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按照大法的标准去做才是真正的修炼

【明慧网2006年8月31日】我想将妈妈得法﹑不珍惜法﹑到过世的经历告诉世人,大法的神奇和师父的慈悲都是千真万确的,师父对大法弟子是没有差别的,只是修炼大法不等于進了保险箱,法是有标准的,修炼更是严肃的,绝不是儿戏,决不能把大法当成保证身体舒服的工具,只有按照大法的标准去做才是真正的修炼,就象师父讲的:“事事对照,做到是修。”(《洪吟》)

神奇的力量

我是在大法被迫害后的二零零一年末得法的,伟大的师尊解除了我所有的病痛,还给我安排了所有的一切,但由于自己悟性太差,一直不是很精進。

妈妈于二零零五年五月被确诊为肺栓塞,住十一天院后医生说可以回家养了,但病情并未好转,经常疼痛难忍,七月再经检查,确诊为中心型肺癌,医生说:已是晚期,不能手术,最后的结果就是呼吸道会长满癌细胞,等长到再没有缝隙时,人会憋的相当痛苦,眼睛几乎都会冒出来,直至窒息而死。

当时我已得法,心想只有大法才能救妈妈,就劝妈妈学大法。因为我们没有告诉妈妈病的实情,妈妈又放不下原来供的那些邪的东西,怕送走了再招来麻烦,始终也不表态。在多次劝说和同修的帮助下,妈妈才同意学大法,同意将那些供的邪的东西送走。

开始妈妈较精進,坚持学法炼功,一个多月后体重增加了四斤多,饭量大增,吃什么都觉得香,病痛消除了,到医院一查,肿块消失了,全家人兴奋不已,法轮功真是太神奇了,这不但减少了医疗费的问题,更解除了全家人心灵上的阴影,一时间真是无法表达喜悦的心情。

修炼不是保佑,更不是工具

由于妈妈不知自己的病情,身体轻松后非要坚持看三个孩子赚钱。她根本不缺钱,就是喜欢看孩子,而且还一直抽烟,根本不珍惜大法给她带来的巨大幸运。当身体有消业的状态时,却说些抱怨的话,甚至责备师父不好好保护她,而不是修心向内找,有时还怀疑是以前供过的那些不好的东西又回来了,思想中主意识不强,一不舒服就找药吃,因不知病情,吃的都是止痛的药物。我几次想告诉她实情,又怕她受不了,一直都在迁就她。但我知道这样下去会很危险。

由于我的怕心,加上妈妈学法不努力,对大法的正信自然不足,逐渐她把大法当成了工具,平时不好好修心,如同常人一般,一消业了,就认为是病,一边吃药,念书也是抱着治病的想法,而读法后身体舒服了,不是感谢师父而是说:“你看,这药(其实是咳喘感冒片)真好使,离了这药可不行。”从不承认是师尊一再慈悲于她的结果。

妈妈平时不学法,也不好好炼功,把大法当成了工具,而我很着急,正念不足,分不清这是旧势力的干扰和破坏,一味的抱怨妈妈不知感恩,却从不对着她发正念。为了让她精進,我用了人心,她稍一难受,就赶紧拿书让她快看,无形中我也不自觉的把大法当成了工具,一念书好了,我赶紧说“看,大法多神哪”。妈妈回一句“还是药起作用了”。我一听,便又是一顿抱怨:“你吃的止痛药就会把你的癌症消除了?”

时间一长,妈妈不但嫌我逼她学法,甚至说我“执迷不悟”,我真是又急又气,完全没有了正念,而不是慈悲的善意劝说,渐渐形成了妈妈一难受就拿书念,好了就把书放在一边,完全把大法变成了保佑她舒服的工具。

我知道妈妈这不是修炼,她是舒服了病好了就行了,就不用修了。可师父是不会无缘无故给常人祛病的,只有修炼的人师父才会管的,我对妈妈的状态很是担心。也可能是我太执著了的缘故,越着急,她就越不学,好象是学法为别人学的,懒惰已是妈妈修炼中的最大障碍,她只把大法当成了保佑她的工具,这是多大的漏洞啊!

主意识不清带来的魔难

妈妈不但不精進学法,还在与周围邻居闲聊时改信别的什么了。

就在妈妈放弃大法的第二天晚上,她出现了生命危险,全身抽搐性的剧痛,汗出透了全身,连棉被都湿了,疼的摸不得碰不得。当时只有弟弟(不修炼)在场,他急忙给我打电话问怎么办,我说:“她不学大法了,我也没有什么好办法,看她自己的意思吧,不行只能送医院了。”

因当时是半夜时分,弟弟想即使送医院,好医生也下班了,再说也不敢折腾她,便按妈妈的意思给她吃了咳喘感冒片,并试探着说:“放一放师父的讲法录像吧?”因疼痛难忍,妈妈点头同意。15分钟左右,妈妈疼痛消失了,渐渐的睡着了。这是师父的慈悲再次挽救了她,但早上一醒来,妈妈还是那句话“是药劲儿上来了”,只字不感谢师恩!但妈妈明白的一面还是知道大法好,跟弟弟说:“我还是改回来学大法吧。”

修炼是多么严肃神圣的事,可妈妈却始终都在当儿戏。过了一段时间,妈妈嘴上说学法,可就是不看书、不炼功。由于她天目开了,还违背大法的要求,偷偷给人算卦、看病甚至治病,执著的显示自己,心性在不断下降。因家里的一点小事,心性一直过不去,一连几天生气,谁劝都不听,并且说自己全身带的功可多了,手上全是功,自己哪不舒服,就用什么“一把抓”来“抓病”。我们劝她:“不能这么做,这是严重的乱法行为,结果肯定会招来不好的东西,那就修不了了。”可她就是不听。

果然妈妈突然间全身疼痛的不得了。我想妈妈反正也不好好修,那就把她当常人来对待吧,我们坚决送她進医院治疗。去医院前妈妈怒气冲冲的对我说:“以后谁也别劝我学什么,我什么也不信了。”她不找自己的毛病,却反而怨恨大法,我真是难过极了,心想,妈妈真是没救了。

刚進医院时,妈妈已疼痛得不能行走,只好几个人小心搀扶進门后,又找来医院的轮椅推進病房,当时的情况已相当危险,不可能做任何检查了,我们就包了一个单间病房。当天是大年初七,又是晚上五点左右了,医生都下班了,只有个别值班的医生,在没有确诊的情况下又不敢断然用药,只好等第二天检查完了再说。

妈妈这时已疼的实在忍受不了了,对我和姐姐说:“我过不去今晚了,我知道你们都孝顺就行了。”说着眼泪便流了下来。我和姐姐也哭了。妈妈又说:“把大法书带来念念就好了。”这时她明白的一面又知道只有大法才能救她。

因为妈妈临来医院时说过什么也不信了,所以听她这么说,我心里很高兴,但她对大法的这种反复无常的态度,我很无奈,心想,妈妈一难受就想起大法,好了就与大法再无关系了,即使今天好了,下次她还会这样的。不能再总这么迁就她了,应该告诉她这是修炼,不是给常人去病的工具。我迟疑了一下,便狠狠心说:“妈,这是修炼不是儿戏,这是佛法,不是专门为你服务的,你想呼之即来,呵之即去是不行的,是有罪的,你懂吗?”

妈妈痛苦的流着泪艰难的说:“你别说了,我知道错了,求师父原谅我吧。”这时,她嘴里开始不停的向师父赔礼道歉,表示跟师父走到底,求师尊救救自己。这时我念《转法轮》给她听,她听着听着疼痛减轻了,过了半夜一点左右便睡着了。

第二天,妈妈看上还有些疼,但已能够忍受了,而且能自己去卫生间。医护人员测了血压、心律和体温,又去做了B超检查,做B超的医生仔细的看过之后说:“这肚子里怎么全是气?我没看出有什么病,回家吃点肝胃气痛片吧。”

一夜之间“病”消失了,医护人员很吃惊,因为没有用过任何药物,有一名医生将弟弟拉到一边说:“没见过这么重的病不用药一夜就自己好了的,是不是你们家过年没烧纸呀?”不修炼的弟弟由于怕心,闭口不谈大法的神威。

妈妈病情消除了,但悟性还是上不来,依然坚持说自己有病,医生只好按肺癌進行化疗。我和姐姐都知道是慈悲的师父又管妈妈了,不同意化疗,可弟弟一再坚持,加之妈妈也没有想出院的意思,我和姐姐也就不再坚持。在医院的几天里,我和姐姐坚持带妈妈炼功,她说炼功太累,坚持不下来,我们说保证没问题。果然五套功法她全都能做下来。

由于妈妈主意识不清,在天目中经常会受到另外空间的严重干扰。一次正在炼第五套功法,她说耳朵被尖尖的声音刺激的不行,还将耳机递给我和姐姐听,我们只听到炼功的音乐,其它的声音根本就没听到;还有一次,也是第五套功法,深度入定不久,姐姐睁眼看了妈妈一眼,发现她将结印的动作改成了合十,姐姐便轻轻喊我,意思是否该提醒她改回来,我便把妈妈的手放回结印姿势,不料妈妈却急切的对我俩说:“你们没听见喊“合拢”吗?“合拢”就能上天上去看了,你们这一叫,我没看成,真可惜。”

妈妈一看到另外空间的景象就主意识不清,随着那边的安排去做。我和姐姐告诉她这样很危险,主意识一定要强,不能受到干扰,妈妈辩解说:“我也不想看,就是一炼功就出现,我都烦透了,开了天目真不是什么好事,我总不自觉的跟它们去看热闹,你们刚才不叫我,我就上天看一圈了。”

就这样我们在医院的几天里,管着妈妈学法炼功,妈妈完全是健康人的状态,大法又一次展现出了神奇的力量。

入院当天见过妈妈的患者忍不住惊奇跑来问:“你家用什么药了,这么重的病人,怎么跟好人一样了?”在他们的一再追问下,我和姐姐如实向他们讲是炼法轮大法炼的,并告诉他们真相。其中有一个患者说:“我舅舅就是炼法轮功的,他一直想让我也炼,我没听,现在我患的是淋巴癌,这回我也回家炼去。”我们听了真高兴,是大法的神奇救度了迷中的世人,感谢师恩。

八天后,一个化疗疗程结束,检查结果一切正常,妈妈高兴的出院了,并决定再不化疗了,回家好好学法炼功。

旧势力的干扰与自我有漏

我们知道妈妈是个主意识不强的人,没有人看着是不会主动学法炼功的,平时除了看小孩,就是和邻居打扑克、闲聊,还抽烟,于是决定将她送到姐姐家,在姐姐家的一个多月时间里,妈妈在姐姐的督促下,五套功法全部都能做完,可就是放不下她看的孩子和经常唠嗑的邻居,动不动就闹着回家,不让走就哭,不好好修炼,一有消业状态,怕心就起来了,找药吃,还说:“这不是病是什么?老不让我当成病,难受不吃药可不行。”

我想:师父为妈妈做了这么多,她不但不感谢,还不好好修炼,主要原因是她不知道自己的癌症是师父给治好的,不如告诉她,这样她可能会知道只有师父才会救她,也就能好好学法炼功了。于是,我不顾家人的阻拦,将真实病情如实告诉她。没想到这又成了她最大的执著,马上跟姑姑说:“癌症谁能治好啊,神仙也没办法,赶快给我做装老衣服吧。”

我知道后真是又急又悔,这说明妈妈从根本上就不信师父,在走旧势力安排的路。这样下去,她就是个常人了,而师父是不会管常人的。

对悟性这么差的妈妈真不知该怎么做才能救她。由于她自身对师对法的不坚定,学法有漏更不必说了,一旦不符合她的观念了,就口无遮拦的亵渎大法,只把大法当成了为她服务的工具。我和姐姐一指出她的毛病,她就烦。同时也是我们慈悲心不够,也忘记了对她这种不理智的行为发正念,只是一味的抱怨她主意识不强,正念不足,对师对法不敬,而没有从法理上启悟她的正念,从而也导致她在旧势力的干扰和自我有漏中進一步加大着魔难。

不修口与自我选择

人说的话是要负责任的,尤其誓言更是要兑现的。妈妈不修口是个非常严重的问题,经常随便发誓,根本不考虑后果。一天,她感觉头抬不起来,呼吸不畅,便说:“这是哪世造的业呀,要命的你就来拿吧,你不就是想要我的命吗?还你命,我也不想遭罪了,老天爷你要让我死我就死了吧。”其实这是妈妈在“求死”啊,也是她在做出选择!可是她并不知道这会带来多严重的后果。师父已经给妈妈延长了生命,而延长来的生命是修炼的,思想稍一出偏差就会带来生命危险。

妈妈说完不到五分钟,便全身抽搐,双眼失明,这时她害怕了,一直喊:“我的眼睛,我的眼睛看不见了,怎么办?”姐姐忙打电话给我和弟弟,当我和弟弟到达时,只见妈妈很痛苦,憋的喘不过气来,眼睛依然看不见。我们三人便对着她出声的一遍接一遍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足足念十五分钟后,妈妈平静下来,睡了一会儿,一觉醒来她的眼睛奇迹般的复明了,大法再一次展现了神奇。

妈妈还是不知感谢师恩。这是她自己放弃生命带来的后果,不自觉的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老路。人的选择很重要,不怕死并不等于选择死,可惜的是妈妈还未深刻懂得选择的重要,这也是她符合了旧势力安排的一部份,直至最后离开人世的根本原因。修炼就是严肃的,真是不能走偏啊,只有好好学法才能走好每一步,才会识正邪、辨真伪,不出偏颇的。

起死回生的九个字

妈妈还是不感谢师恩。几天过后,妈妈仍不记前车之鉴,根本就不学法,更别说炼功了,由于不好好修炼,又改学别的什么教、给人看病、算卦,抱着癌症治不好的执著心不放,整日盘算着活了几天几天等等。

妈妈真的是不能再修了,她身上的功已经全乱套了,病业也加重了,腿没劲。我们想也许是癌症转移到骨头了吧,四月份带她到医院去检查,结果真的是肺部肿块又出现了,但并没有转移到骨,医生说腿没有问题。

二零零六年五月初,她对我们说:“我的癌症已经一年多了,也该到时候了,能活到今天也就算行了,剩下的时间就是靠了。”她实实在在把自己当成病人躺在床上,再不下地了,说自己起不来,没有劲,咳痰要别人来擦,起床也让人来扶,自己根本就不动手了。其实她当时并没有怎么痛苦,她那点难受和真正的癌症病人比起来什么也算不上,只是有些咳嗽、吐痰,扶她的时候,她的力量大的都能把扶她的人拽倒。是她的怕心在作怪,是自己的观念认为自己不行了,大法书根本就不看了,她是在走旧势力安排老路。

师父在《转法轮》说:“炼功人你老认为它是病,实际上你就是求了,你求得病,那病就能压進去。”

正是妈妈这些不正的念头又一次加大了她的魔难。直到有一天病业严重时,她还在信口说:“早知这么难受还不如早点死了好,我可不想再遭这份罪了。”果然,她马上眼睛再次失明,脸也肿了,脖子也变得又粗又硬,憋得喘不过气来。姐姐赶紧打电话给我和弟弟,一進屋,只见妈妈紧闭双目,嘴里一边喊着:“魔鬼、魔鬼,这么多的魔鬼,别割我的喉咙,别割我的喉咙。”她一只手护着喉咙,另一只手死死的抓着弟弟说:“儿子,你留不住妈了,我要跟它们走了。”忽而又大喊:“救命、救命、救救我,快救救我呀”。

这时我和姐姐弟弟一起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个字,十五分钟左右,妈妈平静了下来,但眼睛仍然看不见,嘴里不停的喊着打魔鬼之类的话,似乎在另一个世界征战,过一会儿好象自言自语的说:“我不想等了,你们留不住我了,我想跟它们走了。”我们不停的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大声说:“不能跟它们走,我们不同意你就哪都不能去,听见了吗?”

由于妈妈一再不停的说要走了,我们互相看了看,知道她要是这样选择,那生命就会很快终止,于是弟弟急忙给一二零打电话叫来了救护车,以最快的速度送她到最近的医院,住進单间病房,她已经没有什么反应了,双眼已经睁开,但依然看不见,上眼皮已经没有了神经,用手把她眼睛硬闭上,过一会就又机械的恢复睁着眼睛的状态,但她还是有一点意识,不停的大声呼唤她时,她能哼出声来,此时做任何检查已经没有了意义,只是等待最后的一刻。

家里的亲属闻讯赶来,都在默默的流眼泪。医生说:“不行了,准备后事吧。”此时我和姐姐、弟弟、妹妹,还有赶来的亲属一起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们念的目地,只想在妈妈弥留之际给她大法的启悟,让她心念大法而去,并没有别的念头。

突然妈妈的双手颤动起来,一连高声喊:“法轮法轮,金光闪闪,真多呀,真好呀!打魔鬼,打呀!”我们赶紧说:“快喊师父救你。”她便下意识的大声喊:“李师父,在哪里?在哪里?没有,没来啊。”我们又说:“你接着喊哪。”这时她大声的说:“儿子,我的儿子,顶天立地,金光闪闪,浑身都是眼睛,儿子帮我打魔鬼,千万别离开我呀!”(弟弟并未实修)她是使出全身的力气在喊,好象在另外空间里正進行着紧张战斗一样。

我们大声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一再叮嘱妈妈说:“谁领你走都不能去,只跟师父走,记住了吗?”她还有意识的点点头。

这期间,她的汗出透了全身,顺着头发往下滴,眼睛看不见东西,我们接着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会她象累了似的睡着了。二十分钟左右妈妈醒来,睁眼看了看,用相当微弱的声音说:“你们都在这呀,我心里明白,你们不要怕,我死不了了,回阳间的路只有一条啊!儿子,你要好好修炼,法轮的威力真大,真是活灵活现啊。”

这时,她的眼睛已经能看见,声音也由无意识的大喊变成了疲劳之后的无力,她真的是从鬼门关回来了!妈妈此时坐了起来,喝了一碗玉米面粥,并说要上卫生间。她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人的状态,身上原有的疼痛竟然完全消失了,脸色红润,面相极为端正,真的比健康人气色还好看!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便把妈妈起死回生的消息通知所有的亲属,他们却一致说:“这可不是什么好事,一定是回光返照了。”于是便又哭起来,可等他们赶来医院看妈妈时,看到前一天已经脱了像的妈妈一夜之间完全换了一个人,气色和面相竟然那么祥和,思维反应敏捷,语言表达清晰准确!都不得不承认妈妈真的是一点事都没有,全家人都觉得大法真是太神奇了,简直不可思议!

“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个神奇的生命字符,起死回生的力量震撼着全家人,我以前对他的理解从未如此刻骨铭心,如此震撼,更没有想过他有如此大的威力!是师父太慈悲、太伟大了,此时我真正看到了师父“佛恩浩荡”。

感恩的力量

我的两个姨妈都是宗教信徒,其中小姨已信教十多年了,她们看到妈妈一夜之间的变化惊叹不已。

从此,两个姨妈不停的对妈妈念动神奇的生命字符,每当念的时候,妈妈就能看到法轮,并自言自语的说:“法轮真多呀,床上、窗台上到处都是,红的、绿的、黄的,真多、真好看啊!”两个姨妈一边念,一边不住的感谢师父,她们对师父的感激真是发自心底来于肺腑,我和妹妹被她们的诚心感动得眼泪止不住的流,并且为自己从未象她们这样感激过师父而惭愧。

也许是姨妈感恩的诚心,师父始终都在看护着不精進的妈妈,一夜之间妈妈又粗又硬的脖子变软了,消肿了,状态非常好,只是她自己有恐惧心,一会儿想吃这个药,一会儿又想吃那个药,每次吃了药后,她就特别难受,但她的悟性就是上不来,还是不承认师父的恩泽,一再说:“我可多亏药了。”大家真是不好再说什么了,那就由她去好了。但遗憾的是她还是不知感恩,依然认为是自己捡的法轮和儿子救了她而不是师父救的她。

师父说:“哪有强迫叫人家修炼的?不能够强迫你修、逼着你修。得靠你自己真正去提高的,你不想提高谁也没有办法。”

妈妈不想修炼,却只想从大法中得到好处,这是绝对不行的,是不符合法理的。可姨妈却在妈妈的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神奇力量,坚信大法真是来度人的。

一天大姨说:“这几天我走起路来浑身轻飘飘的,可真舒服,浑身怎么这么轻松啊。”我说:“是你念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个字得的福报。”她说:“我是替你妈念的,我怎么会得呀?”我说:“是你的善心和对大法的相信让师父看到了,他就会管你了。”大姨说:“那我要学大法了,我的神是不是该惩罚我呀?”我说:“现在是末法时期,别的法都不行了,师父才来传大法的,要别的法能度人,师父也就不用来了,因为神轻易是不会来到人间这么肮脏的地方的,你看现在天灾人祸都不是偶然的,人类的道德大败坏,已使人类处于极其危险的境地上来了,可是人却真的是“巨危不知迫”呀,只有大法才能救度人类,这是千真万确的,错过机缘,后悔可就再也没有机会了。你学过什么都没关系,因为你信的神都在天上学《转法轮》,他也要大法来救度,只要你专一学,什么问题都不会有。”姨妈高兴的说:“那行,我以后就学法轮功了。”

医生的疑问

由于住院当天,妈妈的情况相当糟糕,呼吸困难,医生认定已经不行了,没有更好的治救措施,便只给打了有利呼吸的血管扩张药氨茶硷、激素和先锋霉素,医生说眼睛失明可能是脑压高造成的,准备第二天给用点升脑压(好象叫氨露醇)的药,看看能否恢复视力。

第二天,医生進来用手在妈妈眼前晃了晃,说:“好点了吗?”妈妈平静的说:“我能看见了。”医生“倏”的一下把手缩回来,不自觉的叫了出来:“啊?能看见了?这是怎么搞的?我还没下药呢?”并半信半疑的伸出两个手指问:“这是几?”妈妈笑了笑说:“二。”满屋子的人也都忍不住笑了。

医生把弟弟叫到一边说:“你再叙述一下她的病史,我觉的很怪,我可从没见过这样的病人,昨晚都已经不行了,今天怎么一下子和好人一样了呢?我真的是解释不了。”

妈妈脖子肿块消失的当天,还是那位医生来查房,她惊讶的摸摸妈妈的脖子,满脸疑虑的似乎是自言自语,也似乎是在问:“这脖子是怎么消的呢?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消这么快,出什么奇迹了?”我笑笑反问她:“你是医生,你说呢?”她瞪大了眼睛摇着头说:“不知道,我解释不了,你妈的情况,我天天看书也找不出答案,有些事就是无法解释,我是说不清楚。”

我看她人很好,就告诉了她是大法的力量才出现的奇迹,她开始一听吓一跳,说:“啊?这么神,不过电视演的炼法轮功的可够吓人的了,你们念倒行,可别炼哪?”我告诉她电视上的都是欺骗和栽赃,法轮功已经展现了神奇的一面,千万别信电视的谎话,她点点头说:“喔,是这么回事,那你们可要好好炼哪。”

妈妈最终是睡着过去的,但并没有象医生说的憋的痛苦的情况,因为她不修了,生命也就结束了。可是妈妈走的很安详,很平静。也许是她让家人见证了大法的神奇、看到了大法的殊胜,她会有个很好的去处吧。她的过世带给我们全家人的不是哀伤,反而是异常的平静。

从妈妈的亲身经历中我能悟到的是:大法是严肃的修炼,绝不是儿戏;不能把大法当成保佑的工具,只要按照法的要求去做,什么问题都不会有;师父是慈悲的,一再给修炼人留下机会,但法也是有标准的,修炼是生命升华的过程,也是淘汰的过程,真的不能修了,不想修了,超过生命界限的生命也就结束了。真正修炼的人要千万珍惜,万万不能失去这万古不遇的机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