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看守所民警的所见所闻

【明慧网2006年8月21日】我是一名看守所民警,在恶党对法轮功长达七年多的迫害中,我亲眼所见了法轮功学员在看守所的种种壮举和大法的神奇,大法弟子那种超越生死的精神震撼着周围的每一个人,也使我们真正感到善的力量是那样的坚不可摧。在这七年的时间中,使我这颗备受污染扭曲的灵魂受到神圣的洗礼,我也因此在恩师的呵护下走進修炼的行列,心中对恩师的感激无法言表。这里,我将看守所的所见所闻写出来,希望对不精進同修能有所促進。不当之处,敬请大家指正。

(一)护法壮举

99年大法受无理迫害之初,很多大法弟子走上了漫长神圣的护法之路。在这特殊的历史时期,使本人有幸真正认识了这群善良修炼群众,也唤醒了我尘封多年的人性良知。当时很多护法的同修被绑架到本所,他们有老有幼,有男有女,也有很多年青的大学生、知识份子。随着法轮功被关押人数的不断增多,我所民警就开始讨论一个问题,就是他们为了什么?更让人不明白的是,一般关到看守所的在押人员对自由的期盼是相当强烈的,想方设法早出去,奇怪的是这些被关進来的大法弟子,他们只要不再上北京,就不会被再关進来,但他们义无反顾的去了;他们只要写个“保证”以后不炼了就可以出去了,但他们坚决不写,很多人因此被非法劳教,判刑。

其实,很多法轮功学员在北京被警察抓时,就受到毒打了。这不是个别现象,应该是得到其上级的授权或默许,他们这样做的目地无非是想通过暴力恐吓大法弟子上京护法。他们这种毒打是不分男女老幼的,有一个60多岁的老太太就是在被抓捕时,给恶警打的很重。经过几天,从北京送回来关押时,右眼还留着一个大大的黑眼圈,在场的很多同事看到后都为同行中出现这种毫无人性的暴行而摇头叹息。当有的民警问她痛不痛、北京天气冷不冷时,想不到的是这位老人居然笑着说,没事的。

一位在科研事业很有成就的博士在北京被抓时,背上被打成黑一块青一块的,以至痛的每天睡觉时,只能背朝天的伏在床上躺着。有两位女大学生進所前曾被关到收容中转站,由于不肯说出真实身份,被该收容站指使男在押人员经常性的毒打,灌辣椒水。很多同修因为绝食,被野蛮灌食。有时为了争取在监室内炼功的权利,他们甚至被管教打骂,有时大冷天的,法轮功学员在炼功时,被从头上往下淋水。对于这些不公平对待,他们都能淡然处之。

610及恶警看硬的不行,就来软的,动员家属到所里做工作,有时甚至把老人、小孩都带進来了。当初一些同修就是在情这关下过不好,写了“保证”出去了(这些同修出去后,很多又回来了,因为我看到这些同修很多出去后,多次被抓关進来的)。

(二)一名杀人女犯的得法奇遇

当时,我所女监室关了很多女性同修,里面也关了很多的刑事犯罪嫌疑人。事有凑巧,女监室几乎同时关進了二个案情很相似的情杀案犯A和B,并且被害者都是同一个区的人。他们也是同时由中级法院的同一个刑庭审判的,但他们的审判结果却不一样,A被判了死刑,而B却被判了死缓。其实,这其中的差别只缘于他们对大法的不同态度。

杀人疑犯B被关進来时已万念俱灰,有时甚至对抗所方管理,经常因一些小事与同室人员打架。后来,一位姓陈的老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進来了,大家都叫陈姨。陈姨未修炼前得了白血病,医院都判了死刑了,后来她有幸得法了,不治之症居然全好了。她進来时,身上还有得病时化疗留下的痕迹,她的眉毛都没有了。有一点我一直不明白,除非师父保护或她运用了功能──就是在当时检查这么严格的情况下,她居然能把大法书籍带進来。

由于陈姨很有人缘,仓里的人都喜欢和她接近。疑犯B也经常和她一起聊天,陈姨就借机给她讲她得法的经历,讲真相,讲法轮功是什么,人为什么活着,让她看《转法轮》。渐渐的这名杀人犯变的服管服教了,再也不给所里添麻烦了。后来,所里的管教都发现她开始公开炼功了。她的管教就找她谈话,说给法院知道了可能会加大量刑尺度的。但她说现在终于明白了人为什么活着,其它的什么都不重要了。后来一审判决下来了,她只判了死缓,杀人犯A却判了死刑,A还为这个判决结果在给她的家人的信中抱不满哪。

同监室的人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有一名涉嫌抢夺的在押人员也加入到修炼的行列中了,真是法度有缘人哪。后来,B背写了师父的一些经文,上劳改场了。陈姨也靠正念走出看守所。

(三)恶报

上面说到的那位被灌辣椒水的同修,因为坚持炼功,被所里的一名带班领导拉出监室外重重的打了几巴掌在脸上。打完后,这位领导经过饭堂门前时,地上打滑,仰后重重的摔在地上,摔了个半死,当时脸色发青,好半天才由地上爬起来。后来这个领导还打骂了两次法轮功学员,两次都遭报了,有一次还住了几天院,但人总是不悟的,他后来病退回家了。

本地法院一庭长因为听从610的指使,判了一位同修5年徒刑,这位同修的妻子因为修炼大法被劳教,家里只有一个老人和一个6岁大的孩子。后来这名法官得了晚期肝癌了。我们局的一名局领导因为当时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后来也因为贪污受贿给判刑了。

(四)讲真相改变环境

由于工作性质所定,我也有幸接触大法真相,得法后,我有机会就将师父的新经文交给监室内的同修看,因为在里面经文对他们来说太重要了。

后来,我觉的应该克服怕心在单位里讲真相,因为这样可以让明白真相的人善待大法弟子,也让他的生命得度。由于开始基点不对,讲真相工作做的不是很好,特别是说到恶党对大法不公时有恨。后来悟到,无论其党多邪多恶,我们都不能产生恨,我们是高层的生命,对它的恨不是把自己摆到它的层次上来了吗?说明其党的邪恶,是让人摆脱邪恶控制,从中跳出来,从而在邪恶解体时不被淘汰。明白真相的人就是在得救,造就宇宙一切中的大法在正法中选择生命时,不就给这些生命的未来留了一席之地了吗?讲真相不就是对生命的慈悲吗?怎么能产生恨呢?

后来我试着再给一位要好的同事说真相,他很快的接受了。接着我给所长讲真相,给他放真相光碟,他可能被恶党毒害太深,处处维护它。但他叫我炼功就在家里炼,不要出去,我知道这对我是一种鼓励。以后一有机会我就给他讲真相,并叫他善待大法弟子。他后来也知道大法弟子是善良的,因为从不见大法弟子惹是生非的。

现在,我们所里对法轮功学员管理上比前松了很多,大家想炼功也没人制止,也没有人打骂了。一些同事也试着了解大法真相,一些有良知的同事就公开的说,历史会证明法轮功是冤枉的。

从这些我相信这些生命已经在得度之列了,也更加增加了我的信心。我以后一定要更好的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徒。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