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610与警察对我的迫害


【明慧网2006年7月30日】我今年65岁。自从1999年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我们中国的大法弟子各自都受到了不同程度和不同方式的迫害。今天我也要把自己被大庆610与警察迫害的经过写出来,揭露曝光邪恶,也希望那些还在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们认清当前的形势,停止迫害。

修炼前我患有冠心病等多种久治不愈的顽疾,躺在床上好似生命到了尽头。是我的师父送给我法轮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的身心在大法中得以净化,道德回升,身体健康,从此家人不再为我担忧。

可是好景不常,1999年7月20日邪恶从天降,法轮功无端遭到江××的血腥迫害,我也多次遭到大庆市红岗区八百垧派出所(现八百垧公安分局)恶警的绑架、非法抄家和关押。

2000年6月18日,我到大庆石油管理局证实大法好,被八百垧派出所警察送到大庆市看守所,非法关押1个月。后又被送到大庆市红岗区拘留所继续关押共43天,我才回到家。

2000年12月份,我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警察连踢带打,拽上警车,绑架到天安门公安分局,在大铁笼子里被关一天。恶警不给我们饭吃。到了晚上10点多钟,他们把我送到北京市东城看守所关了4天。后来大庆“610”来人认出了我,就被送到大庆驻北京办事处太阳岛宾馆关了5天。

大庆钻技公司“610”两、三个恶徒来太阳岛宾馆,逼问我是否带人上北京,我不说,它们就用电棍打我,用2800压的电棍电我,还邪恶的说:“这老太太真抗打。”我的工作单位大庆钻井二公司生活大队的人,把我从北京太阳岛宾馆接回,强行勒索我4000元钱,说是支付他们上北京接我的费用,然后才放我回家。不久单位来人把我找去,史、陈、张三个书记和保卫姓刘的强迫我写不上访的保证,不写就不让回家。

2001年1月,八百垧派出所恶警林水突然到我家让我跟他去派出所一趟,说一会儿就回来。他们卑鄙的把我骗到派出所后,竟将我送到大庆市红岗区拘留所关押起来。拘留所警察强迫我们看江氏一伙自导自演的陷害法轮功的所谓“天安门自焚”录相,第16天才让我回家

2001年的一天晚上,我挂条幅,被派出所蹲坑姓李的恶警拽住,我抗议走脱后,派出所一帮恶警就闯到我家叫门,叫不开它们就凶恶的砸门,第二天早晨、中午、晚上又邪恶的连叫带骂的来砸门,我家的铁门都被砸坏了。

也是2001年的一天,我刚开单元门出去,就被两个蹲坑的恶警强行把我拽住往警车上拖,我抓住楼道的栏杆不跟他们走并抗议他们的非法行为,两个恶警恶狠狠的连扯带拽把我拖上警车,连外衣都不让我穿。我的两个肩膀,被拽的象脱节似的疼痛难忍,都紫了,手指也被掰的象折了一样的痛。他们把我拉到派出所,我抗议他们的绑架,大声质问为什么抓我?他们抓好人做贼心虚,很快就把我放回家。

2002年4月25日早上,我出去贴大法真相,被八百垧610两个蹲坑的恶警看见,说他们是管我住的这片的,又把我绑架到派出所。5、6个恶警拿我的钥匙去我家开门抄家,抢走我三本《转法轮》。恶警问我传单哪来的?恶警张小松把我送到大庆市看守所非法关押;30天后又把我送到红岗区拘留所关押16天。

2000年到2002年期间,我单位大庆钻井二公司生活大队的人经常上门和打电话骚扰我;八百垧派出所的恶警也经常上门骚扰。找不到我,他们还到我儿子家骚扰,被我儿子正义谴责。他们在我居住地蹲坑监视,我家的楼前楼后都有监控设施。他们的这些非法强盗行为,严重扰乱我的正常家庭生活,使我这个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总也不得安宁。

大法弟子慈悲正告:那些还在助纣为虐的警察们,不要再与中共恶党为伍了,善恶有报是天理,谁也逃脱不了。快看《九评共产党》,脱离中共,给自己和家人留条后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