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永昌县部份乡镇为何发生特大洪水?(图)


【明慧网2006年7月22日】金昌讯(记者赵吉仁)7月14日17时30分,金昌市永昌县南部山区及部份乡镇突降暴雨,18时30分左右引发洪水,造成2人死亡,直接经济损失5714万元。

据悉,这次降雨强度大,降雨量最大达到50毫米,洪水来势凶猛,洪峰流量较大,持续时间较长,山洪暴发范围集中在永昌南部山区。最大洪峰流量出现在南坝乡沿山各洪沟,为100立方米/秒,历时5小时;其次是东大河渠首上游和照面山流域,最大洪峰流量分别为90立方米/秒和40立方米/秒,历时分别为8小时和4小时。

据初步调查,洪水波及永昌县南坝乡5个村、焦家庄乡4个村、六坝乡2个村、东寨镇1个村、城关镇2个村,使农作物大面积受灾,道路、房屋、渠道等基础设施严重损坏。全县受灾户达1480余户,7200余人。目前,已死亡2人(南坝乡、焦家庄乡各1人),造成危房2700余间、倒塌50间,冲毁渠道67公里、防洪工程15处、乡村道路53公里、桥梁6座、高压线路6公里、自来水管道100米,农作物受灾面积14800多亩,成灾面积13000亩,损坏食用菌大棚24座,死亡大牲畜15头,冲走羊3720只、猪200头,损坏鱼池101座,冲走金鳟鱼和虹鳟鱼45.5万公斤,以上共计造成直接经济损失5714.1万元,其中,农业直接经济损失693万元。

山洪过后,泥水横流

山洪过后,只鱼无存,鱼塘中只剩下泥水和鱼老板的泪水

听到这个消息,笔者走访了永昌城关镇的居民,了解到官方新闻不敢透露的消息:

约在7月14日,当时永昌城关镇根本没有下雨,南部山区倒是下雨了,晚上10:00左右,突然南部山区上空红光乍现,随后天空变黑,直到7月15日上午5点左右,整个天空还是黑黑的,有居民说:“可能又有天灾了!”7月15日上午天能够看清东西时,永昌城关镇的许多个体金鳟鱼和虹鳟鱼养殖户发现整个鱼塘灌满了黑泥,鱼被冲走或全部死了,天完全放亮以后,鱼塘周围聚集了许多借机买鱼或偷鱼的人群,百姓纷纷说:“完了,今年过年吃不上虹鳟鱼了”,当我们一个星期后赶到永昌城关镇鱼塘所在地,看到清理完毕的鱼塘没有一条鱼,鱼老板们也陆续关门。

很多人想问一问,天灾为何突然乍现,请听我将前因慢慢道出。

1999年7.20 之前,永昌地区修炼法轮大法的人数众多,遍布全县,1999 年7.20迫害开始后,永昌县恶人集团县委书记张云生(现在是金昌市市委宣传部部长)、县长陆志雄(现在是永昌县县委书记)、副县长孟有柱(现在是永昌县县长)、永昌县公安局政委彭维平、局长刘富海、恶警李国钰等对永昌县境内的大法弟子全面严重迫害,特别是南坝乡、焦家庄乡,多人被非法劳教、判刑,甚至是举家被非法判重刑,恶人还把大法学员们集体押到各乡镇游街示众,前任永昌县县委书记张云生和现任永昌县县委书记陆志雄多次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对法轮功学员要严厉镇压,各乡村以每月每人200元钱雇佣本村无知之人监视大法弟子,夜间巡逻。毒害了大量的众生。尽管如此,法轮功学员仍然没有停止对他们讲真相

2006年以来,永昌县恶人们继续行恶,非法抓捕大法弟子雷占香并非法判刑7年,2006年6月23日,又绑架了教师李进基和李元基,现在非法关押在永昌县看守所,看守所恶人不允许亲人给送被褥,李进基和李元基只好睡在光板床上。

2006年6月底,永昌县还统一行动,各乡镇组织人员将所有农村大法弟子的家全部“走访”了一遍,问:“还炼不炼功?”如果回答还炼着,恶人们就马上抄家,有同修因为被抄出来几张护身符,就被派出所非法关押了一天。

家乡父老们,法轮功修炼者只是想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修炼身心,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何罪之有?永昌县恶人们为了自己的官位和利益,丧失良知,将这样一群厚道、老实、善良的修炼人残酷迫害,甚至是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中国人都知道善恶有报,时辰未到,时辰一到,一定必报。这次灾祸就是上天的警示。

我们希望永昌的家乡父老们,三思而行,善待大法弟子,善听大法弟子给你们讲的真相,赶紧看《九评》,退出中共一切邪恶组织,抹去兽印,否则,天灭中共之时,更大的“天灾”来时,你就来来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