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北京特务蒿利斌和张立新的一些情况的补充

【明慧网2006年4月9日】看到明慧网揭露特务蒿利斌和张立新的文章,看到他们给大法带来的巨大破坏,心情特别沉重,深深的责怪自己的清醒与揭露迟到了一步。

我是一名不太精進的弟子,本来知道一些关于蒿、张的情况(明慧已经揭露的就不再重复),最近又走访了京郊及河北的一些学员,使事实得以充实。

张立新,女,40岁。自说是个老姑娘(只是表面没结婚而已)。她常向人们提起的男朋友就是特务蒿利斌,至于蒿是否有妻室、家庭,也算得上是中共组织的秘密了。经过中共特殊训练的蒿利斌,就是用他的职业手段及与张立新的男女关系完全把张控制的非常顺手。张经常跟学员吹嘘蒿利斌,以炫耀自己与师父有联系,骗取学员信任。

2004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张立新认识了河北三河市燕郊的法轮功学员马维山,张平日少言语,给人一种“修的好、很稳”的假相。她还不时的散布一些“内部情况”,这使马维山等学员更加的崇拜张,这种崇拜不是明明白白的,是在执著心的驱使下渐渐形成的。

从2004年认识三河燕郊的法轮功学员马维山时,张就搞起了所谓的公司,倒卖一些东北大米、电脑复印耗材等,公司就在王府井百货大楼后边儿。从北京往燕郊拉纸、墨、光盘等耗材,从燕郊往北京拉《转法轮》、《九评》和其他大法资料。开始时耗材等不怎么加钱,后来越加越多。因北京大法资料短缺,她把资料加价卖给北京学员。

其实张立新敛财还不是主要的,最主要的是中共特务蒿利斌要透过张立新骗取更多学员的信任,从而破坏更多资料点,抓捕更多的大法弟子。而张只是特务手中可笑的玩偶。

2005年4月东北大法弟子陈旭(绪)在北京通州被抓,都是张立新所为。陈旭流离失所到通州,带动当地学员做的很好,当要开创更好的局面时突然被抓,也许到现在还不知是栽在特务手里。据当地同修讲,张的公司所卖的大米就是陈旭从东北老家倒过来的,她借口说帮助学员主要是骗取大家的信任,转眼再把陈旭抓進去,这跟中共的本性如出一辙。邪恶中共对国际社会满脸堆笑,对国内百姓谎言欺骗加暴力迫害。

师父经文《除恶》发表以来,特务在表面空间失去生存空间纷纷浮出水面。如果我们清醒、理智,时时处处站在法上正念正行,特务“狗急”也“跳不了墙”;如果我们的执著被人心掩盖,不能真正做到以法为师,就会给法带来损失。

惨痛的教训,血淋淋的事实,急催我们神的一面必须清醒。针对当前情况,我们建议大陆大法弟子:

1、各地协调人、资料点负责人等要时刻关注明慧网。我们口口声声说是师父弟子,师父给我们树立的可信网站、“重大问题看明慧网的态度”,为什么到实际当中我们就不听师父的话呢?师父最近给我们讲了很多关于形势变好了更要清醒理智这方面的法,很多学员还是总在关注大众媒体,做真相资料也偏离了明慧大方向,给邪恶迫害造成借口。从拉到北京的资料看,有大量的非明慧资料。据当地学员反映,燕郊两大资料点都被破坏,邪恶拉走几大车东西,损失估计约有十万元。明慧网从2月5日开始不断有揭露张立新的文章,三河燕郊的同修2月25日才被抓,慈悲的师父给了整整20天的时间,如果同修能关注明慧,看到张立新的名字,损失就会变为零。现在当地学员看的、发的资料基本没有。

2、真正做到以法为师,时时向内找、修自己。“人修起来难,可是掉下去太易了,一关过不去,或太强的常人的执著放不下就可能走向反面,历史的教训太多了,掉下来时才知道后悔,可是晚了。”(《大法不可窃》)从张立新方面看,“修”了这么多年对师父的法一点不信也不可能,就是色欲、求安逸等执著放不下才被特务操纵、利用的非常顺手。从燕郊学员方面看,几位被抓学员都是当地非常精進的大法弟子,张立新在骗取学员的信任后,两年来马维山一直将张立新当女儿看待。“修炼中加上任何人的东西都是极其危险的”《挖根》。从北京学员被骗去香港看,普遍都是向外求的人心。

其实我们能跳出来,多站在法上想一想就能明白:我们北京学员都知道做一点真相是多么不容易,而张却明目张胆的开公司、搞耗材、成车拉资料,这怎么可能呢?!师父一直告诫我们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状态修炼,一到现实中我们就忘却了。

3 、资料点遍地开花是师父的意思、明慧的大方向,也是大陆切实可行破解邪恶、救度众生的最佳方式。在走访学员时听当地同修说曾有学员建议资料点遍地开花,但被资料点负责人用“各地有各地实际情况”、或用学员文章的某句话搪塞。其实是在做证实法工作的同时膨胀了“显示、欢喜、好大喜功、贪多求大”以及“总揽全局”的心。本人意不在于指责燕郊出事同修,是想让全体大陆大法弟子吸取教训,用巨大损失换来的惨痛教训。

其实我们也没有资格对同修说三道四,他们毕竟为大法付出了许多、承受了许多,他们做到的也许我们很多同修都做不到,修炼和证实法的路上就是有坎坷,但同修用鲜血换来的教训我们决不能重复。

4、从目前大陆特务的表现来看,最主要的是透过特务操纵邪悟者这一途径。希望同修这方面的认识要清楚,要绝对的修口!

目前的认识就这些,不足之处希望有这方面经验的同修加以完善。在写这篇文章的过程中遇到了很大干扰,可见邪恶害怕被曝光、清除,最后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一气完成,谢谢师父。



曝光被邪恶长期利用的北京邪悟者张立新

这些年来北京的正法环境不断的遭到严重的破坏,各种乱法行为层出不穷、资料点连续被抄,学员一批批被抓等等,每一次重大乱法和迫害大法弟子事件的后面几乎都有特务的鬼影,中共邪党的特务们在这其中起了很大的恶作用。这些特务们各式各样的都有,但往往一经被学员曝光,便没有市场,不再露面了。纵观六年多混在学员中搞破坏的北京邪党特务群中,高级国安特务蒿利斌可称的上是祸害时间最长、破坏力最大的一个。此人从99年“7.20”后混迹于学员之中一直祸乱到现在,多少学员因他而被劳教、判刑、送進洗脑班,多少资料点因他而遭到破坏,虽经明慧网屡屡曝光(明慧网曝光蒿利斌的文章、消息迄今已有10篇以上),此人至今却依然在一些学员中大有市场。为什么有这么大的破坏力呢?究其原因,是他牢牢的操控利用了一个北京的邪悟者——张立新。在此,我们把有关张立新的情况汇编整理,希望所有北京大法弟子都能够从法上清醒的认识到特务利用邪悟者钻我们的空子从内部進行破坏的严重性。

一. 与特务关系暧昧,为其提供行恶机会

张立新,女,家住北京朝阳区延静里,接触法轮功比较早。99年4.25后,北京市公安局曾派两个人专门负责监管她,其中一人就是蒿利斌,当时他的公开身份是市局政保处警察。后来他在学员中自称99年7.20以后由于同情法轮功被公安部门开除公职,正就职于北京和平旅行社,经常出国、经常接到师父家人的电话等等。为了骗取学员的信任,他利用当年被派去照顾软禁中的老太太的经历(当年法轮功创始人的母亲在北京遭公安软禁期间,唯此人可以经常自由出入并照顾老人饮食,骗取了后者的好感),拿着和老太太在一起合影的照片在大法弟子中招摇行骗,常常自称是“师太的干儿子”,千方百计的和学员接触。但毕竟接触范围有限,学员对他也有所防范,所以阴谋往往无法实现,而张立新正好给了他一个可以利用的行恶机会。

7.20后外地学员大量進京上访,北京公安大量抓捕学员。那时张立新家里也不断去外地学员,此时她和蒿利斌的关系已很暧昧,经常和他一起接触学员,在自己家里组织二十多名外地学员交流时也让他参加。还有一次学员在她家交流时,蒿利斌和几个便衣就在外面守着。张立新甚至还让蒿利斌在天安门广场等着给学员拍打横幅的照片,那时天安门广场便衣很多,蒿利斌一亮身份便衣们就不管他了。当时是拍了几张照片用以迷惑学员,但也有很多学员还没去就被抓了。

从1999年迫害开始之后到2000年下半年张立新被判刑前的一年时间里,张立新经常带着蒿利斌到学员中串,向学员介绍蒿利斌时说:“这也是咱们学员”;她和别的学员谈话时蒿利斌在边上常常只是听,并不怎么说话,偶尔插一两句阴阳怪气、不伦不类的问话,当时就引起一些学员对其身份的怀疑和警觉。

当有学员善意提醒说蒿利斌不可靠时,张立新不但不听劝告,反而将此话告诉蒿利斌,并说这是在挑拨;而且她在学员中无论接触什么人、做什么事都不避讳蒿利斌,包括开法会、组织交流稿件、印制和运送资料、联络学员等。结果2000年那段时间,多处地区学员与她接触之后就一连串被绑架,如石景山原辅导站站长李莉等多人就是刚开完有张立新参加的法会就被邪恶抓了。在被迫害致死的朝阳区大法弟子梅玉兰的追悼会召开之前,蒿利斌从张立新那里提前知道了全部安排,学员们当天去赴会时,重重便衣和警力早已拦截在那里,追悼会不但没有开成,相关学员还再次遭到跟踪、监控和迫害。

2000年下半年,张立新在参与制作超大数量的资料(据说堆满了房间)时,总跟在张立新身边的蒿利斌一直混在学员中了解情况,结果致使这个大资料点被破坏,多名与资料点有关的学员被抓,她本人在那次也被抓,后被判刑。

问题的严重性在于,其实张立新早在1999年就明知蒿利斌是国安特务(她自己亲口对学员说的),而她却一再为其创造机会。甚至还刻意美化他,碰到易受迷惑的学员时就说:“他是学员,挺有来头,悟性很高”。而当有学员指出蒿利斌的可疑点时,她却说“他是个常人,你跟他一般见识干嘛?”

张立新与蒿利斌长期过从甚密,在拘留所和监狱被关押期间,蒿利斌曾多次去“看望”她。而且每一次都是蒿利斌开车将她接出,但她却怕学员知道这一点,极力掩盖。2003年10月前张立新出狱时由蒿利斌开车接回家,此后,她与早有家室的特务蒿利斌的不正当关系更为露骨。据说蒿利斌在和张立新接触后已离婚,在今年他们合谋组织学员去香港“与海外弟子交流”时,二人当着学员的面谈婚论嫁。

二、邪悟与粉饰欺骗

张立新在2000年下半年被判刑后,由于当时的女子监狱空间有限,最早关在“少管所”,很快便被“转化”,并与其它九个邪悟者一起做所谓“帮教工作”。在恶警的授意下,十个“转化”者还排演了整整一台丑态百出的节目,演给全监狱的人看,在廉价的掌声中唱“同一首歌”等等,与台下呼应造势,肉麻的歌颂邪党、恶警与洗脑,还自我吹嘘说是“感天动地”。(其实那次演出臭名远扬,连出来的刑事犯都在骂)据当时与张立新在一起的人说,张立新后来曾“反弹”过一次,认为“这个功是邪的,而这个法是好的”,但很快又更严重的邪悟,后悔“反弹”,说自己“活不了了”,害怕“反对转化会下地狱”等等,并紧张的一度出现面目浮肿变形、长期不洗澡等神志不清的不正常状态。但张立新出狱后却极力粉饰美化自己,向学员暗示自己当时出现了“真疯”状态,“开着修”等等,并以一些似是而非的话使一些学员产生错觉,好象她一直没有被“转化”,因而崇拜她。

张立新出狱后就带着几个受她迷惑、执著心重的人急于四处找学员,以带动学员走出来和去怕心为名,在北京很多地区找学员搞了多次所谓的交流,交流时张立新只叫某个人念法,从头至尾就他们两三个人主持和发言,讲的都是证实自己、玄乎乎的一些干扰学员以法为师的话。学员反映说当时感到她们象常人的领导一样指手画脚的,“差一点自己就是佛了”。当有学员指出他们的问题时,他们还拒不接受、很不高兴。

张立新经常以自己所谓天目看到的情况迷惑控制少数学员,以正念强就不会出事为借口,鼓动周围的学员不要注意必要的安全,不要防范明慧网多次明确点名的特务蒿利斌,甚至有目地的刻意鄙视注意安全的学员。学员受其迷惑、放松必要的警惕被抓后,她还一再说这是因为这些学员有怕心,心性没到位造成的,而她是正念走过来的,所以不会被抓。

当明慧网一篇篇文章和消息严肃指出张立新的问题后,张立新忿忿不平,在学员中诋毁明慧网,说这是“旧势力在间隔”她与学员,是“邪恶利用明慧网在迫害”,还说“人人都可以上明慧发表东西,只有明慧编辑部署名的文章才代表明慧网”等等,叫学员不要相信明慧网、只听她讲的那一套。不但不知悔悟,还继续与特务蒿利斌打的火热,并为其鸣不平,猜疑和到处查问文章是谁写的。受她邪说的影响,少数学法不深的学员至今仍不相信明慧网,不怎么看明慧周刊,稀里糊涂的听她讲、跟她跑。

三.出卖陷害学员

1、2000年农历新年期间,张立新打电话把一些学员(约十人左右)叫到她在朝阳区延静里的住处。约一个小时后,一群警察便到那里将所有在场者全部抓捕(包括张立新)。被抓捕的学员最初被关在派出所,一些学员闻讯后曾多方设法营救。本来已有学员可以被放回,却传出消息说由于市(公安)局突然介入,不能放人了,被抓捕的学员又被全部关到分局拘留所。此时,张立新已与市局警察、特务蒿利斌过从甚密,她被抓后,不仅非常配合邪恶的要求,带着邪恶到她的住处将大法书籍抄走,说出一些人(学员)和事,而且还对警察说她把一个与明慧网联系、提供重要情况的软盘交给了当时没有在场的某学员,其实她并没有交给这位学员而故意这么说的,还对其他学员说就是要让这位学员進去,是为了帮助该学员提高。造成这位学员遭到邪恶抓捕、抄家和长期迫害;同时,张立新的这种出卖与陷害的行为,引起一些世人的反感,对法轮功学员的人品产生误解,严重损害了大法的声誉。

2、2000年下半年,张立新因参与印刷、散发大法真相资料被抓后,在被审讯期间,她带着警察去堆放资料的仓库,使邪恶获得证据;还带着警察去抓她认识的学员,结果她在那个案子里判刑最轻。(2000年12月25日北京市伪高级法院以印刷、散发大法真相资料70多万页、光盘200多,非法判处北京亚运村法轮功学员庞有有期徒刑8年、穆春艳有期徒刑7年、陈苏平有期徒刑7年、张立新有期徒刑3年。)

3、张立新于2003年10月左右被蒿利斌从监狱接出。2004年1月,原中国科学院动物所博士生闫晓华等学员在与蒿利斌、张立新一起吃完饭分手后被绑架,之后受到长期关押迫害。事后从国保警察无意中的谈话中得知当时和闫晓华在一起的人中就有国安特务。而张立新却说她和蒿利斌等“学员”没出事是因为他们心性到位了,闫晓华怕心很重所以被抓。

4、2004年3月,秦尉(原北京海淀区八一中学美术教师)、张勇(男,33岁,中国科学院化工冶金研究所博士后。)先后在临时住所和外出途中,被610伙同国保非法劫持、绑架。秦尉、张勇在没有接触张立新之前一直在做资料,当时他们还是很注意安全,状态也比较平稳。张立新2003年出狱后,很快接触到他们,指责他们注意安全是“放不下生死”、“保护自己”等。结果他们受张立新邪悟的影响变得不理智起来,做真相“就象在大街上做一样”,不采取必要的安全措施了。张立新还积极为蒿利斌制造与秦尉等接触的机会,蒿利斌给流离失所的秦尉“租”住房、运送打印纸等等。由于受到张立新邪悟的误导,秦尉虽知道蒿利斌可能是国安特务,却不加防范。蒿利斌故意把在张立新那里做资料的设备运到秦尉的住处,运去一、二天之后,秦尉就被绑架了。警察闯入秦尉的住所后,把带来的预备好的一些光盘摊在地上,然后拍照,这明显是事先得到特务提供的情报后构陷、加害于他的。秦尉经长期关押后被非法判刑5年,现被关押在天津茶淀北京前進监狱遭受迫害。张勇也被非法判刑。更奇怪的是,在法院有关秦尉的材料中,作为同案的张立新的情况竟然是“在逃”,而实际上她根本没有“逃走”。

5、在秦尉、张勇遭绑架之前不久,和张立新、蒿利斌经常接触的房山学员韩俊清已被绑架。张立新在学员中造谣说秦尉、张勇是韩俊清给供出来的,目地是为了掩盖自己和蒿利斌的恶行。不久,对蒿利斌和张立新两人了解较多的韩俊清在看守所被恶警活活打死。韩俊清在得法前经常因打架斗殴被刑事拘留,房山的警察都知道他,在当地小有名气;修炼大法后不仅身体的严重疾病得到痊愈,而且修心向善,连警察都说他完全变了一个人。可张立新却在他被迫害致死后大肆宣扬韩俊清“过去在当地是恶霸流氓,人品极坏”,还毫无善念的说:他业力太大,所以死了。

6、2004年2月底到3月初的两个星期之内,北京有四个和张、蒿二人接触过的资料点被连续破坏,其中包括一个刚建成正等待技术支持的资料点。资料点的同修都被劫持,机器设备被洗劫,损失非常巨大。

7、2004年4月20日张立新打电话叫朝阳区学员杨小晶(原北京供电设计院高级工程师)去她家拿《洪吟(二)》,4月21日杨小晶去张立新家,晚上从张立新家出来就被国安警察跟踪,第二天早上十几名警察冲進杨小晶家开始抄家,抄出光碟和真相资料后将杨小晶带走,前一天晚上陪杨小晶回家的另一名学员也被抓走(判劳教,姓名待查)。杨小晶被非法劳教两年半,现被关押在北京女子劳教所。张立新后来曾对杨小晶的家人说了一句话:“我再也不愿意進去了,我再也不愿意为他们工作了。”(详见明慧网2006年2月22日《北京学员杨小晶被绑架经过》

……

自99年、2000年以来,受蒿利斌、张立新二人迷惑或牵连被破坏的资料点、被抓捕关押的学员究竟有多少,现难以计算。

四、伸向海外的黑手

一直以来,邪党的国安特务千方百计插手破坏海外大法弟子的证实法形势。张立新2003年出狱仅仅一个多月后,便在蒿利斌的安排下去澳门進行活动。

大约在2003年底、2004年初的时候,听说马来西亚有法会,张立新又与蒿利斌带了几个学员去马来西亚,却因海外学员对他们有所戒备,使其未能参加法会。在马来西亚期间遇到台湾的法轮功负责人洪吉鸿先生,张立新极力想与洪先生建立联系,因洪先生有所防备没有达到目地。

回北京后,张立新又试图通过电脑网络与台湾建立联系,有两名学员就是由于帮她建立与台湾联络的电子邮箱等被抓捕的。

2006年1月,张立新与蒿利斌又以“与海外同修切磋交流”、“看看海外同修怎么做的,让走不出来的学员走出来”为名,在北京学员中组织去香港旅游,在北京的一部份学员中造成很大波动,并引起北京市公安局的注意;后来得知来自北京海淀、朝阳、通县、顺义等地的50多名学员(数字不太准确)参加了这次旅游,回来后马上受到严密监控。他们借此机会搜集、掌握和监控这50多名学员以及与他们有联系的更多学员的详细情况和一举一动,目标直指各上网点和资料点。直接威胁到了学员的安全、破坏着当前北京的整体正法形势。(详见明慧网2006年2月5日《与北京大法弟子切磋》与14日《再次提醒北京大法弟子注意》)

五、迷惑学员的公司——邪恶迫害的工具

2004年张立新出狱半年后,便在蒿利斌的帮助下成立了所谓“北京德威融圆商贸有限责任公司”,公司法人、总经理是张立新,另一个经理就是蒿利斌。其他公司成员都是法轮功学员。

该公司地址选在王府井大街大阮府胡同,公司对面就是公安或政府的什么单位。王府井大街属于商业繁华地带,寸土寸金,租金肯定不便宜,但他们公司却不用花钱租房,据说房子是蒿利斌的朋友借给他们用的。

公司表面上主营的文化办公用品、电脑耗材、MP3等电子数码产品,多是大法弟子讲真相需要的,借此与北京各区县不少受迷惑或不了解真情的学员建立了联系。除张立新本人外,公司里的学员每天都要干十几个小时,越干越忙,根本就没有时间踏下心来学法、炼功。

公司卖给学员的定时器(据说是从香港進的货)、电子书、优盘、MP3、大米等,价格与市场上相比并不便宜,很多都有质量问题,并且属于派发性质,不管学员需不需要,就给送去,动员学员买。有些学员出于面子等常人心,勉强买下,事后心里觉的很别扭。

制作有机玻璃工艺珠包,是张立新在学员中发起的一项活动,说是能在海外卖很高的价,这钱用来为大法做事。实际是变相集资,受到有些学员的抵制。

张立新则公开声称:“我们公司就是一个大资料点。”他们把外地印好的《九评》一车车的往北京拉,不经学员本人同意,弄来成箱的资料往学员家中搬,大量的打印纸往她知道的资料点送,有时是蒿利斌亲自开车送、往学员家扛。过一段时间就有公司里的学员或与公司联系密切的学员被抄家、绑架。

与她公司接触的资料点多遭破坏,与她接触的学员被抓捕已有多人,据被非法关押的同修传出来的口信说:迫害事件与蒿利斌和张立新都有直接关系,让学员千万小心这二人,让大家别再上当了。并说他们的电脑等有问题,让大家不要买他们公司的商品。

北京团结湖某学员曾一度和张立新有密切联系,张立新多次去其家送资料,每次都是整箱的送,而且根本不问对方需要不需要,上次送的还没发出去就又给送。该学员和张立新有联系后就被公安跟踪,而且该学员家和与其有联系的学员家都被监控。2005年3月张立新和蒿利斌又给其送去了大量光盘,第二天早晨该学员就被恶警绑架,家也被抄。被抓前几天,好几个学员都提醒该学员要注意安全,提防张立新和蒿利斌,但由于该学员听信张立新的狡辩与邪说,不相信明慧网上揭露他们的文章,结果遭到迫害。现被关押在北京劳教所。

2005年4、5月份,北京通州有几个资料点被邪恶破坏,一些学员被抓捕,给当地造成了严重的破坏,被抓捕的学员中,就有一些人在这个公司里“工作”。当时已有多位公司的学员被抓走。

张立新曾长期控制朝阳区六里屯某学员,让其听从她的指挥和安排:用其家作学法点、联络点、资料存放点,并经常在那里组织所谓的交流、做工艺珠包、卖大米等。张立新甚至每天下班后都要去那里,一直呆到很晚才走,根本就不考虑学员的安全,严重的影响了该学员的修炼和正常生活。该学员对此意见很大并多次向张立新提出过,但她置之不理。为了避开张立新,该学员甚至搬走到女儿家去住。但由于对张立新的问题没能从法上根本认识,最后又被张立新以做大法工作为名叫回来,结果不久就于2005年9月被绑架,后被劳教两年。

……

很多事例证明:所谓的德威融圆公司是邪党国安特务利用张立新布下的一个网,一个陷阱,以做资料、卖学员所需物品为诱饵,不断迷惑、欺骗那些学法不实、抱着有求之心不去的学员,阴谋延伸和扩大所谓的 “法轮功情报”网络,借以摸清更多学员及资料点的动向和信息,妄想实现“放长线、钓大鱼”、待时机一到 “一网打尽”的邪恶图谋。

结束语

据明慧网近期报道,北京地区最近连续有几个资料点被破坏、学员被抓,仅2006年2月10日至22日不到两周的时间就有32名北京学员被邪恶绑架抓捕。近几天邪恶破坏资料点主要集中在海淀区,现在已知不少抓捕和破坏都跟特务和张立新有关系。虽然他们的公司现在已经关门、也没再组织出国,但邪恶已经顺着监听和调查回国后被监控学员的手机这条线开始向各资料点下手。

汇总张立新六年多来的所言所行,所作所为,我们看到这绝不是真修弟子在大法中应该有的表现,根本也谈不上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标准,完全是旧势力安排的从内部祸乱迫害学员、毁人害己、破坏大法的行为。如果说在她被非法判刑前由于对国安特务的险恶用心认识不清,理智不清的被钻了空子,最后连自己也被出卖送進监狱坐了三年的牢;那么当她在监狱邪悟出来之后至今所做的一切,就是有意识的、配合着国安特务在欺骗陷害学员、已经成为邪恶迫害学员的工具。

张立新如果再不主动的、彻底的摆脱中共特务的利用,赶快老老实实的做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弥补自己的罪过,将彻底失去被大法救度的机缘!

由于长期执著于自我和情、欲之心不去,结果被特务所利用、操控,打着大法弟子的名义,干了邪恶想干却干不了的事情,而且至今仍不醒悟,难道还不危险至极吗?“法是慈悲众生的,但是威严同在。法也是有标准的,对众生是不变不破的,是不能够被随便的左右的。我可以慈悲众生,但是,哪个生命真的犯到了那一步的时候,是有法来衡量的,再慈悲就是无度的,就等于自毁了,那么这样的生命就被定作是淘汰的。”(《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曝光张立新,也许是现在唯一能够救她的一种方式。因此而警醒,摆脱黑手烂鬼和特务的操控,从新真正走入正法修炼中来,抓紧一切时间与机会弥补所造成的损失,才是她仅有的选择。对于那些受其迷惑稀里糊涂跟着跑的学员,了解真实情况也许能够使他们看清自己走过的弯路,回到正路上来。

张立新被邪恶操控利用,严重破坏着北京的正法环境,影响和抵消着我们要做好的三件事,这种从内部干扰破坏的负面作用很大,已成为北京地区学员整体的一个内部毒瘤。同时由于有些学员长期不能从法上认识其人其事,无形中不断在纵容和滋养着背后的邪恶因素,使北京的正法形势变的更加复杂。自师父《除恶》经文出来以后,正法形势已经到了一个新的阶段,彻底曝光邪党特务的罪行、清除邪悟者在学员内部祸乱的毒素,已成为解体一切障碍、抓紧救度世人的当务之急。我们建议每个北京学员都站在正法修炼的基点上理智、清醒的看待此事,不要再从一思一念一行中滋养邪魔。当我们形成一个坚不可摧、圆容不破的整体的时候,一切破坏的因素自然就会在我们强大纯正的正念场中灰飞烟灭、化为乌有。

前段时间张立新个人的真实情况及其配合特务造成的危害频频被明慧网曝光后,张立新本人有所清醒,但很快于3月28日被邪恶从家里抓走,关在朝阳拘留所,不让特务以外的人探视。现在情况不明。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