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幸走到井外


【明慧网2006年8月16日】当我走出国门,踏上异国的土地,那一刻象是走出了牢笼,有一种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的自由的感觉。

中国有句俗话:井底之蛙能见多大的天啊。在当今的中国生活的人们就象井中之蛙,由于受恶党文化的灌输,从小接受党八股的“教育”,不信神、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一切向钱看,“我不说谁知道”的谬论,再加上恶党撒谎欺骗、栽赃陷害的手段,这些宣传“教育”随着时间的累积、各种方式潜移默化的熏染,使人们把其当成了自己的思想,当成了建功立业、有所作为的资本,当成了做人必须追寻的准则,这种“教育”浸透了中国的各个角落,形成了一整套的变异体制,它象井一样把中国人封在其中。人的大脑思维被这种体制变异不断侵蚀变的不敢相信真的,不敢相信“党”以外的东西,从而大批的中国人很难从实质上辨别出正邪、善恶,麻木的任意受邪党文化的束缚,麻木的接受恶党流氓政府的摆布。

这是有五千年悠久文明的中国的传统教育吗?我们的祖先敬天畏神,“天人合一”代表祖先的宇宙观,“善恶有报”是社会的常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是为人的起码美德,“忠孝节义”是人生于世的标准, “仁义礼智信”成为规范人和社会的道德基础。反观现在的中国人哪里还有继承我们祖先的地方呢?中国人受的不都是中共这个外来邪货的操控吗?每个人都在伪善中活着,所以整个社会形成了人人为敌的局面。

可怕的是,在恶党一言堂的打压下,政府说什么人就得跟着喊什么,完全没有自己,中国敢于直言的士大夫没有了。更加可怕的是已经成了惯例,把邪党指哪儿大家就打哪儿,全是邪党把持的政府怎么说咱就怎么做,也不管对错了。文革时期紧跟所谓的“伟大领袖”,处处批斗、时时整人、人人互相揭发,每个身在其中的人根本不去跳出来、也不敢跳出来思考一下这样做对不对,就认为党说了可以,跟着就“没错”。谁想文革一结束,恶党的政策变了,这些人都被党定成了“三种人”,许多人被用汽车拉入深山枪毙,给家属通知:因公牺牲,谁又能说句他们是服从党的领导呢?人们不是被恶党玩在手掌中了吗?

文革使中国人形成一种观念:在以后干什么都要小心。89年“六四”时的大学生,因反对恶党的贪腐,被碾在了恶党的坦克车下、死在恶党的枪口下,这场浩劫使中国人在以后的人生中又形成一种观念,干什么更要小心翼翼,最好是什么都别参与,心中象被一块重石压着。

我有幸出国,说白了,我有幸跳出了这个井,走到井外看到了新的世界,发现世界之大,外面的世界真美,一下卸掉心中压抑多年的石头。看多了国外的民主、言论自由,更加发现自己被恶党政府愚昧的象没有大脑的呆子。比如恶党报道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广场自焚,以前一直也没用大脑真正理智的分析是真是假,跟着媒体起哄,在国外期间看到了慢镜头分析的电影《伪火》后才真正感觉到被捉弄的可悲可笑。自焚者之一的王进东的被火烧的非常严重,脸部受伤,可头发却完好无损,两腿中间夹着的雪碧瓶完好无损。这一切好象在和我玩智力竞赛一样,而我是输家,明显被欺骗了。

现在全世界都在谴责恶党流氓政府,运用各种形式迫害老百姓、迫害正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后焚尸灭迹。我深深的感到这个恶党政权已经四面楚歌:恶党江魁首在国外许多国家都被控诉犯下“反人类罪、酷刑罪、群体灭绝罪”,这使它们成了过街的老鼠;在国内,由于恶党徒们的贪污腐败、胡作非为,使中共黑社会化日趋加重,老百姓怨声载道。2005年“群体抗争事件”平均每天240起,比十年前增长八倍多,随着各种上访事件的不断出现,野蛮暴力之风在各地蔓延,暴力、殴打、绑架、拘禁、暗杀、残杀事件层出不穷;天也要灭它,全国各地纷纷告急,涝、旱、地震、冰雹、井崩、台风、瘟疫……。

大家想一想在这种人神共愤的情况中,这个恶党邪教的流氓政权还能存在多久?中共高官也已经看到了中共政权即将崩溃,家属纷纷出国定居,他们自己认外国做“妈妈”,却要国人爱这个恶党的“母亲”,投入“党妈妈”的怀抱,这不荒唐可笑吗?

人本能的想自救,可自救也得明白怎么自救啊!《九评共产党》的出现象春雷一样震醒了国人沉睡了百年的梦,从而引发了退党大潮,每天几万人的声明退出中共组织已经成了当今世界最大的新闻,从而我明白了只有退出恶党的党团队组织才能留下自己,才能自救,才能免于同中共一起覆灭的危险。

真心希望我们的同胞们也赶快醒悟,我们的祖先讲“顺天而行”“见机而作”,可要看好“灭共”这个天,把握好“三退”这个机,理性选择未来,千万不要成为邪党的殉葬品。也该到了我们自己当一回家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