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只是中国的事情吗?


【明慧网2006年8月4日】近日在与一友人谈到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时,他说了这样一句话:“中国的事情应该由中国人自己解决。”我立即反问他:“那你认为当年国际社会就应该眼睁睁看着德国纳粹屠杀犹太人,是吧?”他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又说了其它辩解的话。

这位友人是做生意的,他的员工中也有法轮功修炼者,他对他们的业绩和为人都很满意,可是在体会到了法轮功给他带来的种种好处之后,看到法轮功遭到如此的杀戮,此君还是缄默了。中共历次的杀人运动(如“文革”、“六四”)真是成功的将恐惧一次次的灌输给了中国人,只要是中共干的事情,别提批评,就连简单的思考一下谁是谁非都让大众觉的是大逆不道、殃及性命的事了。中共也正需要这样的民众,不然怎么去“统一思想”,又怎么去操纵这些共产教徒呢?所以,在中共的统治下,象友人这样的“共产教民”大有人在,他们以为只要照顾好自己的家庭、生意就是他们全部的责任所在了,任何其他的什么退党、中共活摘器官都与他无关了。真的是这样吗?在中共的统治下,人们会有长久的幸福和安宁吗?你相信吗?一个非常邪恶的儿子杀害自己善良的母亲后告诉邻居们:这是我们家的事情。然后邻居们继续过着自己的生活,就好象这一切从未发生过,可以吗?对自己的家人都会如此残忍,何况对其他人呢?同样,中共对国内的老百姓会这样草菅人命,更别提会将怎样的邪恶毒素输给别的国家了。这才是世界各国都不可能继续沉默下去的原因。总有没被邪恶吓怕的“邻居”。

今天不妨就让我们“大逆不道”一下,思考思考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真的只是“中国的事情”吗?众所周知,中国人也好,美国人也好,日本人也好,作为地球上的生灵来讲,都首先是一个人。无论他们的肤色、国籍、种族、信仰存在着什么样的差别,他们都是不同于动植物的、有着道德规范的高级生命——人。当然大家都知道人与畜生的区别了。能称之为人的这种生灵是不会将自己的同类剖肝挖心的,更不会在剜去人的五脏六腑之后还不忘给自己脸上贴上“救人”的金纸。前者的行为已非人类所为了,而后者那更是比畜生有过之而无不及,谁看到过狼在吃完羊后还会说自己是为了拯救另一只羊才吃掉了这只羊?只有中共——这只善于欺骗和伪装的披着羊皮的狼才会干出这种事情来。有一点可以肯定的就是:无论一个罪犯在中国杀人还是在美国杀人,无论他杀的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这个罪犯都是在杀人!难道因为杀人犯是中共,罪行就可以从“杀人”变成谁都不能过问的“中国的事情”了吗?很显然,“中国的事情”(又言“中国内政”)只不过是个幌子,其用意不过是让世界各国在它的罪行面前都消音,好继续维持它的杀人统治罢了。只是,几十年来中共积累了丰富的集中外邪恶之大全的统治经验,使得它杀人无数仍能稳稳当当的大权在握,因为被党统一了思想的“共产教民”们早已失去独立思考的能力。正如《九评共产党》里所言:“党性行为模式披上国家之皮,党性思维定式成为全国人民的自我洗脑,服从和配合邪恶的机制。”这就好比一只在羊群中的狼,尽管它已吃羊无数,可是被恐惧占据全部神经的羊们仍然会为它准备好下一顿美餐,甚至连思考一下它该不该吃自己的同类都不敢。这在生物界中会出现的一幕如今在我们人类生活的社会里也同样的上演了。这样思考一下,难道今天的中国人不可悲吗?

最初,当我听说迫害法轮功的中共高官被以“反人类罪”的罪名起诉时,还有些许的迷惑。现在,在了解了中共的本质和杀人历史,以及它目前仍在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的活体摘取器官迫害后,我深深的感到,所有参与其中的中共官员及医务人员,他们首先犯下的罪行就是“反人类”,这样的行为比畜生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他们在从根本上摧毁人类的道德,摧毁人作为万物之灵所不同于其他生物的人性,泯灭人的良知。这种罪行是全世界所有的人都不可能容忍的,这与国籍、宗教、种族都毫无关系,源于此种罪行的邪恶程度已远远超越了杀掉人的肉体,所以是根本不能用被杀害的人数来衡量其邪恶成度的。中共的邪恶还表现在它采取极其隐讳的手段在迫害这个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修炼团体,而对“真善忍”的信仰使多少国家早已沦丧道德的人重拾本性,其对社会乃至各个国家的稳定和发展所做出的贡献是有目共睹的。从这个角度来看,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怎么能说成是“中国的事情”呢?这根本就是全人类的事情!是全球所有善良人都有责任和义务立即终止的罪行。同时,也惟有让全世界的人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人们才能有永久的安宁和幸福,尤其是被奴化已久的中国人才有希望从道德与良知的泯灭中找到生存的希望,这个国家与民族才能有未来。

醒醒吧,被中共欺骗、恐吓惯了的中国人。中共及其帮凶必将在全世界人民的唾弃声中彻底解体。诺亚方舟也定能救的了相信神灵、抹去邪灵兽印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