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修炼中的点滴体会

【明慧网2006年8月12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在伟大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有幸能在正法时期遇到恩师和大法,被赋予了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成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回首这三年来的修炼历程,风风雨雨中,留下的只是对师尊的无以言表的感恩。感谢师尊所给予的这次机会,让我们在正法的最后时刻,都能静下心回顾一下自己所走过的路。

一、背法的体会

看了网上许多同修及小弟子都在背《转法轮》,对我的启悟很大。《转法轮》是天书,是无价之宝,这么好的宇宙大法为什么不把它背下来装進脑子里?曾记得在刚修炼一年时,学法中意识到师父点化让我背《转法轮》。我背过《转法轮》,但只背到20页就停下了。那时既想背法又想通读,觉得背法太慢,怕影响学法。

在那段时间,我除了工作和睡觉外,其它大部份时间都坚持在中国大使馆门前证实大法,总觉得在使馆门前无法静下心来背法,就没有坚持背下去,其实是我产生了畏难的心及对正法结束时间的执著,对学法在法理上认识得不够造成的。

回想自己这三年修炼中虽然学法从不间断,但在法理上的提高很慢,而且在学法过程中常常思想不够集中,经常走神。看起来是在学法,但没有入心,有时被一些杂念干扰的静不下心来。这样的效果必然会大打折扣,背法就能弥补这些不足,因为不静心根本就背不下来。

师父在法中一再告诫我们,不静心学法等于白学。我理解,不静心学法是很难领悟到大法在不同层次的无边的内涵的。学好法是做好三件事的根本保证。我们都知道师父在正法,用“真善忍”的根本大法在重组大穹,再造乾坤。大法弟子本身就代表着自己的大穹同化大法而来,还肩负助师正法的重大使命。穹体众生只有同化大法才能進入新宇宙。我们圆满后,将是新宇宙不同层次的王和主,我们应该带一部完整的法回去。我是关着修的所以看不见,但我相信,我们在这边背法,我们所对应的众生也在跟我们一起背法,他们也在同化大法,这样众生進入新宇宙就有了根本的保证。

我在学法上有了新的认识,开始在背法上勇猛精進,师父在《转法轮》中(129页)讲到:“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如能横下一条心,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说那就没问题。”

背法要循序渐進,我是按照同修介绍的方法来背的。第一遍背《转法轮》,分段来背,小段的就整段背,大段的就分几个小段来背,每一段重复3~5遍,直到能背下来为止。背后面的段时就不需要再重复前面的段,因为那样会感到又忘了,产生了畏难的情绪,影响自己继续背法。

刚开始背的时候,干扰比较大,背得比较慢,花两个小时左右只能背1~2段,到后来不知不觉越背越快。我理解,在不断的背法中,自己的主体范围内各个体系内的所有众生,从洪观到微观都是溶于法中和同化法的过程,随着法背得越多就更加大力度的清除自身邪灵因素,去掉不好的物质,不好的因素,去掉各种执著心,修好的部份,师父立刻把它们隔开。而未被同化的部份就会越来越少,干扰也就越来越少,背的速度就越来越快,这就是法的威力吧!

按照同修介绍的经验,第二遍按节背,第三遍按讲背,我一定要坚持下去,把《转法轮》完整的背下来。在背的过程中,身心就会感受到大法的强烈冲击和洗涤,执著也看得越来越清楚。

二、圆容好家庭环境

讲到家庭,首先向大家介绍一下我的家庭情况。我是99年来爱尔兰的,与在中国大陆的丈夫和两个孩子分开了7年,终于在去年圣诞节之前团聚。

自从第一次申请家人来爱尔兰因手续不全被拒绝后,我决定放弃。但后来随着学法修心,逐渐意识到自己修大法了,身心受益匪浅,而两个孩子却在中国大陆,他们还不明白大法真相。如果他们能来爱尔兰,从而明白大法真相,甚至有机会同我们一起修炼,那对他们的生命是最有意义的。两地分居、流离失所是旧势力的迫害,是走旧势力的路,大法弟子的路是师父安排的,而圆容好家庭也是大法在常人这一层的体现。

在同修和朋友的帮助下,我又开始着手申请。开始时都挺顺利的,但是后来处于等待,没有進展。在一次营救孤儿义演活动中,我的内心一震,眼泪夺眶而出。深深感触,自己的两个孩子还在中国,而自己却无法尽责。回家后,我跪在师父的法像前,求师父加持,安排我们早日团聚。也许是他们的机缘成熟了,也许是师父看到了弟子的心。几个星期后,他们的签证下来了。我们终于团聚了,感谢师父的安排!

我们一家4口与其他三位同修住在一起,两个小孩也先后在附近学校上学了。由于我们分开7年了,我与丈夫、两个孩子之间都变得很陌生,我们得重新了解,加上两个孩子从小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爷爷奶奶溺爱他们,使他们养成了许多不好的习惯,这些我都看不惯,要求孩子改这个改那个,急于求成,把自己的观点与想法强加给孩子,对他们的要求太高,太严格,孩子一时无法接受。

而当孩子不听话违背自己的意愿时,我是以长辈压制晚辈、用训斥的方式对他们,而不是把它们当作众生对待,不是采用正面的教育,发掘他们的闪光点,用大法的法理正确教导他们。这样,我和孩子之间的矛盾经常发生,而每次我都是看到孩子不足的一面,不愿意向内找自己。

我当常人时,曾是一名幼儿园教师,非常喜欢孩子,与孩子们相处得很融洽,与孩子们打成一片,可是现在怎么了,与自己的孩子相处却很难。同修们看到我的问题都善意的同我交流,但自己却不愿意接受同修们的意见,常常把孩子们的表现与自己的童年相比,把同修们善意的意见挡回去,导致后来矛盾越来越大。

那时,我除了工作,做师父说的三件事之外,很少花心思与孩子接触,去了解他们,也很少给他们做饭,陪他们玩。总是把他们与自己的童年相提并论,让他们现在就要学会独立,帮忙做家务活。

深挖自己的心,表面上是为了孩子们好,培养他们的独立能力,但潜意识中却隐藏了一个很重的自私心,走极端,不想把时间花在常人生活上,怕耽误自己的正法修炼,耽误了自己圆满的進程。

师父在《2006年加拿大讲法》中说,“很多学员只知道炼功学法是修炼。 是,那是在直接接触法的那一面。而你在实修自己的时候,你所接触的社会就是你的修炼环境。你所接触的工作环境、家庭环境那都是你的修炼环境,都是你必须要 走的路,必须面对的、必须正确面对的,哪一件都不能敷衍。最后走过来了,师父给你们安排了这样的路,你们怎么走过来的?这一切最后不能不看的。在修炼过程 中对这些也不能不看的,所以哪件事情都不能够忽视。”师父这不就是在说自己吗?

“做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所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修者自在其中》)是啊,修炼者在修炼中是所遇到的一切都不是偶然的。我已经好长时间没真正向内找了。

当我真正向内找时,才悟到自己在对待矛盾时并没真正把自己当作修炼人,用“真、善、忍”在不同层次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孩子发脾气不听话,不让人说,一说就炸。这些不好的表现为什么让自己看见,能是偶然的吗?我找自己了吗?是冲击到自己的哪颗执著心?深挖自己,才恍然大悟,孩子的表现不就是自己修炼状态的反映,自己的这些顽固的执著在孩子面前表现的淋漓尽致,暴露无遗,孩子不就是自己修炼的一面镜子,是帮助自己提高的。这么长时间我从来没正视这些好象不属于我的东西。由于自己不好好向内找,给这些不好的执著在自己的空间场中留有存身之地。

师父给弟子安排了这么多机会让弟子提高,而弟子却不悟,错过了一次又一次,不向内找,不提高心性,不知让慈悲的师父又为自己承受了多少。其实,当我真正去关心孩子时,用正面去教育他们、真正设身处地为孩子着想,哪怕只为他们付出一点,他们都感到很满足,也很容易接受,而且懂事,体贴人。

记得一次女儿忘记带午餐,我给送到学校去,她当时就好感动。是啊,我平时对他们关心太少,孩子长大了,有自己的思想与主见,我也应该多为他们考虑。从小没能好好照顾他们,现在更应该多给他们一些关爱。

与丈夫之间的矛盾也不断,多是我们之间互相不信任引起的。最先是我见他经常往国内拨打长途电话而起了疑心,怀疑他是否在国内有了外遇,到了爱尔兰还旧情难忘。一次我打电话到原先的学校,与一位男同事讲三退真相,他说他有一次撞见丈夫与一名外省女孩在一起。明知同事的那句话是考验,却无法控制自己,我的心被带动得很厉害,疑心、妒嫉心及对丈夫情的执著全上来了,发正念,学法都无法静心,闹得一夜没让丈夫休息好。第二天我发完正念才开始冷静,才意识到魔难来时,自己没守住心性,被旧势力钻空子,同时也暴露了不属于“真我”的疑心与妒嫉心,看到自己对丈夫的情的执著。

之后的矛盾变成丈夫对自己不信任。与同修共买一部车用于周末运上街用的活动器材,他不理解;男同修晚上下班后到家中交流大法的工作,帮忙技术上的难题等,他不信任,还怀疑我在社会上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我同他解释,他还是不相信我说的话,对这些耿耿于怀,每次都非常不理智。

记得有一天晚上,同修下班后到家里帮我安装设备,是关于向中国大陆讲真相方面的。丈夫又生气了,在楼上喊我。同修只好先回家了。上楼后,我闻到一股酒味,他气急败坏,对我破口大骂,说了一些很不理智的话,我同他解释,他也不听,一拳击在我的脸上,当时我的眼圈就红肿了。我坐在床上不停的发着正念,清除他背后一切干扰家庭环境的黑手烂鬼与共产邪灵。他毫无理智的发泄了一会开始冷静下来。他发现我的眼圈被他打肿了,急忙按住我要帮我揉。我挣开他下楼学法去了。一会儿,他也下来,非常抱歉的向我赔不是,说不是故意的。我原谅了他,并没有与他计较。

我开始放下亲情,认真地同他讲真相,告诉他自己修炼后身心的转变,告诉他自己修大法了,遇到了万古机缘,是不会放弃的,如果我还干了不符合大法的事,这几年所有花在修炼上的精力全都泡汤了,将会失去这万古机缘。以前我没圆容好的地方请他原谅,希望他能理解与支持,我会不断的修好自己,会更好的圆容好家庭。丈夫告诉我,每次我们发生矛盾之前,他都感到一股无形的压力,感觉有好多烂鬼在周围。(我悟到是黑手烂鬼利用我们的执著干扰家庭环境,干扰我正法修炼。)丈夫还告诉我,在我发正念时,他看到我打出的法轮。我告诉他,那是因为你平时不相信,师父让你看见法轮点化你,说明你的缘份不浅,你要好好把握。现在丈夫越来越理解,也越来越支持我修炼大法。有时还督促我学法、炼功。有时还上街买电话卡给我,供我向中国大陆讲真相用,还让孩子帮我多做一些家务活,让我能腾出更多的时间学法、炼功。

经过这些魔难后,我体悟到:修炼人首先应该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而我没做到。在魔难来时,冲击自己的心肺时往往守不住心性。没有把自己当作修炼人对待,不向内找,陷在矛盾的争执当中,一关没过好下一关又上来,关越来越大,导致矛盾越来越尖锐。

师父在《美国首都法会讲法》中说,“问题出现了,是自己和法理发生了拧劲。找一找问题所在,把这个拧着的劲放开,理顺理顺。最好的方式就是遇到什么事情不要往前顶劲、往前抢、往前追逐着去解决,把心放下来,往后退一步,去解决。(鼓掌)一有事就要搞个你对我对,这是你的问题,这是他的问题,我做的如何如何,看上去好象是在解决矛盾,实际上一点都不是;看上去很理智,其实一点都不理智,没有往后退一步、把心完全放下来在思考问题。冷静的、平和的从这个矛盾中退出来看这个矛盾,那才能真正解决。”在修炼中遇到的每一件事,好事、坏事都是好事,都有自己提高的因素在里边。

在与丈夫发生的矛盾中暴露出我的许多执著,疑心、妒嫉心、争斗心、怕被人说的心、烦躁心、对情的执著心、色心。尤其是色心,与丈夫发生的几次矛盾主要是因为互相之间不信任引起的,向内找自己,我虽然修炼后没再犯错,但是并不是严肃对待自己的每一思每一念,经常放松自己的一思一念,有时想入非非,被色魔钻了空子,有一段时间发正念都静不下来。经过不断发正念,清除色魔的干扰,但是自己的空间场一定还不够纯净,才会被旧势力利用自己没修去的执著制造家庭矛盾,干扰家庭环境,从而达到干扰我正法修炼。

我是坚决不承认这一切的,我是师父的弟子,我只要师父安排的一切,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其实我心里应该谢谢丈夫与孩子,师父通过他们提醒我,让我看到自己的执著,让我提高心性。我现在才真切意识到圆容好家庭也是师父给我安排的、要求我走好的路。“这是大法弟子修炼中必须这样走的路。所以你们做的每件事情,哪怕你在常人中平衡好家庭的关系,平衡好在社会上的关系,你在工作单位里的表现,在社会上的表现,不是简简单单的敷衍敷衍就行了的,这一切就是你的修炼形式,是严肃的。”(《2006年加拿大讲法》)

以上是我修炼中的点滴体会,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最后以师父的诗《理智醒觉》与同修共勉:“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