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赤城县某镇的两种人


【明慧网2006年7月22日】我是赤城县某镇某村的人,99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由于村里炼功人多,受到恶党书记的“重视”,我村就成了受恶党打压的重灾区。因此,导致一部份人难以接受真相,我分析一下,大概有四种人,大部份(50%)比较明智,明白了真相,能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一部份人态度中立,口头上不炼不反对,内心却不认识;还有一部份人太看重所谓“现实”,怕认识接触修炼的人,身、名、利受损失,主动远离修炼人;还有一小部份人完全站到大法的对立面,给邪恶长眼,监视修炼人,从而得到钱财,干了五、六年的坏事。听人说这最后一部份人因此挣着工资,每月多少,具体数字不太清楚,这种人有的已经暴死,有的虽还活着,日子煎熬身体不好,可惜到现在还不醒悟,有口气还在骂……

我现在例举两个事例中的两种人,他们对我的影响比较大。

4月28日中午,因大法的事去了同修A家,回来时正赶上中午,在街上遇到我村的人张某某,他与我搭话:“你们法轮功最近有没有真相资料?我好长时间没看到了。”我说还没有。心里特别激动,还真有这么渴望想看真相资料的人。我知道他已经看了不少,在我没有的情况下,为了满足他的需要,我就到同修B家找了几本他没看到的资料送过去。他正好也要上班,一看我拿三厚本,有点犯难,我有些不理解,他说:“因书厚一下子看不完,家中老婆不认识,先放在母亲家慢慢看。”听了这话,我才如梦方醒。

因他还要上班,我们一前一后向村东头走去,他又接着说:“你知道我为什么爱看法轮功真相资料?”没等我说,他就滔滔不绝的全盘叙说心扉,“因为它写的真实,共产党那些全是假的,蒙骗人。”我说:“世界上近八十个国家都在炼,唯有中共不让炼,江氏叫嚣三个月铲除法轮功,法轮功现在却越来越洪传的广。”他说:“我们一块干活都在议论此事。”时间的关系,我们的对话到此中断。回来后他的话使我久久不能平静,他们这些才是当今社会的活媒体,一传十、十传百,单从我们去传,还是感到精力有限,他们出外打工,今天去这儿,明天去那儿,传的面积要广的多。可话又说回来,这也是大法弟子讲真相的成果,是大法给我们开创了智慧,大法弟子用口中这把钥匙,开通了他们心灵的这把锁。

事隔三日“五一”前,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有位同修在4月30号给了我村恶党党员程某一份真相资料,引起了他的反感,因为他家住在路边,免不了给的真相资料多一些,再加上同修们劝他退党,说的人比较多一些。此人不但不退,还去找村书记,你们还培养不培养党员了,书记说没人入呀。这个人不光是现在积极的要命,以前多次给我们镇的恶党书记“贴金”,只要镇书记需要假成绩时,他就回村里召集他们这些人开会,这个人每次都是抢先发言。他还在始终如一的跟着恶党走,甚至还蛊惑别的人,唆使不让其退党。

4月30日那天大法弟子又给他一份资料,此人便恼怒,5月1日他看到同修就大发雷霆,说什么这搁以前我还把它烧了,这回我烧都懒得烧,我就拿它擦屁股。他说此话的目的,一来怀疑真相资料是同修放的,二来想让同修给我们送个信。听同修这么一说,村以前就有一个人干了这种恶事,已经在去年八月份被车撞死了。现在还有这样的人,真是可怜。

以上张某与程某,两个世人,两个人平平常常,一善一恶,前者精神健康,每天为自己的好日子安居乐业;后者病病恹恹,凄凄惨惨,孤独病魔双管齐下,已经在镇卫生院动过手术,但此人始终没有悔改之意,还在坚守己见,死抱恶党不放,我们看到危险已经在悄悄的向他靠近。正如师尊《洪吟》——“善恶已明”中所说“众生魔变灾无穷,大法救度乱世中;正邪不分谤天法,十恶之徒等秋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