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在魔难中,我该做什么


【明慧网2006年8月6日】前一阶段我接触了一位同修,她到现在一直处于很重的病业状态中。她96年得法,99年7.20后,因大法受到不白之冤,在本市信访;99年底又去北京,回来后被非法关押;2000年下半年为讲真相和发资料而被抓,被非法劳教一年。她自己认识到由于主意识不强,时常接受某些外来信息,以及对旧势力强加的这场迫害认识不清,被邪恶的歪理邪说所蒙蔽,做了不该做的、对师父不敬的事情,已在明慧网上发表过严正声明。

这位同修被劳教迫害一年回家后,家中有两个亲人病在床上,使得自己沉浸在情魔缠绕之中,不能自拔,没有彻底否定旧势力的迫害和安排,也没有主动的去找同修,更没有及时学法炼功,因此使得旧势力有机可乘。2003年3月邪恶在她身体上迫害,当天她就有很重的病业反映,起不了床。数天以后起来后手脚常有不由自主的抖动。她自己能经常听到一种叽喳的叫声,从那时候到现在,邪恶一直在迫害她,使得她不能够正常的学法、炼功。

目前她的状态:经常睡上几天起不来,如果一天能够起来,就拼命的学法、炼功、发正念。在能走的情况下就在周围讲真相。但第二天就又不行了,躺在床上脸色发青,嘴唇发黑。我问她怎么样,她说:“我透不过气来,脸上好象有东西绷着一样,使得我哭不出来,也笑不出来。我知道我的目光很凶。身体里头的东西一直在全身动,使我全身无力,站不起来。还有一直在干扰我的思想,有时叫我去上吊,有时叫我跳楼,有时叫我骂人,也有时叫我骂自己。还对我说你能活多长时间,你还是放下法轮功吧”等等。

她还对我说过这样一件事情:有一天坐在车上,在她前面有个空位,边上有两个大男人,吵得不可理喻,都不肯让对方坐,你争我抢,她在后面看着。她突然想起师父说“世上的人都是我的亲人”,于是她说:你们不要吵了,天下都是一家人,有矛盾都用善心来解决,天这么热,出来坐车的人多,都不容易啊。瞬间这两个人就不吵了,而且马上很友善的你推我让。她说:这不是师父给我的智慧吗?

同修知道师父无量慈悲,一直在管着她。但是自己正念有限,一直受着邪恶的迫害,整天躺在床上,未能如愿的做师父让我们做的三件事情。她对我说:是旧势力安排了这一切,是邪恶在迫害我的身体,我不能够承认它。但我真的希望能和同修一样每天正常的学法炼功,做好师父让我们做的三件事情。

听了她的话,我很难受,也很遗憾。这件事情应该早些写出来大家共同切磋。

我和她接触以后,刚开始我受到的干扰也真的不小,时常有阴气扑我而来,使我全身发凉,睡觉都是这种状态。大约有一周左右,为此我还发了一次高烧。为了排除邪恶的干扰,我长时间的发正念,有时睡觉中都在发正念,有一天下午我去买菜,在回来的路上,我的心象是有一样东西紧紧压着,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知道邪恶又一次迫害我,我一边走,一边叫师父,一边发正念。这东西不是我的,我不要,你这邪恶永远也阻不住我,一定要铲除。到家放下菜后,我连续发了3次45分钟的正念,将邪恶彻底的灭尽。还有一次,有天晚上睡觉,突然有一根东西从我的腰部向上身捆紧,我一下就惊醒,一看时间2点15分,我马上坐起来发正念清除自己的空间场范围内的一切邪恶,这些东西不是我的,我不要。解体所有的黑手、烂鬼,并请师父加持,一直到没有为止。那段时间我真有点害怕,因为看不到,摸不着。但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有师在,有法在,师父在《转法轮》中讲:“那魔永远也不会高出道的”。凭借对师父和法的坚信,我走了过来。

我也请求过其他的一些同修帮她发正念并相互探讨,同修们有的同意,有的说这件事情她自己有漏,也有的说是她自身的原因。我觉得说的都没有错,但我感觉同修之间有不小的间隔,互相之间帮助、协调做得不够。

有一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又一次被惊醒,人也特别清醒。我突然想到了明慧网2004年6月15日发表的“另外空间的景象”和2004年9月19日“小弟子在另外空间除恶的经历”等文章,我感觉自己个人的能力实在有限,我写出来是恳求同修们整体提高,能够站在另外一个层次上理解她的情况,帮助她度过这个魔难。希望大家能够帮她发正念。这些迫害都是旧势力强加给我们的。

我真心希望她能和我们一样正常的学法、炼功和做我们的三件事情。虽然我们不是同时来到世间,但是我们的历史使命是一样的,都经过了千万年的等待才得到了无比珍贵的大法。一个生命来到世间是多么的不容易啊,生命是多么可贵啊……。

如果不对之处,希望大家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