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传九评 大法显神威


【明慧网2006年7月3日】师父您好!各位同修好!我是2004年得法的新学员,借此圣会向大家汇报一下我修炼的心得体会。

一、如何得法

我接触大法,也就是说得到师父的《转法轮》是在1999年夏天。五年后才走入修炼,可见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或许是机缘未到,也许是悟性所致,我只读了一讲《转法轮》就放下了。因为我就是为情活着的人,也不想放下情。虽然觉着书很好,却好象离我很远,似乎不属于我。

那一年正是我们夫妻感情破裂的一年。我把全部情寄托在女儿身上。我希望她能有孝心,可是却事与愿违,女儿觉得很沉重,我也活的很累。

庆幸的是大纪元报为我开拓了新的视野,开启了我一个新的思维方式。“人生感悟”一栏是我最爱,从中我得到很多新的启迪。我开始思索人生,反省自己,同时让我有机会有渠道進一步的了解法轮功,了解法轮功为什么受迫害以及自焚真相……四五年间,大纪元报和大纪元网站为我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资讯,为我的人生注入了一股新的力量,也为我得法修炼埋下了种子。

一天,我发自内心的对朋友说,法轮功真让我心悦诚服。我很愿意为他们做点事,等我退休了,我就去收养那些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的遗孤。

也许是这一念,师父看到了我这颗心。2003年我回中国探亲,有机会接触一些大法弟子。一见面,他们便给我洪法讲真相。他们那种平静与祥和打动了我,我感到了善的力量。回来后我重新捧起了《转法轮》。就在这时,大纪元网连载了泽农的《为你而来》。我被文章所打动着,我体会到那是修炼人的境界,特别是泽农是西方人,他用自己修炼的故事,将真善忍理解的那样完美,以及他讲述了36位大法弟子到天安门“为中国人而来”的壮举,让我看到了法的力量。我突然醒悟到,“真善忍”不正是我要找的吗?我还等什么呢?我没有理由不修了。就这样我得法了。感谢师父!感谢师尊的慈悲救度!

就在我决定真修的那一刻,我就有了一身轻的感觉,也有一种心喜,学法炼功后不睡觉也不困。神奇的是,我没有经过大的消业反应,折磨我二十几年的头痛病消失了,腰间盘脱出不治而愈,失眠、胃胀等小毛病也从未再干扰我。我似乎是换了一个人。

我以修炼后才有的旺盛精力,去参加讲真相证实法活动。但对于什么是法?如何修?对法的内涵的理解,是在不断学法中慢慢提高和认识的。

2004年4月,我得法两个月后,我参加了纽约法会,有幸第一次见到师父,聆听师父的讲法,心中无比激动。可是遗憾的是我没有听懂师父说什么,只是愣愣的望着师父,不住的流泪,觉着自身被一个慈悲祥和的场包围着。

我知道我刚刚起步,落下的太多了。回家后我将师父的早期讲法、近期讲法、经文全部打印,每天除了读《转法轮》外,就读师父的经文,有时会通宵达旦。一个月后,我能听懂师父讲法了。每当我静心学法,师父就会展现一层法理让我明白,心性也随之提高。我变了,心胸开阔了许多,容量也慢慢加大,很多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和疙疙瘩瘩的心结都能在学法中化解。

我放下了对情的执著,明白了人与人之间有着因缘关系的法理,对女儿不再有任何苛求。我将女儿视为我要救度的众生,平时除了关心的问候外,就是洪法、讲真相、传九评、劝三退。女儿明白了真相,十分支持我所做的一切。一个月前女儿打来电话说,“妈,我提前半年晋级了,而且还加了很多钱。”我鼓励她说,“祝贺你!干的不错!”女儿认真的说,“其实我没干什么,这二年我一直很顺,我想是与你修炼有关系,你修炼我也有福了。”我说“你真是这么想的吗?”女儿说是。我说:“是这样。师父说过一人炼功全家要受益的。如果你真是这样想,就读《转法轮》吧。”她说已经读一半了。我放下电话,两眼湿润双手合十,谢谢师父!

二、发正念显神威 助师正法

学法、讲真相、发正念,是师父要求我们要做好的三件事。刚开始发正念,由于没有认真读明慧关于发正念的文章,所以只是立掌,然后一遍一遍的念师父的正法口诀。一段时间后起了人心,早上也起不来了,觉得新学员差一个没什么问题吧,随后便心安理得的睡起大觉来。

一天睡的正香,梦中蝎子蜈蚣毛毛虫爬满了我的床。我“噌”的坐了起来,出了一身冷汗。一看表刚好是差5分正点发正念时间。我悟到是师父在点化我,让我看到自身空间场是多么脏,而且已经被邪恶占据了。我没有做好师父交给的三件事,十分惭愧。

“九评”发表后,我将家中所有带邪灵的东西都清理掉了。唯有一份邪党的报纸还没清理掉,因为属于前夫所有(因条件所限,我们还住在一套房子里),因此我不确定自己有没有权利去处理。虽然多次讲真相但作用不大。

几个月前跟同修交流,同修说就看你要不要救他了?同修的话点醒了我。是啊,我们不是要救人吗,他也是众生呀,我为什么还犹豫呢?我一定要救他!然后立即将所有的报纸丢掉,因为是日报,来一张丢一张。奇怪的是丢了两三个星期后,他才想起问我说,“我的报纸呢?”我说清理了。他说“啊?这是真善忍吗?”我说:“怎么不是?举个例子,一个盲人正准备喝一碗毒药,如果不应该他喝,神佛一定会把那碗打碎,你说这是不是真善忍?”我接着说,“那东西害人,我不能不管。”他一时无言以对。我当时因为有事要出门,便对他说,“对不起,我晚上回来再聊。”我发正念清理另外空间的邪恶,晚上回家后,刚一進门,他高兴的说,“大法弟子回来啦,快吃饭吧。”饭做好了,而且是我爱吃的,这也是我一生中少有的几次。早上的事似乎没有发生一样,我知道是大法圆容着一切,正念发挥着神威。

接下来,我继续发正念不让邪党的报纸進入我的空间场,发正念让它的发行系统瘫痪、紊乱或者自行毁灭。就是这一念,至今已经三个月有余,那邪党的报纸再没有出现在我的报箱里。两个星期前我唯一收到一张破皱不堪而且中间有一个似乎是燃烧过的大洞的报纸。大概师父是用它来点化吧,发正念是有神威的,发正念实在是太重要了。

我修炼时间不长,可是大法的神奇却经历了很多,这里不一一赘述。我们只有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才能对的起大法、对的起师父。

三、传九评、劝三退、救世人

九评发表后,我悟到传九评劝三退是师父正法中的進程。于是我自愿成为全球退党服务中心的义工。为了让更多的人能读到《九评》,了解真相,开始我注意了一个广字。将九评分放在麦迪逊及周边地区的图书馆、餐馆、超市。又通过做九评发传单启发世人。为了让更多的中国人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我走遍了麦迪逊及周边地区的中餐馆超市和一些有华人的诊所。

初期时我遇到了挑战,多数中餐馆的人,比较麻木,不屑一顾,常用一个忙字或说“不关我事”来推辞。少数迷的很深的人,当听到我是大纪元义工时就恼怒烦躁,有人还要说些难听的话。我没有动心,可是也不知道再如何面对。

通过每周退党服务中心的集体学法和交流,我找到了自己心性上的问题。我虽是传九评讲真相,但没有把他们当成众生去救,实质上只是做事的心,是走形式。心也不够慈悲,每当常人不理解时就放弃,而且也没了解好九评,所以讲不到点子上。

心性问题找到了,我便反复听了多遍九评,并将关键地方背下来,然后以慈悲的心态去讲,对于不同的人用不同的切入点,这样很快有了突破。对于那些迷的深的地方,我就多去,有空就去。每去一次,他们背后的不正的因素就消除一些,脸上的表情也由阴转晴,有了笑脸。不少人由拒绝变的接受,由不听真相变仔细了解真相,还有的给朋友带一份九评。

我体悟到,只要我们按着大法的要求,本着救人的心态去做,常人明白的一面是接受的,是有感觉的。特别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只要我们按着大法的要求去做,师父的法身和另外空间的佛道神都会帮忙的。

前不久,麦迪逊地区新开一家华人超市,我带着九评和大纪元报去谈广告,去了几次都没签下合同。一天正值大雪纷飞,我又去谈,刚一進门老板立刻迎了过来说,“我今天要与你签合同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他说,“你回头看看,你给我带来好几位客人,我知道法轮功一定会给我带来好运!”我笑了,我知道是师父的法身在帮我呀!

最近一段时间,我每次去那里送报,老板总是说,请多放一些,有你们的报,我们的生意就好。我由衷的为他高兴,希望他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以上是我修炼的一点体会,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2006年美中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