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我跟前的有缘人


【明慧网2006年7月30日】今天看到《美国首都法会讲法》中师父说:“师父的法身也好,正的神也好,大法在世间布的巨大的场也好啊,可以把有缘人、可以把可救度的人利用各种环境弄到你跟前来,给他提供一个知道真相的机会,但是你们得去做,你们不去做也不行。”正法進程到最后了,最近真的有许多有缘听真相的人出现在我跟前,有时忘了和对方讲真相,对方脱口而出的话都会提醒我呢!我把这些小故事整理一下和大家分享:

*等车时巧遇二十多年前的老师

在网路上和大陆网友讲真相之外,我还努力的回想我所认识的来自大陆的朋友。结果我想到,我的国中老师不就是嘛!因为她当年老是和我们说一些大陆上四季分明的景象,所以我对她印象特别深。我翻开纪念册试着去连络,但却没人接电话,我想,隔了二十年,也许人事已非了。

后来有一天我和孩子参加完学法组,在等公车时,那一区有椅子可以休息,我就买了盒牛奶要孩子坐着喝,这时旁边坐了个老太太,我就主动的和她打招呼,没聊两句,突然觉的这老太太的神情很眼熟。她不正是我那连络不上的国中老师吗?我考虑了一下,不好意思的开口问她,结果没等我话说完,老太太就说:“你的模样和小时候一样呢。”就这样我们把缘接上了,我告诉她我修大法了……

*店员买了《转法轮》

在日常生活中,我都会和接触的人们聊聊,主动提到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那天我去一家讲过真相的店买衣服,我一去,店员就说:“她就是那个炼法轮功的!”另一个店员就问了我一些修炼方面的问题,我劝她要珍惜修炼的机缘。隔天我再去那家店,店员把她们买的《转法轮》都拿出来给我看,说:“我们都去买书了!”

*在捷运上遇到西画老师

去年“真善忍美展画册”出版时,我就思考可以送谁呢?我想到了上高职时,我的西画老师,当年他很鼓励我继续求学,我想到寄画册给他的同时,可以附上一封信告诉老师我得法的经过。

事隔一年多,因为上星期参加7•20的烛光悼念会,所以我搭上板南线的捷运,就在中途,我看到一群人上车,其中有两人“很眼熟”。不会吧!那不正是我的高职老师吗?因为近二十年不见,我再度端详他,但没有把握,可是眼看就要到站了,若是有缘人怎能不讲真相呢?于是我走向前询问:“请问是陈老师吗?”也许是去年那封信让老师印象深刻,他马上就认出我是谁了,因为得下车了,我很简短的和老师们说明我正要去参加一个有意义的悼念会。

*老板娘说:“我只来这一次”

我在家中师父的法像上方换上一盏灯,因为没有遮罩,有些刺眼,当时就浮现个景象,有片美丽的布当遮罩。因为我平时很少逛街,也不晓的那种美丽的布要去哪儿买,就先用美术纸当遮罩。

隔两天我到附近的夜市买东西,竟看到卖美丽门饰的布摊,里面就有我想要买的那种布花,因为要再花钱,我犹豫了,我和老板娘说:“我以前没见过你,你是第一次来这儿摆摊吗?你下回什么时候还来?”老板娘说:“其实我都在别的地方摆摊的,因为朋友说今天这儿有个空位,所以我只来这一次。”我一听她说“只来这一次”,我怎能不和她讲真相呢?我开始和她讲真相,当我讲到中共盗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她流露出同情之心,她说:“以前看到法轮功的各种活动,都会以为在和中共争什么,原来是这么回事啊!”我知道她听明白了,真为她高兴!

*前世的救命之恩

这是同修A和我说的故事。同修A在多年前和一位男同事有一些情愫,谈起来若说有缘,可是在感情上又都没進展;若说无缘,可彼此又和一般的同事之情来的更深,彼此既非爱情,可又很在意对方,两人就被这种情愫困扰了多年。直到修炼后,她才明白──原来她有一世是海边村落的女村长,那年大海啸把整个村庄给淹了,在落海前,有个少年不畏生死,冒着生命危险来救她,虽然最后两人还是没顶了,但因那世的救命之恩,所以到这世相见时彼此会感觉有情。

多年后因两人陆续离职而不曾见面,之后同修A也在各法门中追寻着生命的意义,直到修了大法,才明白了这一切的因缘关系,所有的追寻是为了要告诉对方“修炼大法才是人来在世间真正的意义。”就在最近同修A和对方巧遇了,也向对方洪法,回报了过去世的恩情。

写下这些小故事,也是因为看到同修写的一篇文章,文章中说到过世的人埋怨在世时大法弟子没向她洪法。我想,正法進程到最后了,该了的缘也陆续出现来了结宿世的恩怨,所以我们要多开口讲真相,别留下遗憾才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