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发正念出现的神奇所悟到的


【明慧网2006年8月18日】有一天傍晚我忽然头晕的厉害(我曾有过高血压等病业),象在云里雾里一样,向内找时心态不稳定的想了几个问题,但是都没想清楚。睡前,我飘飘乎乎的发了正念,躺在床上还晕,清晨起床也不见好转。此时心中尚平静,悟到这是干扰,要严肃、认真面对,要用正念改变我空间场人的物质和邪恶的物质,在六点发正念后炼了静功,接着又用半小时发正念。因当时情况有些特殊,除了统一的口诀外,我还想:我是由大法构成的,是最正的,邪不压正,任何低级的肮脏的东西都不允许接近我。我要把最强大的能量引進我的空间场,把我这个宇宙中每一个空间,每一个层次,每一个间隔,旮旮旯旯的恶神全部除灭。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坚定的走好师尊安排的修炼之路。

当时我正念强,精力高度集中。在强大的能量中,我看到从我左侧伸出一个长长的东西,象刀似剑。正犹豫辨认时,忽然从把柄处出现一条脏兮兮的布条往这个法器上缠绕,直到顶端时我清楚的看到这布条像纱布一样稀松,心里正疑惑如果是法器为什么要包上烂布条呢?为什么不让它的锋刃露出来呢?刚想到这里,布条从上往下象抹布一样撸到柄部,这时我清楚的看到是片刀在上利剑在下(因剑比刀长,顶端尖部露出一截),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该怎么办,这个法器突然飞起来在我的空间场转了一圈,当时我还闪出一念,可别碰到我,刹时一把利剑唰的落下立到我的面前,我立即操起把柄挥动在我的空间场里……

发正念结束后,出乎我意料的舒服轻快。事后我为又一次证实了法的威力而感动,同时提示自己要冷静下来向内找,理顺问题到底出在哪里、根子是什么。这个神奇是正念的威力,说明能按师尊的要求在法上认识法。然而自己修炼中的问题不找准、不解决,人的本质不改变,今后还会出现更多的“头晕”,师尊不会把法器演化给不知進取的弟子。

在我和家人(同修)讲述天目看到的神奇后,师尊又借家人的嘴叫我好好悟悟其中更深的内涵。我边读法边思考这个神奇的过程:开始我对法器的辨认不敏锐,说明修炼中我正念的基础打的尚不牢固,所以时常出现困惑,未做到坚信大法,修炼步履蹒跚。师尊演化出“布缠剑”是点化我:邪恶就象破烂纱布条子一样。由于我头脑不清醒,辨认犹豫时被无孔不入的邪恶把法器缠盖住了,现在悟到正邪之间犹如精钢刀剑与破烂纱布的较量,邪恶岂不是蚍蜉撼树,自不量力吗?吹口气邪恶就解体了,同时还暴露了自己在正法中的私心,当利剑飞起来清理邪恶时先想到的是自己的安全,当师尊把法器立到我面前时才缓过神儿来,可见自己目前修炼的差距和状态——私心多、悟性差、跟正法形势节拍慢。

平时发正念中经常有一念是:坚定不移的走好师尊给弟子安排的修炼之路。这条路到底怎么走的更稳,说起来还比较概念化,最近学了《美国首都法会讲法》,心中更加具体、清晰了。我的理解是:我们这次大法修炼是在末世不脱离世俗即主元神修成神,修成神的数量不是少数的人,而是非常大的一个生命群,且修成的果位又非常高,是前所未有的,修炼起来要求自然也非常高。因为世俗是险恶肮脏的,师尊充份考虑到这一点给我们定下了最好、最方便的修炼方式,当然要求也是最高的修炼方式。“修好那部份就不断的隔开,不断的有修好的部份就不断的隔开,而没修好的这部份一直不断的在修,一直修到最后什么都不剩,全都修成,这就是你们要走的修炼的路。”(《美国首都法会讲法》)我理解“修好的部份”就是已改变了的人的物质,人的心有了本质的变化,境界提高上来了,大小关闯过去了等等,“没修好的部份”,就是人的表现,圆满前总是人在修。

由于对这个修炼形式和法理认识不深,对自己曾表现出的不好的思想,常处于一种心绪不宁、不知所措的状态中,特别是反复出现时那种无奈和痛苦使自己陷入新的执著里。这种状态正是邪恶所期盼的,这不正顺着邪恶安排往邪里走吗?修炼不就是修的这些吗?“修好就是了”。

我曾在高压红色恐怖时期撕过师尊的生活照(没撕成),这种罪过当我醒悟过来时常常羞愧难当,为了不背包袱我设法忘记它,由于没有在法上升华,没有挖到根子上,都是人心和怕心(怕遭报应),所以在回归后常在尊师敬法方面反映出不好的思想,而这些不好的念头又经常被我经常出现的小小進步所掩盖;常被师父的慈悲呵护和大法的震撼力感动的流泪满面而忽视这些不好的思想。在“一直不断的在修”中,当明白了我这个生命所承负的使命和责任时,许多问题会意想不到的生智慧出正念。修炼人的使命从纵向讲是不要忘记自己是代表一个巨大的天体的众生来到这里,自己修不好毁掉的不只是自己,从横向讲是不要忘记自己现在修炼的环境,周围的众生每个对应一个天体在等待你回去,回不去这个天体的众生就没有了。总而言之,我们救度众生是“天”大的责任,唯此为大的使命,这个法理牢固的树立在心中后会发自内心的生出的正念。

伟大的师尊对我们这些曾思想不够清醒的弟子如此这般的慈悲,让我们放下包袱,增强自信。作为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怎么能受这些干扰?本来就是邪恶拉你走向邪路,不让你修成,你如果仍时不时的被这些邪恶搞得心慌意乱、六神无主不是正中它们下怀?这是一个十分严肃的问题,别以为心中“不安”是严格要求自己,比不在乎好。“不安”是邪恶搅和出来的,一个神怎么能让邪恶搅动了心呢?师尊告诉我们面对邪恶干扰和破坏“别趴下”,为圆满改正错误是神圣的,为了生命的永恒,为了伟大殊胜的未来不断的改正错误与不足,我会这样精進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