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因我信仰真善忍 一次次遭绑架、酷刑折磨

【明慧网2006年8月13日】99年7月份,我们夫妻去长春证实法,接着我又去了北京。在北京我被恶警扣在一个空屋子里。第二天送回本乡。恶警到我家非法抄家,把家里仅有的160元钱拿走。

8月份由于和同修交流,被坏人举报,说成是集会,被非法拘留1天。各方面受到的损失很大。

99年10月1日,我又被骗到派出所,说谈谈就回来。结果被强行送到看守所。让我诽谤大法,不说就倒立把头插在垃圾筒里,强制我放弃信仰。后来被非法送到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五大队,管教指使犯人殴打,用两根电棍电,受尽各种迫害,一年后释放。

2000年11月份左右,我和妻子一同去北京证实法,被非法抓捕。妻子马艳被拘留17天回到当地派出所,又关押7天,睡在水泥地上,这是寒冷的冬天,又没有被褥。

我们被非法抓捕,家里剩下两个孩子无人照看。当时粮食还没卖,在邻居和亲戚的帮助下,把粮食卖了,还没等到粮库去支款,钱就被一群坏人给抢走了。一年的收入没了,家也被抄了,开春种地全靠亲戚帮助。

我又被送到吉林欢喜岭劳教所。由于阴暗潮湿,不让洗衣服,身上长满了疥疮,又有脓肿,衣服都脱不下来。又成立法轮功大队,遭受集体迫害,坐三角铁,一个人的腿压着另一个人的腿,不让动,动一点就拳打脚踢。又遭受一年的迫害。

2002年,恶党开十六大之前,我被治保的妻子举报,又遭恶警绑架,被劫持到九台饮马河劳教所迫害。那里超体力劳役,早4点起床到晚10点,不让休息,10点以后,恶警利用犯人轮班看着我不让睡觉,说些脏话诽谤大法,不听就对我下毒手。

眼看到了解除劳教日期,又给我加期,让我坐班,一动不让动,把手背到身后去,把股骨头都坐出来了,脚踝骨硌出来了,流脓流血水。恶人还用火烧我的手指尖,都烧黑了,用皮带拳头暴打,打时把我的嘴堵上,用棉被把我的头包住,各个号门都关上,不让人知道,企图置我于死地。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