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修炼家庭的故事


【明慧网2006年8月19日】前些日子去静阿姨家,正好赶上阿姨的丈夫林叔叔被恶警绑架放出来没多久。

静阿姨也是我偶然的机会遇上的。听着阿姨向我娓娓而谈,她是99年7.20之前得法修炼的,开始是因为得了癌症,到医院治不好了,就到了一个退休的大夫家里去治,大夫也无计可施了。正好大夫老俩口都是法轮功学员,就介绍她也学学大法,没想到一看书就觉得好,就这样,她从此走入修炼之中。

当时全家人也就她一个人在修,林叔叔及两个孩子也只是支持者而已。修炼没多久,阿姨身上的癌瘤就破了,不断的流脓和一些恶臭的秽物。对于真修的人来说,自然知道这是修炼中在清理身体,当这些恶物都排出后就好了,不需要用药物治疗。(真修的人不仅要炼功,更要照着“真善忍”的标准去做个好人,要时时刻刻的对照自己的行为,甚至于自己的一思一念。)

阿姨就这样,每天用一大卷的卫生纸包住癌瘤,几个星期后,秽物流尽了,创口也自然的愈合了,全家人真是欢天喜地啊,尤其是林叔叔,对师父和大法的感激无法言表。

很快99年7.20来了,铺天盖地的都是对大法污蔑的恶毒谎言,很多法轮功学员都进京上访,为的是让人明白大法真相后,还师父和大法以公道,给学员们一个公正合理的炼功环境。阿姨也想去,与其他家庭不同的是,叔叔和两个孩子非常支持的把阿姨送出家门,虽然当时三人都哭了,因为大家都知道邪党真的是很邪的,不分是非曲直的,阿姨很可能也会因为一句公道话被绑架。当时买了车票后家里只剩下400元了,阿姨本来拿了200,结果三人硬是又塞了100元给阿姨,流着泪把阿姨送走了。

果然,阿姨也难逃邪党的抓捕,进了派出所。可修炼人的一身正气,感动了其中的一个警察,所以又被放回来了。

回来后,就开始了在当地群众中讲真相。阿姨出去贴真相标语,叔叔就陪着一起出去。有一次两人正贴着,被暗中的恶警绑架了。在警局,恶警向阿姨举起了电棍,叔叔说话了:“你们别打她了,要打就打我吧,给我的孩子们留个妈妈吧!”就是这么一句令人心碎的话,却无法打动那些邪恶的警察。哪家没有老人?哪家没有儿女啊?可是电棍就这样闪着蓝光向叔叔的头上脖子上招呼过去。随着“滋滋”的声音,叔叔的皮肤烧焦了。

当叔叔和阿姨在邪恶中受着酷刑的时候,家里两个十几岁的孩子抱头痛哭,他们不得不快快的长大,不得不自己学习做一切家里家外的事情。他们也不得不四处奔波的去救自己的爸爸妈妈。610他们去了,国保大队他们去了,公检法他们也去了。对于一个普通的家庭来说,有哪个孩子懂得什么叫610?什么叫国保啊?可是他们早早的就懂了。当最终在大法学员及各方面的努力下爸爸妈妈都回来的时候,两个孩子对妈妈说的第一句话是:“妈妈,家里的事情我们什么都会做了……”

听了,真的是让人心酸的落泪。可是这样的魔难没完没了的落到了全家人的头上,林叔叔又被公司开除了,整个家庭失去了经济来源。两个孩子就出去找工作,挣钱来贴补家用了。每月几百元,孩子们也是一分不剩的送给爸爸妈妈,除了维持日常生活外,他们还用节省下的一点钱继续讲清真相。也许中共想不到,就是这样的打压,不仅没使静阿姨放弃修炼,连叔叔和两个孩子也得法了。真是邪不胜正啊,乌云想遮太阳,最终也只能显出自己的黑来,而人们却更加的向往阳光。我每次到阿姨家的时候,总有一种暖暖的气氛包围着我,因为有了大法,一切变的多么的和谐融洽啊!

不久,叔叔又被公检法以其它借口骗去了,并把叔叔又一次绑架了,这就是我前文中提到的。叔叔后来又在我们大家的营救中出来了,刚刚回来时的叔叔,长长的胡子覆在苍白的脸上。后来才知道,邪恶的警察不让叔叔睡觉,整天整天的把叔叔按在小板凳上坐着。以至于屁股都坐烂流脓,每次站起来的时候,板凳都会粘在身上随着起来并落下,还连续一个星期不允许叔叔睡觉,但是就算是这样也硬是没从叔叔的嘴巴里得到一个字。

直到现在,那些邪恶的610仍然会不时的到叔叔阿姨家骚扰,有时候用警车把阿姨家围上,有时候安排人到阿姨家门口去监控。可从阿姨家里常常传出来的是朗朗的读书声,那是一家几口人围坐在一起学法的声音。有时候也有欢声笑语传出来,那是大家在修炼中提高了心性能为彼此多考虑了,所以互相之间也变的更加和谐了。

这么好的功法,既能让人身体健康,又能让道德回升,对社会对人民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干嘛要造谣打压啊?真是佩服法轮功学员,在这样的红色恐怖下,居然能坦然的一如既往的坚持自己的信仰,并不断的在各方面努力讲清着真相,仿佛中共的巨大邪恶的国家机器形同虚设了。也真不知道,这么多年来,法轮功学员们承受了多少魔难和多少不公正的待遇?才能有真相大白于天下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