彻底抛弃旧宇宙为私的因素 纯纯净净去证实法


【明慧网2006年7月29日】前些天家里发生一件事,对我冲击很大,悟到一点理,写出来与同修交流。认识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

那天吃晚饭时,老伴谈起佛教(他不信神,但爱看佛教书),说佛教不讲功能,讲功能都是×教。女儿(大法弟子)一听,当时就和老伴争论起来,老伴来火了,大骂一通。看女儿这样,我当时想:你这不是争斗心吗?跟常人争论什么?

他们越说声越高,我怕前后邻居听到了影响不好,很生气的说了女儿,让她别说了,可她也不听,我想你是个修炼人,天天讲去这个心,那个心,怎么还这样,心里就看不上了,语气、眼神也都不善,还让女儿快点走。后来女儿就走了,走后老伴还唠叨:这小的还把老子教训了。我只是从人的角度说老伴:也没什么大事,吵成这样干什么。

当天晚上后半夜,我突然胃疼,心想可能是凉着了,这一念不要紧,结果愈发疼的厉害,早上起来就开始吐,吐了一天。晚上女儿回来看我折腾那样,也没说什么。我还是胃疼,不能吃饭,心想可能是消业吧。

第二天,女儿回来对我说:“昨天的事你想一想,你怎么能病呢?看到有人攻击大法你却不动心,可是你真的是心放的那么平吗?那为什么有时候说到你自己,哪怕说你菜炒咸了,你都不愿意听呢?看你当时对我那个态度,你不就好象是邪恶一伙的吗?最起码也应该发正念制止啊。”我当时不以为然,因为一向不愿意让人说,即使说的对我也不会马上认同。但过后细一想,女儿说的对,这是师父借女儿的嘴在点化我。

什么是正法弟子?标准就是看其是否处处维护大法、证实大法,是不是事事都是为了别人,以及信师信法的程度,这些是关键问题。否则即使法学的再多,大法事做的再多,也不能称其为真正的正法弟子。

这件事中,虽然我表现上没去争斗,可我维护的是自己,好象很平和,其实处处都是想自己怎样修的好,可是不去护法。没有大法能有我吗?另外,看到别人攻击大法,如果真正为别人着想,就应该制止他对大法犯罪,这才是真正的善。看到作为女儿的同修不足的时候,是看不上还是善意的去提醒,这不都是衡量真正弟子的标准吗?可是我却没做到,把个人修炼看的太重,而且魔难来时不好好悟一悟,把它当成了“自然”现象。

师父在《道法》经文中说:“每当魔难来时,没有用本性的一面来认识,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么邪魔就利用了这一点没完没了的干扰与破坏,使学员长期处于魔难之中。”“再要是没完没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为存在其它问题,一定是邪恶的魔在钻你们放任了的空子。修炼的人毕竟不是常人,那么本性的一面为什么不正法呢?”我用了人的一面理解,用了旧宇宙个人修炼第一的认识来对待,等于是站在了邪恶一边,“人为的滋养了邪魔,使其钻了法的空子。”(《道法》),这太危险了。

这以后,有两次老伴又说了什么×教的话,我想到我是正法弟子,要正一切不正的。我严厉的告诉他:大法是最正的,打压正的才是最邪的。老伴不吱声了,从那以后再也没说。以前,由于长期形成的为私观念,为了维持家庭不出现矛盾,形成一种怕,做真相怕老伴知道了大吵大骂,怕邻居知道影响不好,岂不知正是这些人心招来的麻烦,干扰就是冲着这颗心来的。现在我时时保持正念,我做的事是最正的事,谁也干扰不了我。就这一念,做证实法的事时效果也好了,老伴也不干涉了。

以前,我有一个感觉,总是觉的自己被一层东西笼罩着,似雾非雾,象是隔着一层屏障,使我不能那么纯净、清晰,但也分辨不清是什么东西。现在我明白了,就是这个旧宇宙为私的壳在包着我,间隔着我,不能真正和法溶在一起,没认识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真正涵义,说严重点是在利用大法。比如多学法是想多悟到一点法理,三件事都在做为的是不被正法形势落下,重视个人修炼找自己都成执著了。证实法中也表现出为私,认为做重要项目威德大,看到同修有执著也很少指出。多肮脏的私念啊!都是围绕个人圆满,基点都是为私的。

现在师父正法已经到了最后阶段,旧宇宙最高层因素正在解体,同时师父也在给我们解决这些存在的问题。我体悟到:我们身体是对应很大天体的,在我身体周围存在的这些旧宇宙的因素,也起着相当大的间隔作用。它不但阻碍自己身体涵盖下众生的被救度,同时干扰我走正修炼的路,影响救度更多的众生。同时,大法弟子这些没去掉的东西也在间隔着整体的协调。师父在给我们往下拿,首先我们自己得分辨清楚,哪些是属于大法弟子本质上的东西,哪些是属于旧宇宙的因素,如果分辨不清,固守旧宇宙的因素,就等于保护旧势力,阻挡旧宇宙被解体,实质上是阻碍了师父的正法進程。

所以更要多学法,无条件的同化大法,一思一念、一言一行按法的标准去衡量,克制、排除那些为私的因素,纯纯净净去证实法,才能救度更多的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