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理所有邪灵能够附体的物品


【明慧网2006年8月3日】母亲去世的时候,我回老家帮助料理后事。晚上睡觉的时候居然不敢关灯,一关灯就会觉得莫名的害怕。我觉得这种状态是不对的。我哥哥信人有灵魂,他说,那有啥可怕的,你看到妈了呗,妈有啥可怕的?

可我觉得还不是这么回事情。作为一个修炼大法的人,害怕本来就是不对的状态。我想即使我看到另外空间里我的母亲也不应该是这样状态。那是不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呢?晚上做梦,突然梦到一张邪党魁首毛的照片。醒来以后我突然明白:要清理父母家中的邪党魁首的照片。

我们家有两个保存很好的自制相册,都是我父亲当年做的。里面保存着很多常人认为珍贵的毛在各个时期的照片,有很多都是没有发表过的。而且这相册就放在我住的这间屋中。原来还有几本存留文化革命时期邮票的集子和各种毛像章的盒子,也在无意中丢失了。我想,这些事情发生都不是偶然的。这些照片都是父母保存了几十年的东西,他们觉得很珍贵。看来这个东西还是要主动把它处理掉的。

于是,我就在家里开始查找处理这些东西。有毛的瓷塑像、各种大小的照片、还有我父母大学时期照片里出现的毛的塑像、邪党党章、原来的工作手册(前面都带有毛语录),同时我想到我在工作单位每年都被评为优秀的共青团员,都发有证书等,这些也都是应该清理的。写到这里,我突然想起来,原来在编写书稿的时候,买过一本《红色旅游》的书,以及查过很多邪党的历史上的东西都保存在计算机上,这些东西也是应该彻底清理的,不能给邪灵以任何机会附体,毒害世人。

当时清理照片就有诸多的干扰,努力了多次,历时4个多月才最后把塑像和照片处理完。而且再过几天,我还要回老家一趟,今天写这篇体会也不是偶然的,我还有许多事情没有清理彻底。父亲家里的地下车库里放有很多类似马列毛选邓选毛诗词等,还有英文的,原来都觉得是学习英文的好东西,不舍得处理,还有一些给邪党涂脂抹粉的歌曲集、父亲优秀党员的证书、邪党颁发的金币、纪念章等这下必须要全部处理了。不能再留一点。

而我也明显的感觉到父亲对于大法和邪党的认识随着我对那些东西的清理在逐渐改变。从开始极端排斥三退到最后的退出,说明了另外空间邪灵对他的控制在逐渐减弱。但是他还是没有完全认清邪党的真实面目,这其中还有许多我要做的事情。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