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特务”的经历


【明慧网2006年8月10日】自从看了师父的新经文《走出死关》后,我内心有很大的触动。总想把自己的那段罪恶的历史、犯罪行为揭露出来,可是又被怕心障碍着,挡着走回来的路。今天我把它公布与众,请同修指正。

2002年11月3日晚9点多,开封市公安局政保科(现国保大队)恶警,在科长朱礼才、骨干郝林斌的带领下,非法踹开我家房门。有四个恶警把我抬到繁塔派出所,在其路上我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们用脚踢我、踩我、踹我(等到一个月后,我出来时我的胸、背还有伤痕,不能咳嗽,否则我胸肋极为疼痛),妻子(大法弟子)被绑架到洗脑班(后正念闯出)。家内的笔记本电脑、激光打印机、大法资料、大法书籍、2000元现金等被抢窃一空。当晚我被非法关押在市公安局政保科办公室内,由两个恶警看守不准我合眼、睡觉。期间他们非法给我戴上手铐,有一天晚上政保科恶警徐志华给我双手向后戴上手铐。

为了抵制邪恶的绑架,我从当晚起开始绝食、绝水。心里想我没有牢狱之灾,怎么会被邪恶关押在这里!就是没有找自己(自己的色欲之心、干事心、显示心,从来没有实修自己是邪恶破坏该资料点的根本原因)!但我知道我不会進监狱的!刚开始自己还有一点正念,发正念除恶。在绝食的第三天早上,我看到在政保科的地板上的另外世界,就象电视画面一样是连续的。只见在烟雾缭绕的两山之间,有很多人,有推自行车的、有背包袱的,男女老少都有。他们就是走不出来,我向他们喊“法轮大法好!”念正法口诀,他们还是走不出来,有很多掉到水里淹死了。我当时很痛苦(现在看来:是师父提醒我,让我走好以后的每一步,否则我世界的众生就没救了。而我当时没有悟到此点,最后邪悟背叛大法成为罪人!)。

第三天上午,安阳市邪悟的一男一女来转化我,我发正念铲除邪恶。他们上午没有得逞。由于我没有真正的实修,没有学好法,下午就被他们转化邪悟了。晚上开始吃饭。邪悟的滋味也是不好受的(就象换了个魔心似的,没有了正常人的思维和行为)。

我的罪恶行为就这样开始了。我主动交出恶警没有搜到的大法书、复印纸三箱。在郝林斌的胁持下,写了揭批大法师父的认识书,还把和资料点有关的大法弟子全告诉了邪恶。和邪恶一起想迫害流离失所在开封的商丘大法弟子孟建设,由于师父加持孟建设等安全脱离魔掌。邪恶想迫害郑州大法弟子宋旭,由于我不知道宋旭的详细情况而破产。而后宋旭还是被郑州恶警绑架迫害。

一直和我联系的小梅也在邪恶的监控之下,在我遭邪恶绑架后,小梅和我联系问我的情况,我在郝林斌的授意下说,我在朋友处很安全来欺骗小梅。后小梅被邪恶绑架,虽然我没有直接参与但我也有责任!

然后邪恶想要绑架郑州大法弟子邵红英,我犹豫之后还是同意配合邪恶。这是我最大的犯罪。在郝林斌的监控下我和邵红英联系说是想拿回原来修理的打印机,邵红英同意在郑州的见面地点。开封邪恶就和省公安厅合谋绑架邵红英的计划,而邵红英还蒙在鼓里。在去郑州前师父利用郝林斌的嘴来点化我,我就是不醒。郝林斌对我说,你现在要不去咱就取消此计划。而我还是在犯罪的路上走下去。与邵红英见面后,我们又吃了一顿饭。而后我回开封,她在邪恶的跟踪下做事,几天后被邪恶绑架,被判三年在新乡女子监狱遭受迫害!同时还有几个郑州大法弟子也被绑架迫害。

在我邪悟后,郝林斌给我看的第一本书就是――《汪精卫日记》。这就是对背叛师门、出卖大法弟子的我的当头一棒!而后我被放,过着魔鬼般的日子。有时郝林斌他们和我一块吃饭,想帮我做点事。其实他们已经把我拖入了万劫不复之地!

在以后的日子里,为了更好的生活,我和妻子只有去外地打工流离失所。

在这里我向伟大的师父道歉:对不起,师父!

我向直接、间接伤害过的大法修炼者们道歉:对不起,真对不起!

我在此严正声明:我以前所写、所做、所说的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损失,抓住机缘,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