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恩难报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七日】一九九四年七月十九日至二十七日,师父在广州讲法。我有缘参加了慈悲伟大的恩师在广州第四期讲法学习班,亲身见证真、善、忍宇宙大法在师父一言一行中的体现。真是太伟大、太神奇了,用人的语言无法表达出他的神奇威德。

在没学大法的时候,我参加过许多其它气功,家中供着狐仙的牌位,整天被它控制着,过着神魂颠倒的日子,从精神到肉体上都是非常痛苦。要不是师父救了我,那我的未来不敢想象。

在参加师父讲法班的第三天,下课时,大家在讲台的下边围着师父。师父微笑着和大家说话。我也想过去好好的看看师父,听听师父讲些什么。当我走到离师父还有十几米远的时候,师父虽然没有看到我,却从他的左眼角射出一道金光向我身上打来。当时我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打消了近距离看师父的念头。在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哭,也不知道为什么哭,我在心里对师父说:“您如果能把我的痛苦(附体)去掉。我就认您当师父。”(因为我参加过许多功法,没有过拜师的念头)。

九天的学习班结束了,师父博大精深的法理,深深的打入我心灵的深处,我的人生观、世界观都发生了彻底的改变。我在心里对师父说:“您就是我的师父。我一定会再见到您的。”

我坚定的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不断的改变着自己,身体变得越来越好了,人变得开朗风趣。人生有了真正的追求。生命中找到了慈悲伟大的师父。师父为我清除了附体,净化了身体。多年的“不育症”也化为乌有,此后家中就多了一个小弟子。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二十一至二十九日,广州第五期讲法班在广州体育馆举行。来自国内外学员五千多人,场内坐不下又开分会场。我的座位也让给远道来的学员。辅导站的人给了我一个工作人员的牌子戴在胸前。我可以到地面上坐,也可以走动维护会场秩序。

在学习班的第二天,我又萌生出近距离看师父的执著念头,我拿着坐垫,坐在会场的门口,心想师父来了,我起来欢迎,就可以近距离看师父了。刚坐下不到一分钟,就过来一位胖胖的女士赶我走,她说:“谁叫你坐在这里的,堵着门口成何体统?!你的工作人员的牌子是哪里来的?!”我被她说得羞愧难当,也无法与她争辩,眼里流着泪水,找一个角落坐下来,盘上双腿,心想:我是来听法的,非要近距离看师父干什么?自找没趣。就这么一想,泪水也止住了,心也平静了。一下子双盘了40多分钟,法也听得特别认真,心里有一种喜悦的感受,真的好幸福。师父的慈悲体现在方方面面,只要弟子去掉执著心,你的小小愿望,师父都能让你实现。

学习班的第三天,我正在锁自行车,有人对我说:“师父来了!”我一抬头,看见师父和几个学员刚走过去。我像小孩一样连蹦带跳地跑过去,双手握住师父的左手跳了两跳,大声地说了一声“师父好!”师父高大威严的身躯,慈祥的看着我,微笑着点了点头。师父向会场走去,我才想起来取自行车。

那天晚上听课两小时,我的右臂、脖子、肩膀热了两小时,从此我的“颈椎病”全好了。亲身见证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佛家度人是不讲条件的、不计报酬、也不记名的法理。师父的言行都是那样的真,那样的善,那样的慈悲。花了多少钱也数不清,都治不好的顽疾,在师父慈悲的无言中治好了。何等大的恩德,怎么报答。

学习班结束了的时候,全体工作人员一起吃饭。当时人很多,分三桌坐。因为我是第一次参加这种场面,把与师父近的位置让给资格老的学员。我们几个新工作人员坐在离师父最远的第三桌。大家都隔桌遥望着师父,师父好象看透了每一个人的心思,特意向第三桌走来,大家高兴的鼓掌欢迎。师父叫我们坐下,我们都不肯坐,因为师父站着。

广州的十二月,天气虽然不是太冷,但也得穿一件毛衣。我站在师父的左边,师父讲话时打出能量很大。一股股热流从我的头顶下来,通透全身,感激的泪水不断的从我双眼涌出。师父吃得很少,几乎没吃什么东西,一直微笑着和学员说话。饭后,桌上还剩有一点青菜、豆腐,师父叫打包回去吃,不要浪费食物。师父的这一行动,震撼着我的心灵,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敢倒剩饭、剩菜。

师父的言传身教,永远印在我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