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女子监狱一监区暴行

【明慧网2006年8月6日】在近七年的对法轮大法迫害中,黑龙江省哈尔滨女子监狱的罪行罄竹难书,以下仅是我所知道的冰山一角。

自2003年起,直到现在恶警们开始了对大法弟子新一轮的迫害。一监区长崔红梅,副监区长夏凤英纠集刑事犯人王博涛、孙伟杰、候丽萍、吴丽群、侯银丽,形成一伙黑势力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

2003年的一天,犯人举报说大法弟子张淑芬炼功了,王博涛一伙把张淑芬弄到电工房里,先用东西把脑袋套上,然后用黄胶布把嘴封上,紧接着就是一阵毒打。又有犯人说大法弟子关淑玲没戴名签,王博涛等人又把关淑玲关进电工房,用手铐子铐她两天两夜。

在这里的每一天,刑事犯受恶警指使寸步不离的看管大法弟子,甚至连洗漱和上厕所都跟着,随时都有被刑事犯打骂的可能,别说人权了,简直就是人间地狱。

2004年3月,大法弟子认为自己不是犯人不应戴名签,集体抵制迫害。在恶警崔红梅、凤英的指使下,一些恶警与刑事犯把6名大法弟子关入了只有几平方米的一个小屋。他们强迫大法弟子一人一排,一人一个小板凳,后面人的膝盖要紧顶着前面人的后腰,就这样一个挨一个的排成6排。恶人们死死看着不让离开一点缝,稍有放松就会招致一顿打骂。每天从早9点一直坐到晚上9点。从3月末开始,只要哪个刑事犯报告点什么,恶警崔红梅、夏凤英一个指令,刑事犯王博涛就开始念名单,三、四十个犯人跑步冲向大法弟子开始迫害。在犯人王博涛指使下,将大法弟子一人关一屋,给大法弟子上大背铐吊挂。犯人王博涛手里拿着记录本挨个屋检查,发现什么风吹草动就紧急汇报。当时的天气还很冷,可大法弟子被吊的直淌汗,水泥地一会就湿了一大片。每个屋子都有监控器,可是这时都失灵了,想必是他们的恶行震怒了天神吧!

2004年12月,大法弟子关淑玲又被上大背铐吊挂,恶警们事先准备好了针和药,把人吊昏过去就用针扎,醒过来后接着吊,简直就是毫无人性。这一次被上大背铐的大法弟子共有22人,我能叫上姓名的有:张晓波、孟淑英、宋青、李洪霞、饶玉明、高贵珍、陈伟君、耿亚芬、初庆芬、于秀英、张林文、刘淑芬、关淑玲、张丽萍、张晶、范国霞、徐景凤┄┄参与迫害的恶警有:崔红梅、夏凤英、吕翠君、邓羽、鲁敏等。恶人迫害大法弟子行为极其恶劣却又极力掩盖,有一天他们准备迫害大法弟子张丽萍,事先把门玻璃用报纸糊住,然后在走廊里放上悠扬的乐曲试图掩盖他们的罪行。

从2005年年初到年末,仅一监区就有8名大法弟子(刘淑芬、王居艳、陈伟君、于秀兰徐景凤、张林文、王涛、高秀珍)被关進小号。只要有刑事犯汇报谁不听话,谁就会关小号迫害。法律规定,关小号最多不能超15天,可对待大法弟子一关就是几个月,大法弟子刘淑芬绝食几个月之久抵制此类迫害。

2005年4月,因大法弟子张林文不蹲报点名,四、五个犯人从晚上8点一直到11点强迫张林文一刻不停的操练,直到张林文被折磨的后脑勺重重的磕在水泥地上。当时张林文就双眼定住不会动了,好半天才缓过来,差点就过去了,就这样恶警,也只是扣了刑事犯的分了事。

2006年1月,恶警夏凤英、吕翠君又开始了对大法弟子的新一轮迫害。2006年1月10日,吕翠君带领车间数十名犯人跑回监舍,急匆匆的奔上楼,恶警吕翠君在一旁喊着:“快、快跟上,跑步上楼。”一个犯人说跟不上,吕翠君大声呵斥道:“少废话!”冲到监舍后,四、五个犯人强行给一名大法弟子穿衣服,连打带拽的。这次被迫害最严重的是大法弟子孙丽彬,刑事犯先是把她一阵毒打,10多个刑事犯把她摔在地上,然后又上来10多个犯人把她脑袋往地上撞,都看不到孙丽彬的影了,原来人太多把她埋住了。孙丽彬被打的脸变了形,满脑子是包,血压升到170,脑袋发晕,10多天不能下床。

恶警不但没处理犯人,反而给他们评上“先進积极分子”。其中表现最恶毒的犯人有李艳平、张秀圆、李丽、陆红、满运月等。在毒打大法弟子孙丽彬时,恶警王亚南和张文亚都在场,他们不但不制止,还在一旁给犯人助长邪恶气焰。犯人们为了表现自己,都格外卖力气。

大法弟子为了制止他们无理智的迫害,开始绝食,他们就把大蒜掺在食物中灌食。其中对大法弟子王涛的灌食迫害折腾了好几个小时。恶警夏凤英、吕翠君、王亚南、张文亚亲自助阵,刑事犯满运月又说看法轮功的人手不够,夏凤英就从新调个职务犯人。所谓的职务犯人就是监狱里特殊训练专门用来迫害法轮功的,他们心狠手辣、毫无人性。2006年初,八监区迫害大法弟子最严重的就是这些职务犯人,他们这样做比车间干重活的刑事法得的分还高,这次参与的职务犯人有:王锐雪、冷丽新、朱慧香。恶警有:肖林、夏凤英、吕翠君。

监狱本是关押坏人的地方,而今却成为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犯人在这里不可能学会改过自新,只会越学越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