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军乐团吹号的一点体会

【明慧网2006年8月23日】我是今年2月新年晚会结束后加入军乐团的,正好赶上正式编制的最后一批。接下来的练习主要是在家里自学,因为来晚了,其他同修都已经吹会了前面好几首歌了,我们连1234567都不会,心里挺急。刚开始的几天,老是练习吹长音,谈不上吹曲子。听其他第一批乐团成员交流,说道他们练习吃的苦,令我顿生敬畏。想到自己连五线谱都不识,乐器自小到大没碰过,又是后来的,实实在在算得上是个“笨鸟”,笨鸟应该先飞,可我还偏落个后飞。好在我正念还足,信心也有,接下来的就是勤练。

师父教导我们“三合一练习”,即指法、识谱、吹曲一起上,我尽量按这个要求去做,相信大法的威力,不受常人理论的影响,结果在不长的时间里赶了上来。这使我想起师父在中国刚传法时,为了推广和普及气功,将功能分给一些弟子,使他们能看病、祛病一样,其实都是师父在加持弟子。我们后来的乐团团员没有第一批吃的苦多,比如我自己就没有嘴起泡、吹烂和整体身体的消业过程,我的理解是因为前面的乐团团员已经在整体上过了该过的关,吃了该吃的苦,形成了一个整体乐队的纯正修炼环境,才会使我们后来的魔难减少;师父的慈悲加持更使我们尽早赶了上来,从而达到与整个乐队的同步。我深深体会到:参加天国乐团吹号,与常人的任何音乐团体有着根本的区别,就是他是跟正法连在一起的,是正法的需要,所以一切的能力是大法给予的,但是前提条件是个人能正念正行。

我在练习吹号时,碰到不会的,吹不好的就分小节吹反复,或者慢吹,然后再连吹。我注意到呼吸和运气的重要性,如果呼吸不当,平时能吹好的音到时也不行,所以在吹号前,先调整好呼吸;吹号时,也不要只用蛮力,细心体会嘴形的变化、运气的状态,还有意念很重要,在吹号前想一想该吹的曲子,最好能背下来,对曲子心中有数;想象自己吹出的每一个音都很圆润,不是一束射线,而是一个个圆圈;还有就是有意识的用意念去控制吹出的音量大小,如果自己连控制音量的想法都没有,嘴巴吹出来的音当然就不可能被控制。

另外,号是法器,也是生命,我们对它的态度也很重要,每天都应该吹它,和它交流,爱护它,定期保养它,这样双方才能达到最佳的配合。有时很忙时,好几天都没有碰号,我心里会感到内疚,再次拿起吹号时,我会和它道歉。我发现吹号时的心态很重要,如果心里很愿意吹,心定神闲,不慌不忙的吹,就会吹得好,事半功倍;相反,如果为了完成任务,心里不悦,心慌意乱的吹,就吹得很不好,反而事倍功半。我想因为这里有修炼的因素在里面,所以吹号的时候也有心性的考验。有时怎么吹都吹不好,音也不准了,高音也上不去了,气喘吁吁了,我就会停下来想一想,是呼吸的问题,是嘴形的问题,还是心态的问题,休息一下,找到问题所在再接着吹。

说说合练,记得第一次参加合练时,简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在家里明明已经能吹“法轮大法好”了,可是一合练,就被小号主旋律给带跑了,结果忘了圆号的旋律,等一遍吹完了,也没回过神来。真是傻眼了,只有听的份,急得直出汗。后来慢慢体会圆号副旋律和小号主旋律的配合,感到光知道自己的旋律,没有整体观是不行的,大家合奏,就是协调,和谐,既要有个人技术,更重要的是通过配合来体现和谐的完美。说到合练,我感到每一次机会对我都很珍贵,指挥耐心细致的指出每一种乐器的特点,在一首曲中的作用,应该体现的风格,以及整体效果的体现,令我受益匪浅,真是眼界大开。特别是到加拿大与他们交流后,更感到我们这里是得天独厚,既有师父的慈悲呵护,又有陈指挥经验丰富的专业指导,还有这么好的室内外练习场所,真可谓占尽天时地利人和,再怎么珍惜都珍惜不过来。

识谱也一样,刚开始时,所有的谱子都给标上了1234567,特别是新谱子一发下来,我们几个新来的就抓瞎了,赶快找一位懂五线谱的给翻译成简谱,有一次有几个音给翻译错了,我们也不知道,照样吹,好在人家自动给我们更正了,才避免错误。分队长跟我们说:不要再写简谱了,这样永远都不会五线谱的。被逼得没法了,就死记硬背的记了几首五线谱的曲子,终于有一天,新谱子发下来时,我们几个新来的都没有再写简谱了,这一关算是熬过来了。

谈谈游行的体会。从2月份進入乐团到现在,我一次游行都没有落下。记得第一次参加的是今年2月26日洛杉矶唐人街的游行,从拿到号到游行才两周的时间,压力比较大。但我很重视,记谱、背谱、练习都认真去做,在飞机上还在温习谱子。另一方面,干扰也很大。一上飞机身体就开始有点不适,慢慢越来越厉害,打喷嚏、流鼻涕、流眼泪,头昏脑胀,身体无力,我知道这是干扰,就加强学法、发正念,虽然抑止很多,但干扰没有完全停止,游行坚持下来了,但游完后嗓子哑了,说不出话了,这一关没有过好。第二次干扰又来了,相同的状态,而且来势凶猛,这回正念比上次强了,认识也更清楚,就发正念铲除所有干扰和迫害的邪恶,立刻停止干扰。结果正念一发完,就不流鼻涕了,人也清爽了,所有症状烟消云散。感谢师父的慈悲,让我感受到发正念的强大威力,后来的游行,就几乎没有那些干扰了。

4月1日旧金山唐人街的游行,我体会颇深。那天天气阴沉,预报有雷阵雨,头天和当天清晨都在下雨,在我们集合时,头顶乌云翻滚,大家一直在发正念。出发时,已有零星雨点,但乐队队伍照样整齐有序的行進,我和我的圆号交流:圆号能参加正法,对它的生命是最好的,所以要珍惜,我们都要以最纯净的心态来吹,要用最强大的正念来吹,虽然那天路较远,吹号时间长,又有很多上下坡,结果坚持下来了,吹得比较理想。在大家整体强大正念之场的作用下,眼见着天气由阴沉到晴朗,最后云开雾散,阳光灿烂;气温也从阴冷到温暖,能明显的感到铲除了邪恶、清理了另外空间后的天清体透,切身感受到了天国乐团的无比威力。

今年夏天繁忙的游行基本告一段落,我很清楚自己的水平只是在游行这一最基本的层次上,离师父对天国乐团的要求相差甚远。就好象是“返修”一样,师父加功给加到能游行的水平,可是基本功还得自己去练,去提高,从下往上补回来。自己心态好的时候,每天能坚持30分钟到1小时的练习;不好的时候,就偷懒,几天也没吹号。我觉得还是认识上的不足,没有真正悟到作为一名天国乐团成员在正法中的责任,和通过乐队来正法的重要意义。这次通过写心得体会,也迫使自己好好回顾了一下6个月来在乐队中的修炼,相信会对自己也是个促進。我深知有很多修得好的同修没有发言,我在这里只是班门弄斧,抛砖引玉。没有师父的慈悲呵护,没有陈指挥耐心专业的指导,没有同修的鼓励和帮助,就是以上的小小進步也是不可能的。我非常感谢天国乐团这个大家庭的每一员,非常自豪有这样一个好的修炼环境,我会更加精進,不辜负师父和同修的期待。

不当之处,敬请慈悲指正,谢谢大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