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么走出去讲真相的


【明慧网2006年7月18日】我第一次讲真相是去买东西。卖主多给我我不要,我说:“你做生意不容易,你多给我你还挣什么钱?”她一听,说:“你这个人真理解人,跟别人不一样,现在的人你给他够秤他还往上抓。”我借机跟她讲真相,我告诉她:“你记住法轮大法好,你会有福报的,天安门自焚事件是假的,电视上演的都是栽赃陷害,你记住法轮大法好你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她说:“好,不怪是跟别人不一样。”我告诉她:“修炼法轮大法的人都是好人。”我转身往回走,心都要跳出来了。眼泪莫名其妙地流了下来。我止不住地哭啊。我终于迈出了第一步。

后来我认真观察,讲真相切入点很多。比如说:有人问路;有人看站牌;帮人拎东西;老人拿不动的东西主动帮拿,给他送上车;上车让座;车上不讲下去跟这个人讲。再如:有人横穿马路,我上前会告诉他:“注意安全,小心车。”对方会很感激,说声谢谢。我就跟他讲真相。

我悟到师父给我们开创这个修炼环境,就是去我们生生世世一切执著心,其中包括最大的执著——怕心,在全盘否定旧势力中走出来。在这个过程中听师父话正念正行,怕心越来越少,越来越弱。我现在出去讲真相,劝世人三退,见到陌生人,就能讲。师父在《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告诉我们:“如何让众生知道大法?你们在讲清真象后,真的使人明白了这场迫害,同时使人了解了大法是正的,就可以了。如果这个人感觉法轮功好,他表现出想進一步知道法轮功的情况,你可以跟他最低限度的讲一讲法轮功如何叫人做好人,最后你可以告诉他,我们要走向更好的人、达到圆满。就仅此而已,再多了你就不能讲。你要再往高讲,你就把他吓住了。”师父还说:“你告诉他,我们都是一帮好人,我们的大法也是叫人做好人,你认同不认同没有关系,我不是让你来学大法,我只告诉你这场迫害是邪恶的,你所知道的是被毒害的,就足矣了。”

我出去讲真相时发现按照师父的这段法讲非常能打动人。通常我再多说几句:“天安门自焚事件是假的”,“我和你素不相识,就想把这个福音带给你——希望你记住法轮大法好,你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我是1996年5月有缘得法的,修炼大法后,身体非常好,对师父的感激之情无法用语言表达,感觉到修炼法轮大法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可是从99年7月20日打压开始后,自己受邪党欺骗掉队了,邪党把我推进了万丈深渊。在领导的逼迫下,违心地写了一句对师父不敬的话;由于害怕遭受邪党迫害,烧了一本《转法轮》;在单位邪党人员逼迫每个职工签字说大法是×教,自己也签了;由于警察上门骚扰,最终对外人就说自己不炼了。其实当时自己就想敷衍了事,觉的自己反正还修。由于法理不清,没有认识到修大法的严肃性,带修不修四年就这样过去了。

那时的我已经掉下去了,就是常人了。在这期间,病全部回到身上而且比过去还重,那时真是生不如死啊。没脸见同修,不敢看师父照片,感觉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愧疚的自己自责,无地自容。我都这样了,慈悲的师父也没有放弃我。在这四年中,一直点化我。自己还一直不悟,最后我做了一个梦,在梦中师父告诉我一句话:“天不留人,人别怨。”我知道这是在说我,天不留你,你也别怨。这是师父对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最后的忠告。在母亲(同修)的劝说下,自己在明慧上发表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表示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痛悔自己浪费了大量宝贵时间,为了赶上来,自己利用一切时间看书学法,有时一天看一遍《转法轮》。对于讲真相,自己怕心重。母亲就带我去讲,母亲讲自己还离得远一点儿,自己也不讲。母亲一看这哪行啊,就告诉我叫我回家背《洪吟(二)》中的《怕啥》这首诗。

通过学法明白了法理,知道我们是正法时期助师的法徒,责任太重大了。《明慧周刊》是我们修炼交流很好的平台,我从中受益很多。正是同修的无私,我在讲真相、劝三退,起到了很好的作用。哪怕同修的一句话,只字片语,为救世人的好办法,讲真相都能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

现在劝人三退,就告诉他共产党历次搞运动害死了那么多无辜善良的中国人,包括现在背地里偷着打死大法弟子2800多人,逼得那么多的人无家可归。并且在集中营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用于移植、谋取暴利,天理不容啊!它坏事干绝了,神要灭它!你小时候戴没戴过红领巾啊,入没入过团啊,入没入过党啊。过去入过现在退了吧。为什么叫你退呢,因为你加入了它这个组织,这个组织在你的身上打了兽印。并不要你做什么,只要你发自己内心说一句话“我同意退出去”就行。如果他同意就给对方起个化名。告诉他记住法轮大法好,是法轮大法把这个天机告诉了他。

同时我也悟到:学好法很重要,如果我今天看书少,出去讲真相常人一听就走。三退都讲不了,也救不了人。这一点我深有体会。而且我坚信师父的话,“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有师在有法在,天塌不下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