才不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

我写此文只是希望能够对同修在修炼路上有所启发和帮助,因为我们虽然已经明白师父给我们讲的法理,但在实际修炼中,还是不自觉的用人心去对待生活中遇到的一些烦恼和矛盾,而不是用师父讲的法理去指导自己向内找,归正自己,同化大法,以至于我们有的同修陷在人与人之间的是非恩怨中不能自拔。想一想,还是没有做到信师信法,没有真正的以法为师,没有把大法放在心里,忽视了一思一念都在法上这一点。

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我们只有扎扎实实的学法,从理性上明白法理,才能真正提高自己。我意识到了这一点,觉的应该把我在修炼路上的体悟写出来,与同修互相切磋,共同精進,形成一个圆容不破的整体,修好自己,揭露、清除邪恶,更好的救度众生,这样才不辜负师父对我们的期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