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


【明慧网2006年8月9日】我们地区有一A同修在被非法关押期间,“跌倒”了。数月后,在我们当地大法弟子整体24小时整点接力发正念加持下,很快该同修就回来了。晚上我去A同修家交流,A同修讲了一件事:

他在非法关押期间“跌倒”了,在他最难的时候,有一位后進来的同修悄悄的告诉他:小伙子,师父来新经文了,师父说:“作为师父我从不记你们在修炼中做的错事,只记你们做的好事与成就”(《走出死关》)。他听了背过身去,眼泪“唰”的流下来了,顿时他觉得师父太慈悲,法太伟大了,他想:师父为救度众生吃了无数的苦,遭了无数的罪,我作为师父苦度的一份子,是不能毁众生的,我如果配合邪恶就是在毁众生,这种罪不是一个生命能承担的了的,因为大法在衡量着一切生命。就在那一刻,他发自内心要爬起来。

回到家,他坐在师父的法像前,非常自责的哭了,该同修在最难的时候,身边的大法弟子并没有指责他,而是用法加持他的正念,使他能在那样的一个邪恶的环境中从新站起来了,我悟到:是师父无量的慈悲,师父对弟子的珍惜,就是同修共同精進的源泉。反思我自己,在与同修配合做三件事的过程中,遇到问题,出现矛盾时,总是自觉不自觉的看别人的不足,不是找自己,而是埋怨同修:有这执著,那怕心,这观念,跟不上正法進程等,不但自己没有在法上提高上去,还障碍了同修,影响了整体证实法的效果。

记得A同修刚被迫害时,我们整体准备近距离给A同修发正念。当晚,有两位同修准备和我们一起去,她们提出从安全出发,分开走,到目地地再集合,我误认为,她们是“怕心”,不愿和大家一起去,就不太冷静,没有守住心性说:“用飞机把你们接去就安全了”,最后发生了争执。事后,我学法向内找,认识到在矛盾中没有无条件的向内找,就无法同化法;在这件事的整个过程中,忘了修自己,当时自己很急,说明我的心性要提高了,不能用“我是为法负责”来掩盖自己要修的心,向内找是无条件的。

师父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说:“你们要清楚,大法弟子的修炼是从人中走出来,是从被这个旧的宇宙,无尽、数不清的无量众生所构成的各种因素束缚的旧穹体中走出来,从穹体的成、住、坏、灭的最后的最后的环境中脱胎出来。”大法弟子的修炼,是对自我彻底更新的过程,修炼就是一个生命放弃自己一切旧观念同化法的过程。

在和两同修为做证实法的事发生矛盾的过程中,我找到了自己的不足。其实两同修那天晚上做得很好,她们到了最接近A同修的地方发正念,不是同修不配合,只是采取的方式不同。我想起了师父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中说:“他们是什么心态呢?是宽容, 非常洪大的宽容,能容别的生命,能真正设身处地的去想别的生命。这是我们在很多人修炼过程中还达不到的,但是你们渐渐的在认识、在达到。当一个神提出来一 个办法的时候,他们不是急于去否定,不是急于去表达自己的、认为自己的办法好,他们是去看另外的神所提出的办法的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样。”

同修之间无论发生什么矛盾,都要向内找,互相之间只能加持正念,默默的补充、圆容。在这件事情的整个过程中,我找到我隐蔽很深的一些心,是我的空间场不纯、不正,间隔了同修,当我的心归正、变的越来越纯正时,同修也在变。同修之间的正念加持和宽容理解,可以化解邪恶的间隔,这样我们才能形成一个坚不可摧的无漏的整体,这才是邪恶最害怕的。

最近一次给A同修24小时整点接力发正念,我们整体认识到,不管A同修现在如何,我们就是加持同修的正念,在这件事上,同修之间都在默默的圆容、补充,上班的和不上班的都协调一致,同修们认识到坚定的正念就可以推倒非法关押A同修的那堵墙,24小时整点接力发正念使另外空间的邪恶没有喘息的机会,邪恶受不了了,当同修们整体在法上提高了认识的同时,A同修顺利的回来了。通过这件事,使大家认识到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凡事不在于一个人做了多少,而在与于当地所有同修对这件事认识了多少;特别是在法上提高了多少,做事的心态是平稳的,做事的状态是默默的。

同修悟到:当证实法的效果好时,根本原因不是我们常人空间的具体手段和方法多高明,参与的学员多能干,而是因为符合了法的要求,整体上心性到位了,另外空间师父和众神帮忙,法的威力在人间自然展现。当我们的场平和纯净,在另外的空间就形成一个正念之场,在人这儿展现的是大法的威力、威严和神圣。只有当我们形成一个坚不可摧的整体时,就在解体邪恶。“观念转,败物灭”(《洪吟》)。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