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驻加使馆声明无法抵赖活摘器官事实


【明慧网2006年8月4日】7月26日,中共驻加拿大大使馆在渥太华召开新闻发布会,声明否认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并攻击参与独立调查的两名独立调查员和法轮功修炼团体。中使馆的声明回避调查报告中提出的大量重要事实和证据,篡改报告的内容和原意,并再次无理性的煽动对法轮功的仇恨。

中使馆在“声明”中除了轻描淡写的否认报告的真实性外,用了大部份篇幅(八段中的五段)攻击法轮功。作为加拿大法轮功学员,有责任对此做出回应,本文旨在一一剖析中使馆声明中的“观点”,到底谁是 “以谎言和诬告为基础,带有偏见和毫无根据”,相信读者会得出正确的结论。

无法否认活摘器官事实等于承认指控

中使馆“声明”通篇是缺乏理性的结论和帽子,全然回避调查报告中提出的事实和证据,对调查报告提出的18类证据没有做出任何合理的基于事实的解释。这些重要事实包括:中共对法轮功的灭绝迫害政策、全面打压、仇恨宣传、大规模抓捕、法轮功学员大量失踪、对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大规模验血、被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器官被摘取的实例、大量移植的器官来源不明、移植医院医生承认活体器官来自法轮功学员(电话录音)、主刀医生前妻的证词,以及网上登载的证明有罪的事实等。中使馆的“声明”至少可以让我们看到一点,即中共无法用事实推翻指控,这说明报告的结论是站得脚的。

26日声明称,中国禁止人体器官销售。20天前,调查员们就对此做出了回应:“事实否定了中国政府的陈述。中国沈阳国际移植网络服务中心,直到今年四月份还登有器官移植的价目表。(心脏移植十六万美元)。四月份,该价目表从网页中被移去。……同时,有许多人可以证实在中国付钱做器官移植术的事实。”上海长征医院的网站上至今还列着价目:肝移植20万元,“我院肝移植病人的平均等候供肝时间为一周。”

对于该声明称在中国器官移植须捐赠者书面同意,从而否认活摘的说辞,调查报告指出:“其它可确定的器官移植的来源是极其少的,这些是家庭成员的捐赠和脑死亡者捐赠。2005年,(亲属间的)活体肾脏移植占全国总移植的 0.5%。到2006年3月止,所有这些年来整个中国的脑死捐献者只有9个。”去掉家庭成员的自愿捐赠和脑死亡捐献者人数,另外99%的器官来自何处呢?

报告说,“近年来没有迹象显示此类人数有所增加。推测起来,在1994年到1999年的 6年中進行的有确定器官的来源的18,500个器官移植,在2000年至2005年的6年中会产生同等量的器官移植数量。这意味着2000年至2005年 这6年间進行的41,500个器官移植,无法解释这些供体源自何处。这41,500个移植手术的器官来自何处?从法轮功学员身上摘取器官的指控回答了这个疑问。”

调查报告的作者说,“我们报告中的每件事都是可以查证核实的。”如果中共官员无法对报告中提到的“可以查证核实的”重要事实提出合理的解释或否定,就可以推断原告的指控是真实的,即“从法轮功修炼者身上大规模强行摘取器官的行为一直存在,而且现在仍然继续着。”

否认秘密集中营不能证明自己清白

中使馆每次否认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时,都要搬出美国使馆官员的话,“没有发现证据证明这家医院的功能超过一家普通的公共医院。”但是,美使馆官员是在苏家屯事件曝光多日后,在医院负责人的陪同下到医院参观的。试想,一个杀人犯,杀了人以后,清洗了现场,转移/销毁了证据。之后杀人犯带着人们到清洗后的现场参观,以证明自己的清白,到访的人自然看不到证据。

一方面,施害者有足够的时间转移被关押者和清理现场,另一方面,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所用的仪器和设施同普通医疗手术的设施没有任何区别。前往参观的人又如何能够看出,这些设备没有用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呢?在这种前提下没有发现证据,只能证明当时没看到“活体摘取”而已,并不能证明没有发生过“秘密集中营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

89年,六四屠城后,中共不也同样在清洗了血迹后,并否认杀人吗?当年SARS流行的时候,中共不也是拉着病人满街跑,以逃避世界卫生组织的检查吗?

活体摘取法轮功的器官不仅是一个医院几个医生在做,而是在全国各地大量的发生。如果中共有诚意证明自己的清白,那么,就应当开放所有的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劳教所、拘留所、监狱和医院,不受限制的接受国际调查,让真相大白于天下。

篡改报告原意 混淆视听

中使馆26日的声明有意混淆“摘取眼角膜”同“角膜移植手术”,进而攻击调查报告所引述的证人证词“在两年的时间里,他曾亲手摘取了约两千名被麻醉的法轮功学员的眼角膜”是“任何一个有理性的人无法相信的荒谬的谎言。”

稍有常识的人都会知道,“摘取眼角膜”同“角膜移植手术”是完全不同的手术过程。根据眼科医生的论述,眼球摘除过程只需10-20分钟。(参见http://www.webhealthcentre.com/expertspeak/eye_donation.asp、http://www.centralchronicle.com/20050830/3008307.htm)由此可见,医生即使一天内要完成3 例摘取眼角膜手术,也不是“无法相信的荒谬的谎言”。

事实上,这名医生是“摘取了约两千名被麻醉的法轮功学员的眼角膜”,不仅如此,这些法轮功学员还被其他的外科医生从身体上摘取其它重要的器官,如肾脏、肝脏、心肺等,被谋杀后,这些法轮功学员们的身体全部被焚毁。

共产党把医生变成了在利益和政策驱动下杀人的凶手。这样惨绝人寰的反人类犯罪才是真正的令人发指。

“声明”再次将仇恨宣传搬到加拿大

中使馆声明中极尽挑拨之能事,称法轮功修炼者是华人中的极少数,似乎人数的多寡也成了专制政权践踏人权的借口。这不禁令人想起中共在其害人运动中一贯搞的什么“大多数”和“极少数”的煽动仇恨的邪恶逻辑。中使馆的声明,再次让中共的恃强凌弱、专横跋扈、挑拨是非、离间民众的本性跃然纸上。除了不堪一击的说辞外,“声明”中堆砌的都是对法轮功的污蔑式仇恨宣传。

调查员麦塔斯先生在接受采访时这样评论中使馆的仇恨言论,“这恰恰是对法轮功进行恶毒诬蔑的翻版,这种诬蔑在某种程度上就是导致我们今天所调查的这个问题的一个因素。我的意思是,有这样一个群体,他们被孤立,被定为异类,被剥夺自我,被贬低人格,被侮辱,然后就不被当人看,再做活摘器官这样的事就容易多了。”

两位具有资深法律背景的调查员在书面回应中说,“称法轮功是‘×教’是对法轮功诽谤的实例证明。在中国,这类诽谤使法轮功遭受着灭绝人性和侵害基本人权的迫害。称一群无辜的平民为邪恶的信众是鼓动仇恨的表现,这是不能被加拿大所接受的。中国政府的这种仇恨宣传是其外交职权在加拿大的滥用。”

相信事实会不断告诉人们,那个一再隐藏在国家、民族和人民的背后,将自己标榜成美好生活的缔造者的邪党正在制造着“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