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生活工作 一切都在大法修炼中


【明慧网2006年7月3日】

一、我的得法历程

我十五岁来到美国,在一所教会学校就读高中。虽然是一所教会学校,而且我们每周都要去教堂,但那时候根本不知道人生的目地到底是什么。当时每年假期都回中国看望父母。我的妈妈在一个跨国公司工作,由于长期的高强度的工作压力,得了腔隙性脑梗塞(也就是脑血栓的前兆),吃了三年多的药没见一点好转。因为压力大,所以脾气就不好,经常为一点小事发脾气,一发脾气就要犯病。回想起当时,爸爸抱着母亲,我跪在母亲的床头,只能无能为力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在痛苦中挣扎。在1999年初,我的母亲从朋友那里得到了一本改变我们全家人生命的书,那就是《转法轮》。短短的三个月后,母亲的头疼病好了,直到今天没再犯过一次病,也就没有再吃过一次药。

母亲在2000年初来了美国。很快就与当地的学员联系上了。因为妈妈不开车,所以每次母亲去学法,炼功都是我去接送,但是自己还是没有走進修炼中来。直到2000年的12月份,当时妈妈从同修那里得知密歇根有法会,还在网上找到了时间和地点。母亲要去那就去吧,在2000年的12月9号,我和母亲第一次参加了这神圣而又庄严的法会。

回想起当时的情景,还是历历在目。那次法会是在密歇根大学的一个礼堂里,人并不是很多,我们坐的不是很靠前。记得当师父走進会场的时候,全场的同修起立,鼓掌欢迎师父的到来。我也站了起来,当时还不知道为什么眼泪不停的往下流,那时还有些不好意思,怕别人看到我这个大小伙子哭的泪流满面。但是最终还是没有“管住”自己,师父在台上站了多长时间,我就在台下哭了多长时间!后来回想起当时的心情,就好象一个漂泊和渴望有一个归宿的孩子,突然间梦寐以求的东西找到了,不哭成我那个样子才怪哪!回到了芝加哥之后,就马上有一个声音在跟我说:“你都看到了你妈妈病好了,又感受到了师父的震撼,你要是再不修,是不是悟性太差了!”当时决定要走上修炼的路,但大部份时间还是被动的修炼。妈妈要去学法、炼功我就跟着去,要不去我也就不去了。

后来母亲由于工作的缘故离开了美国,现在想起来也是对我当时不主动学法、炼功的考验。记得母亲走后的第一个星期五晚上,也是大家集体学法的时候。那天我下课之后准备要回家,可是我却不由自主的就把我的车开到了集体学法的同修的家门口。可是刚想停车的时候,突然就有一个很古怪的想法出来了,大概意思是:你進去干什么?里边都是你母亲的朋友,你也都不认识,進去之后会很尴尬的!还是回去找你自己的朋友去吧。这想法刚出来,我真的就想调头回去了。可是又一想,我这一走以后就很难再主动的回来了。我的前面有两条路,第一条就是真正的走進大法,开始精進实修;那第二条路就是回到我常人那些朋友中去,去“享受”物质生活。师父把我得法的路铺的很平坦了,但是最终的选择还是要自己作主。我停好车,走進了同修的家,同修们还是那样的亲切,根本就没有任何尴尬的感觉。现在知道那就是思想里的业力在起作用。从那天开始我就真正的走上了修炼的道路。

二、修炼路上的考验。

考验一:

记得第一次参加大法的项目是在芝加哥诉江案的时候,那时要搞反酷刑展,同时又是我大学毕业找工作的时候。我是学电脑专业的,那时候是电脑行业最不好找工作的时候,象我这样没有工作经验的就更别提了!当时找工作的时候,可以说是把我的常人之心暴露的淋漓尽致。当我收到同意我去面试的消息时,我的欢喜心就会出来;当面试没通过的时候,难过的心又出来了。当时我对找到一份好的工作简直是太执著了。花了大量的时间去准备面试。我想当时的执著还是有一颗名利心在起作用,结果找了半年,数十次的面试都没有通过。

这时正赶上芝加哥诉江案的反酷刑展,我想借这次活动放放我这颗心,所以就暂时停止了找工作,全职来帮忙反酷刑展。在反酷刑展的第二天,接到了一个电话,上来先问我有没有接到他们发给我的“拒绝信”。原来是我去面试过的一家公司,我当时还真的没接到过他们的拒绝信。他很高兴的跟我说,我们又多加了一个职位,你能不能尽快再来面试一次?我想现在反酷刑展刚开始,我还是等活动结束之后吧,就定到了星期五下午。

星期五的时候,因为时间有点紧,洗了洗脸,根本没时间准备面试的内容,当时记得连腰带都是向同修借的。在面试的时候,对方问了我一个非常抽象的问题。一开始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回答他,这时候看到手指上的创可贴,这是前天在反酷刑展装道具时电动螺丝刀蹭伤的,突然来了灵感,我的答案就脱口而出,大概意思就是用电动螺丝刀做比喻回答了他的问题。我一边回答,公司老板一边点头表示对我看法的认同。就这样,在常人这层表面没有经过一点准备的面试很顺利的通过了。大法显神奇!当诉江案芝加哥听证会结束的那一天,我接到了被录用的消息。

当我用这段经历向我常人朋友洪法和讲真相的时候。有的人认为是巧合,有的人说神奇。我当时悟到的是,当我在常人中放下了执著的东西的时候,就可以走好师父给安排的道路。就象师父在《无阻》中写道的:“修炼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万事无执著 脚下路自通”。

考验二:

刚刚开始工作的时候,没有根本的悟到更好的平衡工作和修炼之间的关系。上班一年左右,赶上邪党的头子去纽约开联合国大会,我们正好可以近距离发正念清除邪恶。决定去纽约,刚准备去请假,我人这面的怕心就出来了,怕请长假影响自己的工作,说白了就是怕在工作上损失了名和利。自己犹豫了好长时间才最终向老板去请假。请假时,老板有些不高兴但还是勉强同意了。到了纽约,发正念、打横幅,与成千上万的大法弟子一起正念正行,清除邪恶。我愉快的开车从纽约回来之后,大法的神奇又展现了,不但工作没受影响,第一天上班老板还给我升了一级。这使我悟到证实法的重要和师父的鼓励,摆正修炼与工作的关系是何等的重要。

考验三:

我自工作以来一直很顺利,得到了老板的赏识和重用,好象觉的是只要是把大法的事情做好,在常人工作中修炼就会很容易。这一念刚一出来,第二天工作上就出了一个很大的问题。我把一个还未测试好的软件不小心发给了我公司的大客户,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大客户不仅强烈的反映到我老板那,连我老板的老板都知道了。原来公司里的同事和上级对我都很好,可是问题出来之后,好象所有人对我的态度都变了似的,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压力。当时就有一个让我辞职的念头,但是作为大法弟子不能有矛盾和考验就往后退,要向内找,看我哪里没有悟好。回想起工作这两年,一开始是怕为大法活动请长假,怕在工作上丢名丢利。结果后来又跑到另一个极端,认为只要做好大法的事,工作和其它的事都不用管了。

通过这次考验,我才真正的明白师父让我们在常人中修炼,平衡好大法的事情和工作都是很重要的,要过好师父给我在常人工作中或是在大法项目中精心为我设的每一关,放下常人中的包袱。后来我主动去找客户和老板承认自己的过失,当客户用过我测试过的软件后,主动找到我的老板说这个软件很好用,他们也很满意。

三、生活中再显大法神奇

工作后不久,母亲给父亲申请办绿卡得到批准。任何的手续都齐全了之后,就去面试了。在面试的最后,对方突然问了一句:你是不是××党的党员?当时我父亲也没多想,就回答了,是。结果对方说,那你就回去等着吧!通过别人了解,如果你说你是××邪党的党员,最少要等6个月,最多可能一年。当时《九评》刚刚在大纪元网站发表出来,然后就有退党。我就把我们家人的党、团、队都退了,随后发短信给父亲,第二天父亲就接到美国大使馆的通知:绿卡批下来了,来取吧。真是邪灵被拿掉!在常人看来没有可能的事情,大法又展现出神奇。

我的父母一起来到美国。原来父亲没来之前处在带修不修的状态,到美国之后,也渐渐的走入了修炼,但是抽烟的执著还是没去。在2005年,我们一家人参加了纽约法会,父亲是第一次参加法会。当师父讲完法之后,法会中间休息,我爸的烟瘾就上来了,想抽烟了。听我父亲说,当时他轻飘飘的走出会场,刚抽上一口烟,那轻飘飘的感觉就立刻消失了。父亲回到芝加哥之后,再抽烟时,味道真的就不对了。就这样,我父亲抽了46年的烟戒掉了。我父亲和亲朋好友讲戒烟的经历时,所有人的第一反应先是不相信,然后无一不说大法神奇。用我父亲的亲身经历向朋友讲真相,传“九评”,劝退党效果非常好,还有人的要开始修炼法轮功

(2006年美中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