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乐曲《烛光》想到的


【明慧网2006年8月23日】师父好!各位同修好!我今天交流的题目是:从乐曲《烛光》想到的。

我叫陈刚,有幸在天音乐团里面吹大管。大家可能不知道,有几次,我都是含着眼泪演奏《烛光》这支曲子的。每当我想到师父讲的,这个节目要表现“善”、表现“无怨无悔”。我就强烈的感受到那种无限的慈悲和伟大的内涵。

我想到了那无数被迫害的可敬同修们,包括自己所认识的失去生命的同修们。他们的真诚、正念、音容笑貌,以及与他们共度的一点一滴。有时我觉得如果不是师父护佑,我也会过早的被邪恶夺去生命。我似乎听到他们的心声,感受到在天国的他们对我的殷切期望。我感激师尊把“善”、“无怨无悔”的伟大内涵与境界,授予了成就了果位的大法弟子们。是师父,把红尘欲海中沉浮的人度成了神,成就了宇宙中无可比拟的荣耀!师父在《美国首都法会讲法》中说:“只有大法弟子的修炼、救度众生这是实实在在的,只有大法弟子的提高、只有大法弟子在这个过程中树立的威德那是永恒的,那是为着未来的。其它的算什么呢?什么都不是,这期间一切起了干扰作用的都将在偿还中解体灭尽。”我们的一些同修尽管被旧势力迫害的失去生命,但我知道师父正法是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的。我甚至期待将来或许有一日,我们会与天国里的同修们重逢,共同向慈悲、伟大的师父感恩和致敬呢!

话说回来,写这篇交流稿的原因,主要是觉得自己修的不够精進。一个主要问题是对自己救度众生的责任,在正法中的责任认识不够,对自己生命的负责成度也不够,时常放松对自己的要求,甚至做的非常差劲。作为修炼中的人,在迷中有时对师父的洪恩和加持表现的麻木,而我这方面也非常突出。于是我就想借这个机会,理顺一下自己的思绪,回顾一下这些年的经历,把压在心中很久的话说出一点点。感谢师尊为我做的一切,也是帮助我树立正念,督促我更精進的修炼和助师正法。

我一生中感觉最幸福的时候,就是迫害前那段得法、修炼的那段时间了。我清楚的知道,没修炼前,我在常人中沉沦,被污染中造业重重,内心痛苦彷徨无奈。是师父洪传宇宙大法,“不计过往之过”,把我这一丝良知尚存的生命洗净,地狱除名,加持提升。这对于旧宇宙生命来讲,简直是破了天荒的殊荣和幸运啊。我得了法,乘上了法船,在师父的法力加持下奋力精進着,我见证了自己脱胎换骨般的身心巨变,见证了大法的明慧高远,感觉到一种从生命深处传来的无比喜悦,似乎明白了从此生命的航程已经转向了光明,美好。这见证和感激加强了我对师父、对大法的正念,是我心中最纯、最稳固的一片净土。

然而我的修炼提高,却被旧势力虎视眈眈,在邪恶的迫害中,由于我学法不深,在严酷的考验中,没有守住正念,确切的说是用人心看待法却麻木不醒,执著不断的放大,正念越来越削弱,结果几乎被旧势力迫害的“船翻帆断”,一蹶不振,生命再次濒临堕落销毁的边缘。

在那无边的黑暗中,偌大的旧宇宙,有谁能帮我走回来?哪里是希望?是师父,只有师父,没有因为我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错事而放弃我,师父用旧宇宙智慧中所没有的大善,无怨无悔的用真善忍的法光,照亮了无边的黑暗!在我从劳教所出来以后最低沉的时候,师父安排我接触到了一些很好的弟子,帮助我鼓励我;在看书看明慧网的过程中,师父带我逐步树立正念;当我心惊肉跳的开始发真相资料时,师父保护我,避免被邪恶再次严重迫害;我从没想过能到美国来,在师父的加持下,居然一切顺利,不到几个月的时间,同是修炼人的妻子和我两个人,就已经站在美国的土地上了。

第一次烛光守夜,就是我们才从中国来到美国两天后。那是在2003年华盛顿DC法会期间,当我加入到千百个大法弟子当中,把一盏盏烛光捧过头顶时,内心百感交集。我要从头再来,我要努力跟上,我要为我受难的同修们讨回公道。当时心中还萦绕着一种壮烈、悲愤的常人情感。但是在随后的做三件事的过程中,师父不断的帮我清理,加持正念,提高认识。

记得我所参加的第二次华盛顿DC烛光守夜活动中,我帮着读出一个个被迫害致死同修的姓名,内心一次次的受到冲击和震动;第三次,我和同修们一起流着泪听国内同修纪念刘成军的文章,看到了自己的差距,为有如此了不起的大法弟子而感动不已……第四次华盛顿DC烛光守夜,我作为天国乐团的一份子在现场演奏;第五次,虽然没能去华盛顿参加活动,但我已经在天音乐团的排练中,用心的演奏着《烛光》了。几年来的修炼成长,使我摆脱了黑暗的阴影,回到奋力精進的修炼中,回到了助师正法的洪流中。

想到了为众生耗尽一切的伟大的师尊,想到师父为我这个小小的生命所做的一切,我就觉得我的整个生命都象被清洗了一遍,一切执著都渺小了。我觉的我的整个生命其实都是在师父的法力和洪恩中再造的。

这就是为什么我想讲出来--我要时刻警醒自己,加强正念,明白现在的一切都来之不易;我要珍惜自己的修炼,珍惜助师正法的机缘,因为这其中容贯着师父的洪大信任和期许;我要珍惜自己的生命,尽我所能做的更好,因为这生命中沁透了师父的救度,付出和洪恩。我觉的似乎应该这样认识:这个生命已经不完全是我的了,我有责任。如果做不好,就等于是对师父,对神,对宇宙的犯罪。所以,真诚希望同修们多指出我的不足,大家共同精進,做好师父让我们做的每一件事。以上个人认识,理解有限,不当之处恳请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