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心除色魔


【明慧网2006年8月31日】作为修炼的人,一旦走上修炼的路,遇到的第一关就是色的问题。在过去的修炼中,如佛教、道教,把色的问题看的很严重,第一关就是色的问题,就是要去掉常人的色心和色欲,如果第一关过不去,以后修炼的路就很难走下去。因为神、佛是绝对没有人的色欲和色心。因此,在高层空间把这个问题也看的很重,那些破坏大法的邪恶生命也在利用大法弟子的有漏,在这方面引诱大法弟子犯罪,从而把大法弟子拉下去,达到它们险恶的目地。

我就把自己在这方面的经历和一些体会,写出来,与同修共同交流,层次有限,请求同修批评指正。

在我读小学时,我总在想,那些品德高尚的人、有修养的人应该是纯净的,不食人间烟火,没有人的肮脏的欲望的。但是,到了初中阶段,父母亲感情不和,父亲的脾气很暴躁,爱吵架,家里缺乏温暖。我总是与父亲吵架,就开始早恋了。我在修炼之前,在感情方面一直不顺利,经历了许多感情方面的痛苦,吃了许多苦头。这也许就是一个魔炼的过程,让我去掉人的情与色心。

一九九八年九月我才得法。因为得法很晚,所以我非常珍惜大法,也非常精進。最初,在闯色欲这一关很艰难。往往在睡梦中,总是过不了关,醒来后懊悔的不得了,真的很恨自己不争气。在心里反复的告诉自己,一定要守住心性,反复默念师尊的话“难忍能忍,难行能行”。第二次,又在梦中遇到同样的事,还是做不好,醒来后又很懊悔,再次下定决心,一定要闯过这一关。就这样,跌跌撞撞的,不断的鼓励自己,终于闯过了这一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因为我坚持修炼,不放弃大法,父亲就打骂我,甚至对大姐说,他要打断我的腿,不让我去上学(当时我在读博士)。当时我就想:我不如结婚了,这样他就管不了我。当时,丈夫与我是同级的同学,他对我比较关心,再加上他对大法也比较理解,我就与他交往。有一次,他拒绝了参与“揭批法轮功”的大会。他们系里要批判一位同修,他拒绝在会上发言,让我很感动,就愿意与他谈朋友。

丈夫早在一九九四年就接触大法了,但是因为色欲这一关过不去,就没有坚持下来。在谈朋友期间,因为学法不够深入,对自己没有严格要求。在他的一再鼓动下,我与他未婚同居了。每次都很后悔,但总是以我们会结婚的理由原谅自己。现在回想起来,真是无比的后悔,没有严格要求自己,把自己混同与常人,也与常人一样做败坏的事。现在回想起来,大法弟子经历的磨难也不是无缘无故的。二零零一年,我因为发真相资料,被抓,被非法关押半年,给家人和丈夫带给巨大的压力和痛苦。现在向内找找,看着表面上,好象是因为发真相资料被抓,其实,根本上是因为色心没去,才被邪恶钻了空子,被邪恶所迫害

经过这场严厉的迫害,我清醒了,更理智的看待问题,尤其对待在色魔的问题上,也更冷静、更严格了。丈夫的色欲很重,而且,有些神经衰弱,睡不好觉。我有时笑话他,前世可能是妓女,不然怎么会有那么重的色欲。他的色欲之心,成为我修炼路上一个强大的障碍。我们在修炼中不断向高层次上突破,身体要越来越纯净,但常人中的生活还要继续维持,扮演好常人中的角色,为后人留下一条参照的路。

他提出要求时,我虽然心里很不情愿,但不好拒绝他,我就不停的发正念,请求师尊加持弟子,清除他背后的色魔和色欲。有时,晚上陪他和小孩睡觉,也不停的发正念。我就这样,一直坚持不断的清除他背后的色魔。过了大约半年,有次师尊在梦中点化我,师尊已经把他的色欲去掉了一半。从那以后,他的色欲也没有以前那么重了。

今年三月中旬,他的臀部开始起癣,象皮肤病一样,起了一大片、一大片的癣。他抹药也不起作用。我明白那是师尊在给他清理身体。后来慢慢的就好了,我就劝他修炼,他也不反对,但坚持不下来。我每天中午基本上不睡午觉,而是炼动功。他看到这些,也深有触动,于是就决定与我一起炼功。每天晚上,我们一起炼功,他很认真,听着纯净祥和的音乐,他的许多不好的念头和七情六欲就不知不觉的被清理了。而且炼完功,他倒头就睡,神经衰弱的毛病自然就好了,也不会有色欲的心了。有时,他提出要求,我就提醒他,要守住心性,闯过色欲关。现在基本上没有常人的那种不好的行为了,取而代之的是两人之间更纯净的默契与和谐,真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

我写出来这些,与同修共同交流,希望大家对色欲的问题要重视,同时,要加大力度发正念,清除色魔。因为这些色魔不但干扰大法弟子的修炼,还在毒害世人,使社会风气败坏,把世人拉入地狱中。我们一定要清除色魔,不能纵容和默认它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