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警察敲门反思自己的根本执著


【明慧网2006年8月5日】一段时间以来,由于佳木斯市公安系统伙同各派出所以登记为名,打着“普查人口”的幌子利用500名协(邪)警,每天从早到晚挨家挨户敲门,详细盘查住户姓名、工作单位、电话等,交身份证,交照片。近期又搞了所谓的“三查两清”活动,折腾持续了一两个月。对敲门不开者,它们则三番五次的来干扰,并向邻居打听,尤其对出租的房屋住户,更是特别关注。

今年6月份以来,我所在派出所就开始每天挨家挨户调查,有一天,我丈夫下班,恰巧在我家楼道里碰上派出所一男一女两片警在登记。片警问他住几楼,叫什么名。我丈夫就告诉了他。丈夫上楼回来,吓唬我说派出所在找我。不一会,就听片警在一家一户的敲门。敲到我家两侧邻居时,家没人,敲了一会上楼了,没上我家。随后几天,那女片警几次清早上楼敲门,直到最后开门才算完事。那时我没往别处想,没有用正念让常人也不给片警开门。

从那以后,我思想中时常冒出一念就是:派出所知道我回家了(因为我被迫害的三年中房子一直出租),也没意识到这个不好的念头,从而清除它,反而加大加强了这个执著。每天在家里只要听到外面有敲门声,眼睛就下意识的往门口盯,总恐怕警察来找我。因为我每次被抓不是派出所就是公安局,长期以来心里对他们产生了惧怕,看到他们腿都哆嗦。由于这个执著心长时间不去,结果招来了邪恶。

有一次,那一男一女两个片警上来敲门。声不大,我以为是别人呢,上前就要开门。我从猫眼往外看是他们,心里一下子紧张了。当时我认为他们听到我走路声,所以就问了一声 “谁呀?”他说是派出所的,要来看看。情急之下我立即改变了声音,以我女儿的身份和他周旋。他听出声音不太对,便使劲砸门。我始终没给开。那天正巧有个功友在我家,我進屋问她怎么办。当时她一直发着正念,我也赶紧坐下来发正念。这时门敲的更响了。我站起来,走到门口,说:我妈不在家,下班才回来,我不能给开门。他说你妈在哪上班,几点下班,电话号等,我都没告诉。

后来我坐在门口发正念,清除背后操纵警察的一切邪恶因素。不一会我听到警察下楼声。我没动,又过一会,我起来站在门口听有没有动静,往外看没人,警察走了,功友也要走。我怕警察下班时间再来,就开始收拾东西,让功友先下去转一圈看看,如果没人马上返回来,如果不回来,我就知道警察没走。

功友走后,我坐下来发正念,心里稍稍稳了些,就想:不能把书放家里,不安全。我等了一会,看功友没上来,我就开开门,把东西都放到走廊里能藏东西的地方。最后只剩下两大盒书。这时功友回来了。说找人来帮我拿东西。我说不用了,我把书送到附近功友家,你回去吧。

我下楼推着自行车往功友家来。那两个片警正好在给别人登记。我让他看不见我(这时有了正念,可是这个正念多么弱,如果当时用正念不动心解体它多好)。我安全到达功友家。

在整个这件事情过程中,我看到了自己严重的执著和怕心一直左右着我的思想和行为。其实我在这方面有过很多次考验,每次敏感日或有大法弟子在家中被绑架的事情发生时,我都有想出去躲一躲或把书送走的念头,但每次都知道用正念否定,每次也都用正念闯了过来。这次为什么没有闯过来呢?

在自责和懊悔中,我反思这一年多来自己所走过路,静下心来向内找,发现这执著和怕心是我根本的执著,执著自己怕再次被抓、被劳教,怕失去人体,这种恐惧心理已严重影响了我的修炼,使我长期以来一直处于消极、麻木不够精進的状态,姑息了很多意识不到隐藏很深的不符合法的变异因素。

“怕心是会使人干错事,怕心也会使人失掉机缘,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关。”(《走出死关》)我悟到我们身边的一切事情都是围绕着正法而来,我是来救众生的,不是毁众生的,我决不能让这怕的思想招来恶人上门干坏事,使他们对大法犯罪。其实我们没有那个怕心,邪恶它也动不了。而当我真正用正念站在法上来认识的时候,心里就没有了对邪恶的惧怕,善心、慈悲心也出来了。

个人所悟层次所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