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学校环境中证实大法、救度世人


【明慧网2006年8月17日】我是96年得法的,算起来也是个老弟子了。十年来,在师尊无量慈悲的呵护下,一路走到了现在,很荣幸的成为了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在此把几年来在工作环境中讲真相、救度世人的做法与同修分享。

对学生讲真相

我的职业是教师,与社会上的人接触不多,却天天和学生打交道,我从来不把学生当成是小孩子忽视讲真相,而是把他们看成一个个渴望被救度的生命对待。由于和学生在一起的时间比较长,所以我会慢慢的、一点点的把真相告诉学生。

有时上完课插一个小故事:古代人修佛的故事、红眼石狮的故事、圣经里的故事等等。有时有些课文是很明显歌颂邪党的,我直言不讳的告诉学生邪党的险恶用心:文化大革命的真实情况,张思德到底是怎么死的,所谓的长征真实面目等,学生很爱听,也很好奇地问这问那。

我还告诉学生:其实达尔文進化论只是一个学说,在西方国家信奉的人很少了,各种宗教信仰都相信人是神造的,说人是猴子变的简直就是笑话,而恶党把这个学说当成真理编進教材里,其目地是打击有神论,维护其不合法的统治。

最后我专门讲了“诺亚方舟”的故事,然后告诉学生邪党就是一条吃人的恶龙,现在的党员、团员、少先队员都是它的帮凶,天要灭它,我们是少先队员,我们应该怎么办?然后顺利的引导学生退出了少先队。

接触到的人都是有缘人

“师父的法身也好,正的神也好,大法在世间布的巨大的场也好啊,可以把有缘人、可以把可救度的人利用各种环境弄到你跟前来,给他提供一个知道真相的机会,但是你们得去做,你们不去做也不行。”(《美国首都法会讲法》)学习了这段法,我更加清楚了与我接触到的人都是有缘人,都是应该救度的而且也是一定能救度的,如果对方一时不能明白真相,那说明我们做的还不够好,找自身的同时不断的给他讲,一次不行两次、三次,直到对方明白为止。

我有个哥哥,脾气格外暴躁,从小我就很怕他,他对大法虽然不反对,却也不敢给大法说句公道话。给他讲真相,我试探了好几回也没有勇气,有一次我硬着头皮想正式和他谈一次,结果刚讲了几句,他不耐烦地顶了我几句,我一下被障碍住了,再看见他时很打怵,总说不出口。在以前,我会说这个人没救了,就不管他了,现在不同了,我悟到他一定能被救度的,我不断找自己的原因,说话态度啦,内容啦。我又一次去了哥哥家,带了《九评》及真相资料,没想到这一次他接受了,与去前预计的大为不同,而且很高兴的看了书,并且用真名与我嫂子退了团。

我们在讲真相时不要因为对方一时不接受就断定这个人没救了,这完全是旧势力的设置的障碍,它利用我们的心产生这样的想法,不再去管他从而错过了一个生命被得救的机会。“正念救度世中人 不信良知唤不回”(《济世》)

清除表面空间恶党邪灵对学生的毒害

“我有一个学员,有一天看到我的法身来了,给他乐的够呛:老师法身来了,请老师到屋里来。我的法身说:你这屋里太乱了,东西太多了。他就走了。一般说来,另外空间的灵体太多,我的法身会给清理的。但他满屋子都是乱七八糟的气功书。他明白了,收拾收拾,烧的烧,卖的卖,然后我的法身又来了。”(《转法轮》

我悟到:恶党邪灵附在各种宣扬邪党文化、歪曲大法的书籍、小册子上,到处散发着毒气,毒害着世人,学生一旦看了这些东西,它们就会控制学生的思想,使人的思想完全变成邪党的思想。我们在正念铲除背后邪恶因素的同时,表面空间的这些东西也是需要我们清除的,使邪恶在这个空间没有容身之地。所以这些东西我从来都不发给学生,而是直接放進袋子里,还劝其它的老师交出资料,不要成为邪党的陪葬品,老师们都很支持我,纷纷交出,我都集中处理了。

我告诉学生不佩戴红领巾,因为那是邪党的标志。课间操校园里经常放“没有××党,就没有新中国”邪党的歌曲,我除了每天正念铲除另外空间里邪党因素外,在想表面空间的这个磁带我怎么能销毁它,当这一念出来后,第二天课间操校长恰好有事出去了,我从容不迫地走進校长室找出那盘磁带,一脚踩碎了。

有一次学校通知我到区教委拿东西,也没有告诉我拿什么,我去了一看是一些诋毁大法的材料和一个关于“加强抵制×教的通知”,走在路上我想怎么办呢?这些东西决对是不能带回学校的,我毅然回到家,把那些资料丢進了火炉里,那份通知后来我也撕進了垃圾桶。后来校长以为自己弄丢了,应付一下上面了事。

向同事讲清真相,圆容修炼环境

大法给了我巨大的智慧,我的教学成绩在区里从来都是第一名,这不是我个人的能力问题,而是大法赋予的。上课时,我很清楚的就知道学生哪些地方会,哪些地方不会,所以我一讲就说在学生的心坎上,学生学的很快,成绩自然很好,其他的老师无论出再多的力也不能超过我,所以他们都很佩服我。

我的教学成绩受到上级认可,已经获得了很多的荣誉。但我不看重这些,因为我知道大法给我的智慧是让我证实大法的,而不是为了常人的什么职位。就象通过炼功有了一个好身体是用来修炼的,而不是过常人生活的一样。

悟出这些道理,我一直在给我的同事讲真相,开创我的修炼环境,特别好的同事我就面对面讲,还领他们上明慧网看看大法在世界的洪传,看看外面真实的世界。有些同事本来对大法不抵触,我就直接送真相资料给他们,有什么消息及时告诉他们。有些人相对固执些,我就找个机会把资料放在他们办公桌上,或者在学校值班时挂在大门上,这样第二天他来时就一定能看到了。做到了这些,我的修炼环境随之好转了,多数教师明白了真相,不但在学生面前不破坏大法了,还三退了,个别人过去对大法很反对,现在由于环境很正,也都知道我是学大法的,他也不敢妄为,说话有所顾忌。

我们区里有一对教师夫妇,丈夫的专业是政治,但对恶党已经不抱有任何幻想了,用他的话说:“学了四年政治,原来共产党都在教怎么整人。”我一讲真相他很快的接受了,夫妻双双退了团。有一次他对我说,你说的这些事我早就看过了,我很吃惊问在哪儿看的,他说是网上,原来他对计算机相当精通,比我还早就在用破网软件了。现在,我做资料时他给我提供技术支持,方方面面把网络安全呀,电脑设置呀做的很好,我想这不是偶然的,其实都是配合我救度众生的。

“大陆大法弟子是各行各业都有了,什么行业中都有人在修炼大法。”(《洛杉矶市讲法》)既然这样,如果我们每一位大法弟子在自己的工作环境中都做好讲清真相,救度众生,那不是整体上都做好了吗?那法正人间的那一天还会远吗?

以上是个人体会,不足之处,请同修批评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