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增长数据背后隐藏的罪恶


【明慧网2006年7月11日】加拿大独立调查组发布的报告中,有两个迫害期间骤然增长的数据,一个是器官移植手术数量的骤然增加,另一个,是大量增加的器官移植中心、或医院器官移植科(部)的数量。

这两个数据在告诉我们什么?从报告的分析看,增长的移植手术中,被摘取的器官来自法轮功学员。那么,另一个增长的数据,即全国范围内移植中心(医院)增长的数据在告诉我们什么?这种活体器官摘取是得到某种政策的支持和默许的,而且是在国家机关和政府工作人员大量参与下进行的。

41,500个被摘取的器官来自法轮功学员

我们先来看一看报告中,前一个数据的得出:

“根据公开的报告,1999年之前在中国总共进行了大约30,000个器官移植,在1994年到1999年的6年中,大约进行了18,500个器官移植。”

“其它可确定的器官移植的来源是极其少的,这些是家庭成员的捐赠和脑死亡者。2005年,(亲属间的)活体的肾脏移植占全国总移植的0.5%。到2006年3月止,所有这些年来整个中国的脑死捐献者只有9个。近年来没有迹象显示此类人数有所增加。推测起来,在1994年到1999年的6年中进行的有确定器官的来源的18,500个器官移植,在2000年至2005年的6年中会产生同等量的器官移植数量。这意味着2000年至2005年这6年间进行的41,500个器官移植,无法解释这些供体源自何处。”

“这41,500个移植手术的器官来自何处?从法轮功学员身上摘取器官的指控回答了这个疑问。”

报告中还说,“中国器官移植数量的增长与对法轮功的迫害的加剧是同步的。这些同步的增长不能证明指控,但他们与指控是一致的。”

麦塔斯在新闻发布会上分析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原因,一个是“活摘器官很能赚钱”,另一个是只有法轮功团体在中国“遭到极端贬低、非人化处理,并被商业化。”也就是说,迫害期间,对中共来说,最为方便和安全的活体器官来源只能是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增长的器官移植的医院(中心)传递的信息

报告中提到第二个数据的地方是“1999年之前,显然在全中国只有22个肝脏移植中心,而到2006年4月中,中国已经有至少500家移植中心,……”这意味着,该数据在开始迫害法轮功的7年中呈(平方)指数增长。

在东方器官移植中心的网页上,可以读到,“2002年,天津市政府投资兴建的东方器官移植中心大楼已破土动工,将要建成的移植中心大楼建筑面积30000多平方米,设移植病床500张,新建的血液透析中心建筑面积约1500平方米,安置新型血液透析机30台,大楼建成后预计每年完成肝脏移植手术500例,肾脏移植手术300例,同时开展心脏、肺、小肠、胰腺、角膜等组织和器官移植,我们相信东方器官移植中心将成为亚洲规模最大的器官移植中心。”

移植中心(医院)在扩、建之前,一定要有统筹的可行性计划,扩建之初,第一个遇到的问题一定是器官来源的问题。如果事先没有大量的器官来源作收益保障,就不会有这些移植中心(或医院)的大量增长。

拿东方器官移植中心为例,报告中说,“从1998年的起步开始(那时仅做了9例肝脏移植)到2005年,该中心已经完成了2248例肝脏移植手术。”这充分说明了,在移植医院的扩、建是有充分的活体器官来源做保障的。

中国的医院绝大多数都是公立医院,医院的改扩建大多来自政府的投入,单单用个别官员的腐败来解释这种增长是远远不够的。人体器官不是普通商品,主要器官的移植意味着杀人,如果没有某种全国性政策的支持和默许,相信任何一家医院都不敢随意摘取活人的器官,更何况这样大面积的发生?

报告中引用位于沈阳的中国国际器官移植援助中心网站(http://en.zoukiishoku.com/)的一网页,该网页是这样陈述的:“肾脏移植手术全国每年至少有5000例。能做这么多的移植手术,这要归功于中国政府的支持。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官、警方、司法部门、卫生部与民政局共同制定了一项法律,确保器官捐赠得到政府的支持。这在全世界都是独一无二的。”

这段话在告诉我们:活摘器官是由中共的鼓励和支持下,国家机关和那些利欲熏心的政府官员大量参与其中,在巨额利益的驱动下,将手术刀变成了屠刀。

这一切都说明,中共在迫害法轮功期间是蓄意的、大量而广泛的进行着这种国家级的反人类犯罪。

中共永远都不会主动解释这两个数据增长的背后原因,因为两个增长的数字背后隐藏着“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