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要修好自己


【明慧网2006年7月2日】我97年得法。当我刚刚读《转法轮》第一页时我就说,师父是在说的我啊!“特别是我们有许多练功人,他今天学这个功,明天学那个功,把自己的身体搞的乱七八糟,他注定就修不上去了。人家一条大道往上修,他都是些岔道,他修这个,那个干扰;修那个,这个干扰,都在干扰他,他已经修不了了。”从那天起,我就决定放弃其它乱七八糟的功法,专修大法了。

我边看《转法轮》边炼功。因为没有文化,许多字不认识,又带着几个月的小孙子,又不怎么精進,两年才读了四遍《转法轮》,在法理上的认识也十分肤浅。但是,我总有一种感觉好象是我的一生找到一种依靠似的。当时心想以后不干活了有时间再好好学。不知道把法摆在第一位,最初那两年收获很小。

到99年7.20恶党开始肆无忌惮的打压、迫害法轮功及学员,我看了邪恶对师父、对大法的诬陷,感到十分震惊。没有了集体炼功学法的环境,见不到同修,犹如失去母亲的孩子,我的心在哭泣。当时只好在家中学法,拿起书时泪流满面,心里默默的问自己:师父安全吗?以后我们有法学吗?以后的路怎么走?答案如何,我悟不到。

过了几个月听到功友去北京上访的消息,我因各种压力走不出来,那段时间我痛苦极了,看到、听到功友被抓、被拘留、劳教、判刑、关押、打骂时心里十分难受:我也是大法的一份子,我怎么能无动于衷呢?在师父的点悟下,2000年10月我走出来开始和同修一起证实大法。刚开始,在法理上的认识还是有些不清楚。例如把我抓進拘留所时心里却想着:進来就進来了,有什么了不起的,在监狱里也是证实法。恶警也是人,只是穿着一身黑皮,怕他干啥,别忘了我们还有师父保护着呢,真的为大法死了那也值得,60多岁的人了,还怕死干什么。

这就象师父在《转法轮》中批评的:“有个人手里拿着我的书,在大街上一边走一边大叫:有李老师保护不怕汽车撞。这是破坏大法,不会保护这种人的,其实真修弟子不会这么做的。”当时我和这样的人没有什么两样,我每天都在学法,就是不知道把自己溶于法中,还认为自己是坚定的大法弟子,一次又一次的被抓却不知道早点悟出法理。师父《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的讲法》中讲到:“我过去讲过,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没学好法,思想不在法上,不知不觉的符合了旧势力的安排,所以我才让邪恶钻了空子,在修炼的路上左右摔跟头,还不知道悟。

随着时间的推移,学法中对法理一点一滴在明白着。在邪恶的疯狂迫害中,我特别珍惜大法,非常喜欢学法,也很珍惜时间,不断学法、炼功归正自己。学习师父的所有讲法,我的思想也在不断的升华着,对法有了新的认识。例如最后一次被邪恶抓去时,我有了正念,知道怎么样去抵制他们。一進邪恶的门,我就发正念不让恶人铐我,必须取掉手铐,我对恶警说:“把你的手铐打开拿走,我心跳的很不舒服,需要躺下。”恶警笑着对我说:“老太太别生气,给你打开。”说着就把手铐打开拿走了。我躺在邪恶的沙发上,发正念不许他们说话,免得干扰我发正念。然后我发正念:大法弟子是伟大的,请师父加持,邪恶没有资格审问我。5、6个恶人在地下转来转去的,没有一个人说话,围着我转了一天一夜。第二天下午叫来了一个什么副局长,对我说:你起来坐一会行吗?我没搭声,坐了起来。他坐在我旁边,我一直发正念:请师父加持,不许恶人审问我,大法弟子是伟大的,恶人怎么能配得上审问我呢?他坐了很长时间,曾三次做出要说话的样子,已经张开了口但一次也没有说出话来。后来他无可奈何的看了看表说:“已经两个小时了,我回去了。”边说边起身走了。到了晚上9点,邪恶把我送回了家。回家后我请出《转法轮》跪在师父像前双手合十,很伤心的流泪了:师父啊,都是弟子没做好,让师父操心了,谢谢师父救弟子回家。我在师父面前是个小小的一滴露水珠,可我在邪恶面前很伟大,我修的是宇宙大法,邪恶怎么能配得上审问我呢?我更加体悟到师父的洪大与慈悲,师父时时都在我们的身边看护着、保护着我们每一个弟子,只要我们做的正,师父和护法神都会保护我们的,我没有更多的表达语言,只有学好法,做好三件事,紧跟师父回家。

有一段时间,我看自己没有做好,对周围的同修没有站在他们的角度,没用慈悲的心态对待他们,总是指责,总是看别人这不对,那不对,别人对我说的我不想听;我说的别人都得听。不仅争强好胜的心很强,做事心、显示心、嫉妒心、欢喜心、名利心等等多种执著心我都有,而且我还在利用这些心做事。比如我老伴(同修)在两年前经常为发资料的事和我吵嘴,我一出门他就说你小心点,我就不愿意听,我老是看不上他的言行,为发资料的事总和他吵。我说他有怕心,他说我有显示心(谁要资料我都给),各说各有理。后来有几位同修被迫害,他说都是我要出去发资料惹的事。我和他吵,他不让,我也不罢休,吵来吵去,吵的很热闹。他要占上风,我也不愿落下风,几乎对他产生了“恨”的心理。心里想着:他若是个常人我能理解他,可他是个修炼人,为什么会这样?我得想办法躲开他。发展到顶峰的时候,他吵累了,我也吵烦了,都不想再吵了。这时慈悲的师父点醒了我:要向内找。我静下心来找自己,一夜间找出了自己许许多多的不足,从此改变了对他的态度,象对待其他同修那样,不再随便唠叨他了。遇到不顺心时多想他好的一面,我做到了忍,他也很快的转变了状况。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我们在这混浊的社会里,在旧法理束缚下、在旧势力的安排下徘徊着、挣扎着,我们的所作所为,我们的一切的一切,都有着旧势力的因素,因为它们建立在为私、为我的基础上。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了它们的东西,在这混浊的人类社会、在这迷的空间,我们都是迷中痴。慈悲伟大的师父给我们传来了宇宙大法,师父从微观上改变着我们,只有在同化法的过程中,才能改变我们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才能摆脱旧势力对我们的制约,脱去常人这层壳。

层次有限,请同修慈悲指正,双手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