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对疾病的执著


【明慧网2006年8月19日】

尊敬的师父好!同修们好!

我想和大家交流一下关于我放下对病的执著,以及随后所带来的无漏的状态的经历。

我第一次遇到法轮功是在1999年。我那时病的很厉害,得了一种严重的心脏病。一位心血管专家对我的病情已下了结论,我的家庭医生也没有给我任何病情好转的希望,我的未来看上去很阴暗。我靠服用补充身体的药物来生存,其带来的副作用使我身体的其它部份变的不太好使。我的健康状况糟糕透了,尽管药物维持了我的生命,但实际上它在缩短我的生命。

在1999年8月,我带着法轮功能够治愈我的疾病的想法,开始读《转法轮》。但当我读到第二页时,我很快放弃了这种想法,师父很清楚的写到:“但必须是真正来学大法的。如果你抱着各种执著心,抱着来求功能,来治病,来听一听理论,或者是抱着什么不好的目地,这都不行。”我继续读下去时,这本书在我身上产生了非同凡响的效果,我不再感觉任何的不舒服,并决定放弃吃药。我的想法完全改变了,我想过这种新的生活方式,同时我也确信法在看着我。

我一遍接一遍的读《转法轮》,按照师父讲的法,尽我最大的努力去执著心。然而对病的执著或是有病的想法强于我的应付能力,我把自己的日常作息按照一个病人的来调整。虽然我恢复了健康,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可我的朋友和家人还把我当作一个病人看待,由此可见我还没有放下治病的执著。

在《精進要旨》“无漏”这篇经文中师父说 :“忍中有舍,能舍是修炼的升华。法有不同的层次,修炼者对法的认识也是自己修到此一层的认识,每个修炼者对法的理解的不同是每个人所在的层次不同。”这段话点悟了我要提高自己修炼的层次,我一定要向内修,我意识到我没有做到先他后我,我还需要修炼善和忍。

我经常读《转法轮》,我试着改变思想,很注意的说话不至于伤害到别人,我试图在遇到矛盾时让自己冷静下来,还有就是坚持不断的学法。

这个时候我需要更新我的驾驶执照,按照规定我要到我的家庭医生那里做一个健康检查。他知道我修炼法轮功,我的丈夫也是一名大法弟子,给他讲过真相,他还向我的丈夫要了一本《转法轮》。在诊疗室外焦虑的等待时,我想的是假如诊测出我有病的迹象,可能会影响到他对大法的看法。医生按着惯例简单的检测了一下我的血压,然后告诉我虽然血压略高,但我的健康状况非常的好。

当我向内找的时候,我意识到我在進诊疗室前的想法是在常人那一个层次的,师父的话又在我的脑中出现:“对于不同层次的修炼者,法对他也存在着不同层次的要求。舍是不执著于常人之心的体现,如果说真能坦然而舍、心不动者,其实已在那一层了。可是修炼就是为了提高,你已经能舍此执著了,那么为什么不把怕执著本身也舍掉呢?舍它个无漏其不是更高的舍吗?”(《精進要旨•无漏》)

我还需要提高自己的修炼状态,这回要注重修去自己的怕心和焦虑心,在长时间的矛盾中我尽最大的努力修自己,就是修炼让不好的心显露出来,不停的严格要求自己来修炼忍。我相信我在提高中,因为最近我在例行的身体检查时都没有害怕和焦虑,完成最后的体检后,医生告诉我,我的身体就象一个年轻人一样健康。

我相信第一次见医生时,是师父用那种形式来指出我长期不去的治病的执著,还有其它一些执著和求病的状态。我已经意识到了保持清醒的头脑修炼胜过计划自己每天的修炼。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2006年爱尔兰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