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师走好正法修炼路


【明慧网2006年8月19日】

一、初识法轮功

第一次听到“法轮功”这三个字,那还是在中国上学的时候。我的两个姑姑说炼了很好,要教我久病缠身的妈妈,妈妈答应了,但拖拉着去学功已是半年后了。

现在还清楚的记得那天的情形。两个姑姑很高兴的放老师的教功录像带,认真教我们五套功法。第一次结印时,感觉手上托着个热球,眼睛又看不见,但实实在在存在呀!现在想想,那时已和大法结缘。但当时只知道大法好,看了书也知道要做好人,并没有意识到这是多么大的一部法。

我最后一次见两位姑姑是在中共发动迫害前,99年新年的时候。姑姑皮肤白白嫩嫩的,给我留下很深印象,因其中一位小一点的姑姑以前得过肺病,脸黄黄的,还有大片黄褐斑,用化妆品也盖不住,但那天见到她时,皮肤很白,人很精神。另外一位姑姑是火爆性子,在家中、工作中都只有她说别人。自从修大法以后,人一下子就变了,当时她替别人看孩子,那孩子回家时咳嗽,但在她身边什么事也没有,真象师父说的:“在你的场范围之内的人可能无意中你就给他调了身体,因为这种场可以纠正一切不正确状态。”(《转法轮》

邪党制造的“天安门自焚事件”发生后,两个姑姑上访被关押。几个月后,听爸爸说交了几万元,人才保出来。

二、回归修炼之路

后来我出国来到爱尔兰,有机缘再次接触大法弟子。当我看着师父的大连讲法录像,忍不住热泪盈眶,这时才明白多年来冥冥之中自己感觉要找的东西是什么,就要这部法--法轮大法。就这样,我终于又开始从新修炼,走上了实修之路。

三、去掉怕心

这已经是2003年的年末了,当我告诉父亲自己选择修炼的道路后,父亲强烈反对,并告诉我,两位姑姑瞒着他炼功被送進医院急救。我知道这也许是姑姑们在修炼中出现的消业,或者被邪恶干扰而出现的类似于消病业的状态,但是由于亲人不理解而造成了误会。这给父亲带来了负面的印象。

这时由于没学好法,没做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做好的三件事,我的怕心起来了,对修大法也开始动摇了,也不参加集体学法了,常人朋友约去钓鱼,我也去了。当钓鱼时,抛出去的饵儿有鱼咬钓,但却怎么也不能把鱼钓上岸时,我也没悟到这是师父在看着,不让我造大业。我又去河边拣海鲎,结果出现极重的消病业反应时,才悟到自己做的不好,下定决心修炼。

晚上炼了五套功法,第二天早晨病业反应全消失了。但人心总是不稳的,不难受了,常人的心又起来了,然后脊椎疼的厉害,好象要把我从中间折断一样,晚上回到家真是寸步难行。邻居拿药给我吃,我马上意识到这是对我的考验,虽拒绝了,但心仍不稳。就在这第二天的魔难中,我拨通了一位同修的电话,简单的交流了一下。他很直率的指出了我的怕心,就在那一刻,当我发出坚定修炼这一念后,人马上就轻松了,这是师父在替我承担病业啊!

从那以后我走了出来,将大法的美好、天安门自焚事件的真相告诉我遇到的人,努力做好三件事,在同修的帮助下,我不断走向成熟。后来,那位同修成了我现在的丈夫。

四、大法给的智慧

未得法之前,在常人中,我是一个不善言语的人,但得法之后上街讲真相时,话语就象排队似的往外出,很多常人说我的口才好。我知道这是大法给我的智慧,慈悲心发出的时候,生命明白的一面是知道的,你能从他的眼睛里面看到。

五、修心最难过

不知不觉实修已经一年多了,心性提升上来一点儿,身体跟着就变化很大,人也变的漂亮了,不觉得修炼有什么难的地方。看到同修之间有矛盾,甚至夫妻之间都闹的不可开交,我常不理解。后来结婚、生子之后才体会到修炼是很难的。丈夫的确帮我在法上提高了很多。但修炼人之间有没有矛盾呢?没有了矛盾还怎么修呀!

刚生孩子的头一个月里,由于学法没有跟上,遇到难的时候不能很好的向内找,夫妻闹的很不愉快,甚至想到了离婚。身体也发生了很大变化,胸骨尾部比别人多出来一小块。最初发现时,总有一个想知道这到底是什么的想法,去私人医生那去做检查时,很多人候诊,医生看小孩精神状态很好,告诉我要约时间打预防针,就把我打发走了。后来自己才悟到这是看我对法是否坚定的考验。虽然没有消失,但把心放下,它有就有吧,不去管它,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到了什么层次,出现什么反应,都是正常的,即使有魔的干扰,做好大法弟子每天要做的三件事,行的正,什么都动不了你。

这颗心去掉了,其它的心也得去。情况稍有好转,就听丈夫说让我向内找,邻居也让我向内找。表面上看我没什么反应,我内心却满是疑问。向内找,我认为我已经向内找了,怎么你们还说我。自己带孩子很累,还要让我干家务活。但马上我就觉的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了,听师父的讲法,听着听着,就悟到:我是一个修炼人,遇到所有的事,都是为了我修炼圆满而设的,别人无论说什么都要拿真、善、忍去对照。有困难的地方,坚持一下也就过去了。再有遇到问题,我就说出来,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自己做错了,就承认,然后改正。

第一次对丈夫说他做的不好的地方,他非常不高兴,还说修炼要向内找,我反问,如果看到同修固守着自己的执著不去,又不说出来,同修过不去关,修炼不能圆满,那我做到了真了吗?做到善了吗?大忍之心也没做到呀!不动心,不论对方对你怎么样,你都能把心放下,真正为一个生命好,这是真忍。丈夫听了没说话,过了一天跟我道歉。渐渐的,我明白了,放下了情,还有慈悲,那是更美妙的东西,也体会到了修炼的苦和难,但心放下了,那难一步就迈过去了。回过头想一想,自己生生世世造的业是这样轻松过的去的吗?不知师父替弟子承担了多少。

孩子满月之后,再和大家一起学法、讲真相时,心情是愉悦的,但也感到在正法修炼的路上落下了很多。

一年多前,我曾有一次到华人很集中的地方去发“九评”,当时过来很多人把我围在中间,态度很不好的斥责我。这一路下来,发正念没有做好,讲真相也没做好,在以后很长的时间里,梦中总是被魔追的到处跑,刚开始不重视,生完孩子刚出月子的时候,几乎每晚都被追的累的够呛!学法、发正念、讲真相做好以后也就不做这样的梦了。

前不久我做了这样一个梦,在梦中我好象要去什么地方,路上遇到一个人,不知为什么就死了,别人却说是因为我没救他,他才死的。到了第二站,有整整一大公交车的人,原本在两棵大树的树荫下的,但不知是什么原因,树荫没了,也死了。别人也都说是我害的缘故,当时是半夜,我爬起来就要去救人,才发现是梦。这也是师父在点化我吧!是我没把真相讲清,许多有缘的人都还没有退出恶党,对真相也是模糊不清。

第二天上街,有很多人停下来听我讲真相、接九评,一天下来,同修反映很好。“慈悲能溶天地春”,生命明白的一面是知道的,这几天一再的和朋友巧遇也让我感到救人要紧,时间紧迫。

世间门已开启,师尊下世不畏艰难困苦,救度罪业累累的众生;师父不记人历史上所犯的一切过错,替我们承担了无数的罪业,作为弟子,我们一定要抓紧时间实修,尽量救度更多的生命。

大法开传,人心归正;助师正法,不可言怠。愿更多的有缘人听闻真相,得法得度。

层次有限,还有很多执著要去,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2006年爱尔兰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