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破除旧势力迫害的点滴体会


【明慧网2006年4月21日】两年前,在从劳教所回来的路上610的人对我说:对你还有要求,首先抓紧调养好身体尽快上班;再有回家后不要和以前的功友串联;离开本地须请假。我当即回绝:我在本地无亲无友,有困难不找功友,别人谁能给我帮助。再者,公民有交往自由,我愿找谁就找谁,这是我的权利。

三个月后,他们催促我上班,给我安排打扫卫生之类的岗位任我选,我又一口回绝:我不是“四类份子”,不须劳动改造,这些我一样也干不了。我好好的身体,一年的时间就被劳教所摧残成半残废,现在走路都不稳,让我干体力活这不是继续迫害我吗?我要求回原岗或继续休息。

他们从新商议后把我安置在基层一个单位,没给我安排业务和位置,其实仍在被监控中。

因我被迫害的肾功能衰竭,全身关节肿痛、变形,不能保证工作时间,他们恶狠狠的要求我干足八小时,我就又回绝:我是需要卧床休息的人,能撑下你的八小时吗?而且都没有给我安置座位,那是上班吗,被人监视的滋味这么好受吗?你们挑起职工对我们的仇视,这种环境对我身体的恢复是有利还是有害?既然希望我快些康复,就应给我一个宽松环境,我也不愿看冰冷的面孔。告诉你们,对我这样是有罪的,这笔帐我一笔笔的都给你们记着呢,大审判的时候跟你们算总帐!都是一个单位的人、怎能下如此毒手。他们气馁:那身体不舒服可早点走,上午下午都要来。我说:我愿来就来,愿走就走,我不是你的职工,没有义务遵守你的工作制度。他们只好作罢。

他们每月只发给我最低生活费,还故意扣我生活费,我就去找恶人质问,他们说:你缺勤当然要扣工资了。我说:你先弄明白,我不是你的职工,我跟你们没有劳动协议,不须遵守你的考勤制度。生活费不是工资,你们不能剥夺我的生存权。要我遵守考勤制度,那么第一、首先恢复我的职工身份;第二、享受奖金;第三、享受劳保待遇。如此,我会自觉遵守劳动纪律,否则你无权扣钱。他们说:恢复公职有条件,要写对法轮功的认识,保证彻底转化。没有认识,610不批准。“我的认识就是:共产党杀人放火、强奸妇女、无恶不做,你要,我就给你写上。”他们慌忙说:你要写这个还不如不写。我说:狼吃了羊,还要吃剩下的骨头给他作揖;江泽民害的我家破人亡,差点要了我的命,反而要我给江××歌功颂德?他们语塞。

我说,如果你的父母被人打死,别人还要你向凶手赔礼道歉,你能做的到吗?我本来就是好人,你要我往哪里转化,转成象你们一样腐败吗?有罪的是共产党。他应跪在我的面前请罪。他们又给噎住了。我说:江××我都不怕,还怕你们吗?作为人,我尊重你;作为我的上司,我遵从你;但是你选择与邪恶为伍、迫害大法弟子,我决不屈服于你!

一次我说:共产党快死了,就象那个大公鸡被斩断了头放了血还在那蹦跶,但蹦的再高也蹦不了几天了。他们惊道:你怎么敢说共产党?我说:共产党做的缺德事还少吗?我家三代人受他迫害,居然都是为他卖命后遭残害。他杀完了地主杀资本家,杀完了“国民党特务”杀知识份子,最后连他的“同志”也要杀,那是人吗?他们哑然。

开始的时候他们粘着我,逼我放弃修炼,我说:你能保证我不长病吗,你能保证我不死吗?如果你能保证,我就放弃,不能保证你就免谈。我炼功只为了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我们工薪族怎能和你们腐败阶层相比,你们就是得了绝症钱都花不完,而我们工薪阶层连感冒也感冒不起,你让我放弃修炼不就等于叫我放弃生命吗?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仁义礼智信,这是做人最基本的道理,一个忘恩负义的人你认为是好人吗?医生为我看好了病,我不应感谢医生吗?怎能再骂医生?

一年多的时间里,我家门前马路上经常警车乱窜、滞留,甚至半夜都在楼前守候,我虽然有压力,但不予理睬,每天下楼照样见到熟人就讲我这几年遭受的迫害,即使在警车旁也照说,就是让他们听,我的身体是最好的迫害例证,谁看到都会叹息,都会同情。恶人说:你怎么到处说我迫害你。我说:你做都做了,还怕说吗?你既然敢做,我就敢说,见一个说一个,你不怕丢人我就使劲给你张扬。什么时候不做了,我也就不说了。

每星期我都要几次去找处长要工作,并当面揭露他对我的迫害,后来他就开始躲我,我说既有今日,何必当初。“文革十年”杀人的时候人都疯了,以为杀了白杀,结果怎样,还不是杀人偿命。法轮功的事能没有结束的一天吗,迫害者能逃出天谴吗?到那时能跑了你吗?为什么不给自己留条后路。为什么继续添加你们的罪恶。快快赎罪吧!

曾有一次恶人拿着揭露当地邪恶的小册子说:你看这上面说我和×××迫害你,我哪有迫害你啊。我接过来翻了几页说:这上面一点也没说错啊。他又说:是不是你写的。我说:你以为民众还那么傻乎乎的啊,说不定你身边就有明白真相的人,你不小心说漏了嘴,就让别人给上网曝了光。他一急结巴道:谁谁说是我说出去的,我没说。我又说:这小册子给我了,回去好好看看。他急忙抓过去:还得上交呢,有登记的。我始知原来真相小册子下发各厂。替我们传播真相。我们处里“保鲜”会上也“帮忙”传播了一下。

有时觉他们好可怜,因为他们被共产邪灵玩弄于股掌之中,没有自己的思维,不免为他们落泪。后来当他们的气焰消失后,我真的很替他们难过。我对他们说:其实我也知道你们是很不容易的,为保乌纱帽两头受气,但是为什么不用自己的脑子好好思考一下,自古到今杀人偿命是天理,共产党倒台的时候,你不得去当垫背的吗,值得吗?

很多时候我都是用人的这层理去驳斥他们的言语,当我摆出许多做人的道理时,他们往往瞪着眼睛憋不出一句话来,马上转换话题。当然这要正念很强的去做,如果正念不是很足,邪恶也是很疯狂的。在劳教所面对恶警我也是告诉他做人的道理,叫他先学会做人,恶警气跑了好多天,后来说:我就气我自己,为什么就驳不过你的理。

由于我区揭露当地邪恶势力的力度很大,邪恶气焰逐步消减,有的在赎罪,众生在觉醒。但因为多方原因,我职工身份还未恢复,不过已有很大改善,环境也越来越宽松。我想,何须刻意去过什么关,我只要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就在否定着邪恶的安排,所谓的考验就会自行瓦解,我根本不必在破除经济迫害的关上打转转。

在完成这篇文章的过程中,我正念越足能量场越强大。当然以上只是修炼中的一个侧面,还有对没过好的关的反思,还有证实大法的感悟,有做了错事的悔恨,有同修间矛盾造成伤害的歉疚……

由于曾向邪恶妥协,我的生命承受了不可承受的重负。每一次的举步,都被旧势力死死的拽住。从魔窟走出来的人,或多或少都带有被浸染过的痕迹,要想尽快清除这些痕迹,必须有坚定的修炼意志和对法的正信正悟,才不至于消沉,才能跟上正法進程。当从新从常人层次起步,又一步步的修上来,才知背叛大法是多么的可怕,洗净被污染的肌体需要多么大的付出,那些甚至是毁灭性的考验真的是少一点点正念就要被拖下去的。

就这样,我从跌倒的地方爬起来,一步步一撞撞,这中间有艰辛、有消沉、也有徬徨。但我终于站稳了,“大法弟子”——何等的重任,我更加深刻体会到这一称号的广博内涵。我因感于佛恩浩荡而痛哭,因师父的洪大慈悲而倍感温暖。虽然我还有许多执著,还有人心,但我一定不负师尊厚望,精進实修,完成史前大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