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北京女子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6年7月6日】我是一名刚被北京女子劳教所释放出来的法轮功学员。

我于2004年5月13日在讲真相时被恶警绑架。恶党流氓集团以所谓“扰乱社会秩序”为名非法判处我2年劳动教养。我只是在告诉人们法轮功是按李洪志先生教导的“真、善、忍”原则去做好人,人人都在向内心去找,找自己哪里做的不好,处处为别人着想。法轮功使无数修炼者身心健康,道德回升。法轮功是利国利民的好功法,对国家有百利而无一害。我这样做有什么罪?

自从98年修炼法轮功后,我的身心发生了很大变化。法轮功使我受益无穷:大法让我明白了许多以前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告诉我怎样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在当今社会世风日下、惟利是图、尔虞我诈、你争我夺的大染缸中,竟然有法轮功这样的一片净土,真是全中国、全世界人民的福份。然而江泽民流氓集团及中共恶党不断的迫害法轮功,迫害无辜善良的大法学员,可以说它们是集古今中外迫害手段之大全来对付法轮功。根本没有人权可言。

从拘留所到“调遣处”,再到劳教所,我们面对的都是些举着电棍横眉立目的恶警,利用那些满嘴污言秽语的吸毒的、卖淫的各类犯人,以各种方式强迫我们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刚到“调遣处”时,每个法轮功学员由两名恶警和3-4名被所谓“转化”了的人团团围住,轮番进攻。只要法轮功学员不“转化”他们就不停止这种进攻,包括不让睡觉。如果三天后还不“转化”,它们就原形毕露,暴露出其丑陋嘴脸: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罚站、长期派人监控、不让上厕所、不能和任何人交谈,如果你被它们认为“顽固不化”的时候,日子就更不好过了。有人来参观或是某些调查人员到来时,它们就把这些不“转化”的人转移、隐蔽起来,或藏进恶警的办公室。他们害怕法轮功学员对外面的人说实话,揭露他们的谎言。它们会提前安排好被采访的对象应付外人采访,该说什么,不能说什么,全有规定,都是泯灭良心的假话。只要一接到通知将要有人来参观或调查,它们就赶紧进行伪装:又是打扫卫生、又是拆监视器,让外人觉的这里很“温馨”、“自由”,其实都是骗局。

有一次,知道将有人来调查,它们就把那些坚持信仰法轮功的学员转移到大库房去干活。调查组来后提出要按花名册点名调查,这时恶警们傻眼了,赶紧安排人到大库房对当班的恶警说:调查组要求按花名册点名调查。”恶警们只好气急败坏的将那里的人匆匆带回班里。为了不露马脚,恶警们会竭力阻止调查组调查、采访这些法轮功学员。

在这里我建议你们再来采访时,一定不要按照它们的安排进行调查。那些集训队(专门酷刑折磨大法学员的地方),才是调查人员真正需要了解、调查真相的地方。

在那里,许多坚持真理、坚持正信的大法学员,被残酷地绑在“死人床”、老虎凳上,被几个乃至十几个恶警用电棍电、电针刺,酷刑折磨惨不忍睹。劳教所它们不会把这么丑陋的地方放在明处,一般都是在阴暗的角落里或者是比较肮脏的库房。在那里大法学员除被酷刑折磨外,还过着畜生都不如的生活,一日三餐啃干窝头就咸菜,吃不饱,更没有营养可言。对那些所谓“不服管教”的,他们认为每天应该限制供水,更不该让他们进行正常洗漱。这些法轮功学员缺乏日常卫生用品(特别是女性),只因为不接受“转化”,连家人带来的生活用品也不许使用,更有甚者为了让那些打手(部份卖淫、嫖娼、吸毒、贪污、盗窃犯)听它们的话,竟把属于大法学员的私人用品不通过本人的认可就分发给恶警的打手,甚至把学员家里拿来钱也给了它们认为听话的犯人,学员连上厕所的手纸都没有,每次只能用水冲身体。

在那里,大法学员被折磨得不成人样。有的人被打聋了耳朵,有的人被打断了腿,有的被打折了腰,有的被打成脑震荡神志不清,有的被打的遍体鳞伤(恶警打人只打能被衣服遮掩的地方)。许多大法学员被折磨的精神几乎崩溃,有的大法学员不愿忍受这种非人的待遇,不得不以“绝食”来抗争。坚持信仰的大法学员往往被关押在没有任何标记的、戒备森严的、阴暗的角落。

我呼吁国际调查组织及早对中国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劳教所和监狱进行调查,还法轮功一个清白与公道,惩恶扬善,使惨遭凌辱的大法学员们早日恢复自由之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