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师尊的话做,就能解体邪恶的迫害


【明慧网2006年8月23日】今年年初,我市数名同修被邪恶抄家,电脑等被抢走,一同修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现已被非法关押在合肥女子劳教所)。全市大法弟子统一行动,每晚七、八、九、十整点发正念的同时,揭露市610迫害大法弟子的小标语一夜之间贴满了全市大街小巷。它们于3月底疯狂抓捕大法弟子送到洗脑班,就在我送经文的路上,被几个恶警将我推入警车劫持到派出所,我当即镇静下来,知道眼前发生了什么事,也明白此时此刻应该做什么,我不惊不慌不失时机的向搜我身的女警察、门卫、及去派出所办身份证的居民讲真相,告诉他们迫害法轮功没有法律依据,违反宪法,是犯罪行为,天理不容。我讲自己身体上、精神上发生的巨大变化,十年没上过医院,没吃过一片药,曾经欺负我的、往死里整我的所谓仇人也不记恨了,捡到几百元钱主动还给失主,是什么改变了我,这一切都是大法,大法使我健康,大法教我学会了宽容、没有敌人,大法教我事先想到别人。女公安直点头,看守的人连连说:“我看得出来,你们炼功人素质高。”忙拿椅子让我坐下,此时,又一警察手拿纸笔审问我,我断然拒绝,不配合,不回答,不签名。

天黑了,警车把我带到很远的地方,下车一看,大院子里黑压压站一群公安,我厉声喝问:“这是什么地方,你们为什么深更半夜劫我到此,满地的贪官不去逮,专拣好人抓,这就是当今的人民警察,丧尽天良的警察!”两个恶人拧我的胳膊,将我推到楼上一房间里,有床、被、桌子,顿时拥上来几个中年女人围着我,伪善的劝我,企图让我放弃修炼,我才知道这是邪恶办的洗脑班。而这些人也是深受邪党造谣媒体及党文化毒害的众生,我牢记师父的话,“大法弟子已经成为众生得救的仅有的唯一希望”(《正念》)。今天我来到这里,就是救度她们来的。

我开始讲真相,讲大法洪传八十个国家和地区,大法给人类带来美好,大法弟子是一群守法的好人却无辜遭迫害,告诉她们天安门自焚漏洞百出,善恶有报是天理。我反过来劝她们别干蠢事了,真修者绝不可能放弃修炼,又向我身边的公安讲红眼石狮的故事,而当今的大法弟子正如那位村妇一样,并且冒着被罚、被抓、被关的危险讲真相,为了什么?就是为了救人,这么好的一群人,你却将他们投入牢房折磨,你忍心吗?这样善恶不分不怕遭天谴吗?这个公安低着头,一声不吱,这时外边传来声音:“这里转化班不要她,找分局,分局又没有人,怎么办?送到哪儿呢?”“交给我吧。我就是×××,我们单独谈谈,好吗?”

我知道这人是市610的头儿,欣然答应。这一夜,大法源源不断的给我智慧,我首先铲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再讲法轮功是什么,江××为什么迫害大法学员,江××已被多个国家起诉,“九评”的传播使中共恶党惶恐万分,集中营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已惨绝人寰,灭绝人性,讲到几位有识之士的明智之举。我心里充满善念告诉他“你为什么不给自己留条后路呢?中共解体了,你怎么办,中共能给你官,给你钱,却不能给你生命打包票,什么能有生命宝贵呢?”他开始还歇斯底里“中共要真倒了,把我枪毙。”我進一步向他讲透,“不管什么党,它迫害大法,最终都逃脱不了被淘汰的命运,它的解体也是必然。今天我们谈也是给你的机会,我希望你被救度。”

第二天天亮,他拿着从我家抄出的一包真相资料、“九评”等将我带到市公安局,我又向提审的公安及司机讲真相,我讲到我国古代预言、推背图、梅花诗、饶饼歌,都预言到了今天天下发生的大事,庙宇里三千年一开花的优昙婆罗花开放意味着什么,大是大非面前不能糊涂,不要轻信一言堂的媒体宣传,凡事兼听则明,偏听则暗,又例举了我市毒打大法弟子遭恶报的警察事例……

公安一再追问那一包资料的来源,我平静的告诉他,“资料的来源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这里面写的内容,你们仔细看看,对你们将来有好处。”“回家吧。”610头儿叫我走。就这样,我从派出所到洗脑班,从洗脑班又到另一派出所,又到公安局,逢人就讲真相,整整二十个小时,不渴、不饿、不惊、不怕,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堂堂正正的走出公安局。

回家十来天,据一同修分析,市610头儿去上面开会,第二天就回来抓我,我被迫离开了家乡,流离失所了。在异乡的一个多月里,我冷静的思索,反省自己的一思一念,漏在哪里:

1、当地公安提出要去我家时,我不是正念使用神通保护资料或请师父帮助,而是担心资料被搜,由于人心的冒出,结果还是被搜去了,师父早在《转法轮》里讲过,“气与气之间哪有制约作用?”

2、平时讲真相时遇到不愿听的、抵触大法的,我就急躁,不是慈悲耐心的把真相讲到位,而是畏难情绪重,甚至放弃了,包括家人。

3、我们几个同修经常意见不统一,遇到矛盾争执不休,甚至互相埋怨,多次不欢而散,问题来了,不是向内找,整体提高,而是强调自己,放不下自我。

4、我自己从牢里出来几年了,环境变了,人的惰性也出来了,三件事时紧时松,学法也象完成任务一样。

我有这么多没放下的东西,使邪恶有了迫害我的借口。我不停的反复背颂平时背下的师父的法,细细体会大法的深刻内涵,清洗着自己头脑里的不好的物质,用大法归正自己的思想,身体顿觉轻松,头脑非常清醒。

当我背到师父2005年《美西国际法会讲法》最后一段时,我立刻悟到了我应该回去,我是大法徒,我肩负着救度众生的巨大使命,回去面对一切,做我该做的事,这才是我修炼的路;再说,有师在,有法在,“谁惧谁呢?”我全身充满了力量,回家了。

回家没几天,蹲坑的公安乘家人开门溜了進来,我理直气壮的问:“你来干什么,直讲!”紧接着又窜進来几个便衣公安,我目光直视着为首的一人,对着他发正念。这个公安头越来越低,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上面要求我们对你又打又罚,不然你还要活动,今天我们好不容易找到你,就是要拘留你,你准备拿东西跟我们走……”最后声音小如呓语。我正告这个公安,“告诉你一句话:迫害大法弟子就等于迫害你自己。”

到了公安分局,叫我在拘留证上签字,我不签。又见到了市610头儿,我再一次向他讲真相,阐明利害关系,告诉他,你们跳不长了,与邪恶中共为伍的人终究要被绳之以法,你拘留我我不怕,真正害怕的是你,要知道你迫害的是信仰“真善忍”的修炼人,你欠的这笔债今后要加倍偿还,再行恶下去,就偿还不清了,现在将功赎罪还来得及,不然,下场是可悲的,讲准确一点,是‘可怕’的。这610头儿麻木的站在那儿,一句话也没说。

警车将我送到拘留所,我向司机和拘留所看守人员讲真相,讲大法教人诚实善良,也要明是非,分善恶,有良知,法律也讲惩恶扬善,你们迫害好人是有罪的。

拘留所的人员对送我去的公安说:“这个法轮功太顽固,来到这个地方还在口口声声宣扬大法好,给她关起来,我不信治不好她。”我不为所动,仍然推心置腹的向他讲大法真相,同时发正念铲除拘留所另外空间的一切邪灵烂鬼,我坚信我们伟大的师父真切的就在我的身边看护着他的弟子,我已经看到我们光明的前途。

约十分钟,我头部一下子阵痛起来,双手抽搐,太阳穴又剧痛起来,竟坐不住了,倒在椅子上,看守人员要求将我全面体检不收。又过了一会儿,看守人员说,“不用检查了,她有严重疾病,快带走吧,别在我们拘留所出事,我们不收。”送我来的公安也乞求我,“快想大法,别给我带来麻烦,你死这儿,我担不了责任,我看你一讲到法,就神气了,你想法吧。”就这样,慈悲的师父又一次保护我,拘留所没進,公安将我往回送。

两次洗脑班、拘留所的拒收,使我深深体会到任何环境下都要牢记自己是师父的弟子,尤其是面对邪恶迫害时,坦坦荡荡的正面证实法,真正没有了人心,用神的一面来正法,邪恶之徒避之犹恐不及,还敢迫害吗?

最后让我们重温一下师父在《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的一段法:

“无论你们身在异乡还是在直接被邪恶迫害的环境下,都应该表现出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来,使邪恶胆寒。邪恶表面上咋呼,它内心里在害怕。你们是大法弟子,你们内心不能害怕。如果一个修炼的人真能够放下生死,那生死就永远的远离了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