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博劳教所的邪恶:7根电棍电击一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6年8月29日】山东淄博劳教所位于博山区秋谷村,自2000年以来一直在非法关押迫害大法弟子,所用手段极其残忍毒辣。

2001年至2002年最多关押多达近200名大法弟子,恶警们为了迫使大法弟子放弃修炼,所采用的手段一般是让所谓“转化好”的犹大出面向刚被关押进来的大法弟子欺骗说:“都圆满了,不用炼了,把书交出来,保持和常人一样,解脱系在师父身上的结,寻找真正的师父”等鬼话。当阴谋不得逞时,恶警们便开始直接上阵进行所谓的“教育、挽救、感化”,再不起作用时则凶相毕露,采用电刑、捆绑、吊铐、灌食、关小号等手段折磨坚定修炼者,期间曾有一名大法弟子被灌死,一名被逼跳楼死亡。

特别是进入2004年7月份,山东省司法局组织所谓的帮教团在所长孙继发、政委袁某某指挥下,由专门关押大法弟子的四大队7中队大队长张兆贵、教导员普存先 7中队长王立军(此人因迫害大法弟子“有功”被提升为科长)、指导员张美德(此人阴、险、毒,以转化多人有“功”被提为4大队副教导员)和恶警边维刚、崔伟国等专门配合对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实行单独秘密关押,以狠毒的手段、凶残的折磨坚信大法的大法弟子,每个大法弟子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电击,最多的时候用7根电棍电击一大法弟子,用摩托车头盔罩在头上把骂大法的录音放到最大音量来刺激大法弟子的神经,并轮流往头盔内吐抽的烟,使大法弟子流泪、咳嗽、难受,用捆带捆绑(捆上后使人喘不上起来,几近休克),夜以继日的不让大法弟子睡觉,寒冷的冬天把窗户打开,把大法弟子镣铐在窗子上受冻,天天由他们挑选的几个最邪恶的劳教人员(周海涛、曹明军等)毒打折磨大法弟子,尽管秘密关押远离宿舍区,但每天晚上夜深人静时仍能听到大法弟子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他们甚至连被折磨得神经不正常的人也不放过折磨。

如翟乃杰被所谓的转化后长期处于郁闷状态,在2005年春神经错乱,即使这样恶警四大队长张兆贵仍然指使恶人——劳教人员李丙家对其多次灌食,甚至连上医院看病都戴着手铐,恶警恶人吃饭时便把他铐在医院的床上。

以上所列只不过是恶警们折磨大法弟子的通常采用的手段,其它各种阴毒手段还很多,平时恶警们除专门盯着大法弟子外还每人身边都安排劳教人员紧盯着大法弟子的一举一动,几年见到的迫害难以尽述,淄博劳教所真正是邪恶势力的黑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