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退休大学教师的变化看中共迫害法轮功


【明慧网2006年7月16日】98年下半年,我借住于某高校女生宿舍,每天早上我都准时出去到校园里炼法轮功。还记得那时的情形非常祥和美好,炼完功回来,再学一个小时的大法书,整个人变得清醒而干净。这一天,我就会过的很好,我也会知道在面对身边发生的一件件大大小小事情的时候,如何找自己的问题,如何去考量别人,如何使自己的内心真正升华为一个真诚善良的人。

那时候和我一起炼功的还有两位退休的大学老师,是老俩口。每天都是他们两人提着录音机风雨无阻的来到校园的一个僻静的地方,随着舒缓的炼功音乐徐徐响起,我们就在祥和的音乐声中炼完前四套功法。

第一次到两位老师家的经历是令人难忘的。看到W老师细腻的皮肤,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六十多岁了,光看那皮肤,真的是象婴儿一样。虽然心里很清楚是为什么,我仍惊讶的问了起来了:“老师,您的皮肤这么好?!”W老师笑了,温和的眼睛看着我说:“姑娘,学法轮功之后变成这样的,你也好好学吧。”随后她又把嘴巴凑到我耳朵边上说:“不仅皮肤好了,连例假都回来了呢!”每天看着W老师身轻体健的样子,多少人都知道了法轮功的奇效。

98年冬天我回家了,好久再也没有见到W老师了。特别是99年7.20之后,听说该市是被迫害最严重的城市之一,我一直很担心。2001年,正好有一次机会我到该市,顺便提了些水果找到了学校,可W老师搬了家,四处打听了半天,还不敢详细的说她是法轮功学员,担心她受到迫害,或者连我也要弄过去审问半天,最后好不容易才找到她家。

走进门去,迎面过来的是W叔叔。他看到我先是吃惊,继而眼神中又流露出几分惊恐。坐下后,他说了起来:“我们的书都被没收了,而且W老师还受到迫害,生了脑病,稀里糊涂的,谁都不认识了,正躺在床上呢!”

在他的引领下,我走到了一个偏僻的小房间,映入眼帘的景象让我惊呆了。只见W老师松松垮垮的倒在床上,苍白的面庞上一双空洞无神的眼睛迷茫的望着前方,两颊的肌肤衰老的垂在枕头上。

看着如今的W老师,我的心在流泪。拉起她的手,她抬起了头,在看到我的一瞬间,双眸倏然间亮了,随着就滚出了两颗大大的泪珠。我问:“老师,您还记得我吗?”W老师使劲的点了点头。我还准备多说些什么,却被W叔叔拉了出来,并对我说:“她已经糊涂很久了,谁都不认识了,连儿子也不认识了,没想到她居然还记得你。”我没有说什么,一颗心还一直留在W老师的身边,我知道她为什么还记得我,因为她记得法轮大法,她记得曾和我一样同是一名法轮大法弟子。没过多久,W叔叔又开始小心翼翼的对我说:“你出去小心点,别乱说话,要不,你现在走吧,不敢留你。”半推着把我送出了门,从W叔叔的反应,我感觉到他已经不敢再炼法轮功了。

出了门,坐上了返程的汽车,我一直在后悔,我怎么不能多留下来一会儿?我怎么不能给他们好好讲讲呢?我想:从前法轮大法能让阿姨这么年轻和健康,而现在一定还能让W老师重新站起来,我知道大法在她的心中已经深深的扎下了根,那是她生命的根本所在。从大法中,她知道了如何做人,如何做个无私的好人。

回忆暂时搁在这里。我记起了电视上一直在宣传着:法轮功在让社会不稳定,对炼功人的身心有害,必须在三个月内铲除,云云。在大陆,这样一幕幕的家庭悲剧几年中连续不断的在上演着。可是,每个人,我们都扪心自问:到底谁对社会的稳定有害?谁对人的身心健康有害?一个修炼法轮功变的健康的人被中共迫害的躺在床上,生活不能自理,却在说法轮功危害人的健康?!一个个因为修炼法轮功变的善良的普通百姓,被中共迫害、恐吓加注射不明药物弄的人事不省,却在说学法轮功把人炼成了神经病?!一个个面临破碎的家庭因为修炼法轮功变的非常和睦,被中共搞的四分五裂,却在说法轮功危害中国社会的稳定?!

这是非颠倒的中共!邪恶害人的中共!做着最恶的事却用遮羞布挡着丑恶嘴脸耍着流氓的中共!我要来问问你:“到底是谁危害了人的身心健康?到底是谁破坏了社会的稳定??到底又是谁应该被彻底的铲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