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6年8月20日】在北京,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后,第一站不是劳教所,而是先被劫持到“调遣处”30─40天左右,经过第一道关口就是打开两扇高高的黑色大铁门后,男女恶警分别站立两边,手拿电棍,高声咆叫,跟恶狗绝无两样。当强制大法弟子蹲下有人不从时,恶警马上高压电棍插入脖后,穿着后重皮鞋的脚狠狠的踢向弟子腿后。

接下来是强制到办公室写所谓的“保证书”,不从的就再遭受一顿拳打脚踢。和我一起被关押的一位怀柔来的农民大法弟子肋骨部位被踢的伤痛不止,影响基本生活;还有一位大法弟子眼睛被打的黑青。当上面来人时,恶警就交代下来,要问起不许说打的,说没睡好觉。

在所谓的“调遣处”这个“人间地狱”中,毫无人身自由。不足20平米的房间内4张上下铺,却住着十七、八个人。除8人在床上,其余全睡地上。一个塑料大圆桶就是晚上人“方便”(上厕所)的地方。这已经算够“开恩”了,因为只有这时“方便”是不受时间限制的。整个白天是定时“方便”的,一个班十七、八个人排队上厕所,一律限时2分钟。早晨:刷牙、洗脸“方便”全在内,不管完成没完成就往外哄。全天上下午分别领一次开水,一个一掌碗口大7-8分高的饭盆每班可领两盆,水根本不够喝。在早、中、晚饭后的那次“方便”时,口渴的人赶紧趁机喝足洗手用的水,负责洗碗的人偷偷将水留在每个碗盆里点,最上面的盆不能留水,(被发现了连这点权利都要被剥夺)回到班里后集中起来补充供水不足的困境。

当时在“调遣处”大部份时间是做包一次性“卫生筷子”。所谓的“卫生”我现在把真实情况告知大家。筷子一来,发几张反复用过的牛皮纸(破烂不堪)铺在床上,用自己那本来就不干净的毛巾把包筷子用的纸要捂湿一点,然后用脏的手(厕所是不可以随便去的,无法洗手)拿起纸一双一双包。带有三鱼字样的显得高级点套塑料袋的筷子也同样在如此环境下完成的,包好的筷子就堆放在地上装原料筷的麻袋上等待装箱。更有甚者,如果筷子来的多、要得急,白天就不安排出外“方便”了,因每个班要排好队报数太耽误时间,派一个人将用来“方便”的桶拿入屋中放在筷子边上屋角处,谁要想“方便”就在屋内解决。这是经常发生的,大家可想而知,什么“卫生筷子”全是瞎话,因为包好的筷子直接装箱转入商贩手中流入市场,所以根本就不存在消毒这一工序。

在这个“人间地狱”式的地方,毫无人权可言。妇女不许换内衣裤、袜子,因为①不给时间洗,②没有地方晾。我在的时候暖气还没停,趁“方便”时把要洗的内衣藏在盆中用毛巾盖上凑合搓两下,回来塞到暖气缝中或床下架子上,还不能让巡视的看见。我在那儿近40天,就允许换过两次衣服、洗了两次澡。十七、八个人四、五个水龙头,细细的水,根本解决不了问题,短短的时间就往外哄,换下一班,一共十一个班。而且哪个班洗澡,马上就搜查哪个班衣物。

更不能容忍的是,在2001年2月间,本来吃饭是由值班的劳教人员将饭抬到各班门口依次领饭。突然有一天上面传令,一律由警察在院中发饭,每个劳教人员要手捧饭盆,单腿跪下(双腿蹲不行),口中要说“我是××班劳教人员×××,请给饭,谢谢队长!”做不到位不给饭重来。有几位大法弟子不从,只好绝食表示抗议,最后几次单独找她们“谈”,遭到电棍的威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