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解体洗脑班

【明慧网2006年8月25日】2005年7月19日,黎塘监狱十八监区恶警领导对我说:“我已经对你失去信心了,把你送到出监队去吧。”在这个监区的三个月中,为了证实法和救度众生,我不配合邪恶,坚决拒绝邪恶强加给我的劳动任务,遭到恶警恶人的吊扣、罚站、罚蹲、不准洗澡、不准睡觉、不准吃中餐等多种迫害。在反迫害中,我有机会就讲真相,恶警对我既害怕又拿我没有办法,不得不把我送到出监队。

到了出监队,遇到认识的功友庞寿光,他不好意思的说他已经“转化”了,我问他转化的原因,他说在转化班能与更多的功友交流。我直截了当的说:“这是转化的借口,你知不知道转化是错的,如果你不走正回来,那意味着什么你知道吗?”他听我一说,表示要走正回来。从他的嘴里我才知道黎塘监狱在今年四月份开始就办了洗脑班,对整个监区的大法弟子进行了新一轮的迫害,利用转化了的人做所谓的“转化”工作,分别在八监区、五监区、一监区办了三个洗脑转化点,整个监狱已有近十个人“转化了”。邪恶见有空子可钻,在十九监区(出监队)又办一个点,这个功友就是这个点的所谓“负责人”。他说:“明天徐文西是我的第一个转化对象,那我就不叫他转化了,不再配合邪恶了。”我说你有这个想法就好。

第二天徐文西来了。徐文西是个七十几岁的老弟子,玉林人,在入监队时我就认识他了,因坚修大法被邪恶判七年,尽管邪恶迫害,仍然动摇不了他修大法的心。见到他,我说:“你一定要坚定,不能让邪恶的阴谋得逞。”文西点点头。“红袖章”见我俩说什么,马上过来干涉,我说你不配合邪恶他就没有办法,文西坚定的点了一下头。

第二天邪恶早早就叫文西和庞寿光过去了,恶警强迫看攻击诬蔑大法的电视,假惺惺的与文西所谓的谈心。文西根本不理他们那一套,不配合他们,一言不发。连续几天,从早上六点到晚上十二点,不准文西睡觉,妄图采取疲劳战术把文西搞垮。文西识破他们的阴谋,拒绝说话,拒绝写四书,邪恶人员没有办法,只好强迫文西的儿子过来做所谓“思想工作”,从情上动摇他。无论恶警或他的儿子好说歹说,文西就是不转化,最后恶警没有办法,让文西儿子代替在拟好的四书上签字,算是完成了“转化任务”,滥竽充数。

而庞寿光呢,因为根本没有起到“转化”作用,邪恶人员已经意识他开始清醒了,反过来找他谈话洗脑。庞寿光思想还处在不稳定阶段,恶警抓住他不放,问他是不是因为我才所谓“反弹”的,庞寿光说是他自己的事情,“转化”是错的。恶警说不过来,又不想放弃,就把他搁在出监队那里,过几天再打算.庞寿光写好了”严正声明”,叫我出监了帮他上网,我说:“最好你在这里向邪恶声明,我出去了再上网.我认为这样做比较好,能够起到震慑邪恶的作用。”他有些犹疑,我说,如果你能迈出这一步的话,这个洗脑班肯定会解体,转化的功友就会受鼓舞,邪恶就可能被抑制,你大胆的迈出这一步吧。第二天,庞寿光递交了”严正声明”,邪恶将他放回了监区.

邪恶为了维持这个转化点,从一监区那里抽来了两个转化了的人继续搞转化迫害,第三个被转化的对象是十一监区上来的韦丙炼,是百色地区的,被邪恶判八年迫害。见到他,我说,前面的徐文西没有转化,你有没有信心闯过这一关,他说,没问题,我不会配合他们的。

晚上一有机会,我就跟他交流心得,他说,目前关键就是坚定,正念正行,决不能让邪恶钻空子。避开红袖章的视线,我悄悄的把师父的经文《2004年复活节在纽约法会讲法》交给了他。邪恶对他跟对待徐文西一样,也是采取疲劳战术,从早上六点到晚上十二点,不让睡觉的办法来折磨他,连续折磨好几天,邪恶不见效果,只好草草收兵,邪恶的洗脑班只能不了了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