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里程 新的考验

【明慧网2006年8月23日】

尊敬的师父,您好!同修们你们好!

我今天要向大家汇报的修炼体会的题目是:新的里程,新的考验。

1、走進天国乐团

去年11月,同修告诉我要成立军乐团,希望有条件的学员能报名参加。我听了觉得这事与自己没什么关系,心想自己从没摸过管乐,又已经五十多岁的人了,怎么可能再去学吹喇叭,所以根本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一天听一位比我年纪还大的同修说她打算去学吹喇叭,我听后哈哈大笑说:“你没音乐基础,又这么把年纪,还学吹喇叭?肯定学不会,还是省了这份心了吧。”她被我一盆冷水浇下去也就不吱声了。

一天我们去劳动,我惊奇的发现那里的同修不论男女老少几乎人人拿着一个喇叭在练习,我悄悄的问一个与我同年的同修:“你们这里每人都在练?”他说“是啊”。我一听更是感到不可思议——他们这些人能学会吹喇叭?正当我被这事困惑时,突然师尊迎面走来,我和几位同修赶紧向师尊问好,师尊看了我们一下说:“你们几个赶快去领个号,下午就开始练习吹。”我一听脑子不由得“轰”的一下,要我吹号?几天前我还在笑别人呢,现在师尊也要我去吹号。师尊的话就是法,于是我们几个赶紧到一位同修那儿领了号。虽然号领到了手,但心里却象装了个秤砣,整整一天都是心思重重,总是在想:自己能学会吗?电视台工作这么忙,我能有时间每星期都来练习?回家的路上我闷闷不乐的开着车,以前被我嘲笑过的同修现在可有话说了:“都是你们笑我,害得我晚参加了乐队。现在可好,圆号都领完了,我只好吹这黑不溜秋的管子。”但当她知道我担心参加乐队会影响电视台工作时就对我说:“只要是师父要你做的事你就一定能做好。”她的话提醒了我应该坚定地信师信法。

今天当我走过了这一段历程,当我作为天国乐团的一员而感到荣幸时,我也为自己当初的悟性差而感到羞愧,多亏了师尊的亲自指点才使我没错过这千载难得的证实法的机会。我再一次深深体会到师尊对我们的慈悲苦度之心。

2、挖出心底深处的执著

99年以后我参加过许多证实大法的项目,过过很多关,但却从来没象在乐团中这样深深的触及我心底深处的执著。我从小就很爱面子,也很要强,做事总想要比别人强,如比不过别人就宁愿放弃。参加正法项目时也经常是做协调员工作,所以自我感觉一向很好。参加乐团训练后我发现自己的進步远不如别人,心里就很不平衡,有时甚至产生要退出乐团的想法。我开始一直不明白,自己参加过这么多项目从没想过要打退堂鼓,为什么参加乐队了却产生了打退堂鼓的想法。特别是当大家集体练习时,看到其他学员都练得不错而自己却在队伍中当南郭先生时,感到自己的自尊心被严重的伤害了。一关没过去新的考验又来了,乐队要录音需要挑一批吹的好的学员来演奏,我因为自我感觉一向很好,所以认为一定能被选上,但出乎预料我却没被选上。当时我看到一些高音都没我吹的好的学员却被选上了,而我却偏偏没被选上,实在是有点想不通了,而且觉得自己一点面子也没了。回家路上我愁容满面,谁知同车的同修不但不同情我,反而笑这么点小关还过不去。我太太说的话更是噎人,她说:“你没选上我一点儿也不感到意外,你是没别人吹得好。”她的话简直把我快气昏了。

第二天当我冷静下来后我开始查找自己吹奏中的毛病,我突然想起在选拔时一位同修指出我因为气不够长而在吹奏出现不应该的停顿,他说这会影响整体演奏效果。我这才发现自己在吹奏“法轮大法好”的前奏时中间总是要换一口气,所以就会出现不应该的停顿,而且我吹奏的音色也不好听。毛病找出来了,我就着重练呼吸,很快我就能一口气吹奏出“法轮大法好”的前奏。

找出了吹奏中的毛病,我也同时找到了自己修炼中的毛病。我发现自己心底深处的执著被挖了出来,根深蒂固的自我,自己的自尊心,争强心,虚荣心,看来事小,但却成了我修炼中的障碍,使自己看不到也不愿意去看自己在修炼中的不足,养成了自我感觉很好的习惯。以前修炼中触及的多半是争斗心,怕心等执著,而到了乐团却又挖出了我心底的另一些执著。

3、以法为大

進了天国乐团不久听说又要成立管弦乐队,我的心一下子又动了起来。我从小就喜爱交响乐,上海交响乐团离我家不远,一到夏天乐队经常在草坪上练习,我就隔着篱笆听乐队演奏。时间长了我对每种乐器的声音都很熟悉,听交响乐时我都能讲出这是什么乐器在演奏。看芭蕾舞表演,别人是看跳舞我却是竖着两只耳朵欣赏伴奏的音乐。后来自己又学拉小提琴,文革下乡5年多,是小提琴伴随着我度过了这寂寞而痛苦的岁月。

参加管弦乐队是埋藏在我心底的梦想,今天我们法轮功有了自己的管弦乐队,我的梦想要实现了,心中兴奋无比,我一定要進管弦乐队。虽然我因长期没练第一次没考上,但我一点也不泄气,马上去买了把小提琴,心想只要好好练一下一定能考上。再说负责管弦乐队的同修和我很熟,实在不行就请他们高抬贵手先让我進去再说。

然而我很快发现我的时间无法安排过来,每天又要练号又要炼琴又要做其它大法的工作,加上还要炼功学法,还要上班,我就是不睡觉也忙不过来。怎么办?看来我是必须做出选择。修炼这么些年我是第一次面临这样痛苦的选择:吹号是师父亲自要我做的,电视台的工作我已做了多年,而且还担任了一些协调工作,而这些项目中拉小提琴是我最喜欢的。这时我想起了师父告诉我们的大法弟子要以法为大,我悟到了以法为大就是大法最需要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去做什么,而不是我最喜欢做什么我就去做什么。管乐团小号手本来就不多,虽然我吹得不算好但也算是主力之一,再加上自己曾经是腰鼓队的有较丰富的游行经验。我在电视台是负责技术工作的,我们的部门都需要有技术特长的职业人才,所以一直严重缺人。相比之下我的小提琴水平只是一般加上多年不练,如能進乐队也只是凑个数而已。虽然我明白的一面告诉我应该放弃進管弦乐队,但想到自己快实现的梦想又要破灭时那种难割难舍的痛苦是其他人难以体会的。这时我想起师父在《越最后越精進》中讲的:“但是在实际修炼中,痛苦来时、矛盾冲击心肺时,特别是一旦冲击了人的那顽固的观念时,还是很难过关,甚至明明知道是在考验也放不下执著。特别是大法弟子又是在这个充满诱惑的所谓现实社会中修炼,对观念的改变就更难、也更重要。” 我不禁问自己:你怎么就这么执著進管弦乐队?将来等你圆满了回到自己的天国,你爱参加什么乐队就参加什么乐队,但现在是正法的关键时刻分秒必争,你应该把时间用在最需要你的地方,你难道就连这点执著也放不下?想到这儿我一下子觉得自己从深深的执著中解脱出来。

4、相互帮助共同進步

我很幸运,我的太太也是天国乐团的学员,我们不仅一起经常练习,而且也不断指出对方的不足。开始我太太一直说我小号吹得很难听,我虽然心里不服气,但还是悄悄的注意修饰自己吹奏的声音。后来她就不说我吹得难听,有时还夸奖我声音吹得不错。正当我有点得意时,她又找出了我新的毛病,说我吹奏时表情很难看,皱着眉头一副苦瓜脸,而且还说我每次排练都喜欢坐第一排,她看着我就难受。我听后赶快对着镜子看看,果然表情不太好看,于是我就在吹奏时注意自己的表情。我太太以前不会五线谱,当乐队要求看五线谱练习时她却学其他学员的样在下面注上简谱,还说这样来的快。我就说师父讲过我们遇到关和难不能绕着走,否则我们就是拖了个包袱往前走,我说你要用简谱注解你就永远也学不会五线谱。后来她不用简谱注解,不仅很快就学会了看五线谱,而且读谱能力也大有提高,现在她即使拿到一个比较复杂的新谱子也能基本准确的吹奏出来。

我和我太太都已五十多岁了,手指的灵活与反应都比年轻人要差一些。中国有句老话叫“笨鸟先飞”。所以做任何事情我们都先走一步,只要一有新曲子我们就赶紧练习,并试着俩人和练,这样到整个乐队排练时我们就比较容易跟得上。没有新曲子时我们就吹一些练习曲或自己选些曲子来练,努力练好基本功。

5、任重而艰巨

我和今天在座的其他学员都一样,我们是无比的幸运的,因为我们是师尊亲自选定用文艺的方式来证实大法,我们是无比幸福的,因为我们是在师尊亲自指导和关怀下走在我们的修炼路上。这几年来我们虽然为大法作出了一些付出,但与师尊今天给我们这无与伦比的荣誉相比却是微不足道的,我一直在想面对师尊今天给我荣誉我该如何去做,才不辜负师尊对我们的期望。天国乐队成立后我们虽然以最快的速度达到了上街游行的水平,并在短短的几个月中就参加了二十来场游行,起到了清除邪恶震撼了世人作用,但我们的演奏水平还是有很大差距的。如果我们的演奏水平能提高的话。那我们就能有更多证实法的机会。我们都知道师父要求我们大法弟子所做的项目都要逐渐达到高的水准,而乐队是一个严密的整体,一个乐队的水平取决于每个演奏员的水平。如果一个好的乐队,哪怕有一个演奏员的水平不行就可能把整个乐队的水平拉下来。而我们大多数人都是半路出家,平时练习的时间又有限,要想在短时间内达到一定的演奏水平难度是非常大的,这就需要我们每个人艰苦努力的付出,这就需要我们抛弃自己的执著轻装上阵,这就需要我们发挥神的一面去完成我们的历史使命。

师父已为我们每个人都安排好了最好的未来,师父已把我们99年7.20前得法的学员推到了我们原来的最高位置,但我们能不能修到我们原来位置,这就要看我们自己的努力了。同样我们的演奏水平能不能达到师父的要求,就要看我们能不能去努力付出了。

既然今天我们选择了用音乐的方式来证实大法,那这也就是我们修炼中的一个重要部份,让我们每个人从自己做起刻苦努力,使我们的天国乐团能达到师父所要求的水准,这是证法的需要,也是我们史前的洪愿。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以上发言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