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女幼儿教师几年来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二日】我今年60多岁。我是1997年得法的,得法前身患多种疾病,整天被病痛折磨,痛苦不堪,真是生不如死,这种状况持续了二三十年之久。得法后,我每天坚持学法炼功,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心性不断提高,全身疾病不治而愈,一身轻松,深感是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1999年7.20恶党开始残酷迫害大法和修炼者,我每天仍然坚持炼功。但数年来遭到恶党人员不断的骚扰迫害。

一.镇政府人员逼我放弃修炼

2000年元月9号,镇政府把我们全乡大法弟子集中在一起,组织部书记黄洪石、610头目胡冬祥和镇政府一些工作人员播放诽谤大法的电视叫我们看,学员们用各种办法抵制。会结束前,杨碧群拿着名册强逼每个学员签名后才放我们回家。学员张留清被当场抓走。

从此开始,镇政府的一把手孙学成、镇长张建、组织部黄洪石、学校校长张祝明、驻村干部王军和村干部黎炳文、杨代群、王碧如等不分白天还是黑夜,经常到我家骚扰,有时还到教室里。几次叫我到镇政府,要给我洗脑,妄图使我放弃修炼大法,我每次都给他们讲真相,但他们仍然对我骚扰不断。2000年6月,我在政府办公室,几个人围攻我,逼我不准炼功。

二.北京证实法遭恶警非法关押

为了证实法,2000年3月25日我踏上了进京上访的路程,28号晚到天安门,结果被恶警抓到四川驻京办,在地上坐了一宿。第二天中午,镇610恶人胡冬祥和派出所公安王景善来接我们,把我们的钱搜光,从北京到成都一点东西也不给我们吃。

3月30日,镇派出所的干事冯志勇问我为什么到北京去?我说去向中央政府反映法轮大法好,要求让我们炼功。他当时也诬蔑大法,辱骂师父,而且想强迫我不炼功,我不配合,就被非法拘留了15天。镇610的主管胡和派出所的王公安来接我们,分别问每个人还炼不炼,大家都说“炼”,胡冬祥恶狠狠的说:好,到那边(指看守所)去炼。在拘留所里公安冷俊清和几个人强行给我们照相,冷还给我们念诽谤大法的报纸。

我们6个人又被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30天。在里面被强迫做苦工,每人每天要剥很细的铜丝10斤左右。吃的饭里有老鼠屎,菜里有粪渣,过的是牛马不如的生活。恶人们还叫我们背监规,我们都不配合,还给其他犯人讲大法的美好。

县组织部的陈苏第连续两次审问我,妄图让我放弃修炼法轮功,我斩钉截铁的回答:“坚修大法心不动。”他们连说三遍叫我写“不炼功的保证”,我没理他们。又叫我写对法轮大法的认识,我同意了。

最后他们说中央有指示,炼法轮功就开除党籍。在被非法关押30天后,由胡冬祥接回镇政府,我被强迫在院坝里站着,在烈日下晒了数小时才放我回家。

三.政府组织部洗脑迫害

6月29日,他们还把我叫到政府迫害一天一夜,晚上在会议室坐一宿,任由蚊虫叮咬他们不管。6月30日上午,恶人又把大部份学员叫到镇政府迫害,12点后放回家。下午就开始暴打学员,共打4天。

我是7月2日由村干部黎炳文、杨代群、许德富等把我带到镇政府,政府工作人员有的在打张青树,610的恶人胡冬祥拳打脚踢我,强逼我交了500多元才罢休。7月20几号,他们叫我到政府组织部办公室,县组织部的王德元、王波(父子俩),王建元宣布开除我党籍,问我有什么意见,我说炼法轮功修心向善,道德回升,我没做坏事,要开除党籍,随其自然。

2001年元月,我和几个学员又被叫到镇政府。镇干部胡冬祥、副镇长李天夫等对我们进行洗脑迫害。腊月二+九日县委头目任庭生到政府来也想把我们拖出大法修炼,我们不配合。我说,如果你的家人生病了,医生把他治好了,你是不是要拿刀去杀人家?他不说了。我就是说大法好……。他没办法只好走了。直到大年三十的下午5点多,我和另两个学员才被放回家。

四.2004年连续三次遭迫害

2004年6月,派出所的恶警李代春等人连续迫害我三次。

第一次是6月3日上午赶集,10点多钟,李代春和宋锐在街上抓住我和另一个大法弟子强行搜包,然后又把我们带到派出所强行照相、搜身。下午5点多钟,派出所杨斌和另一个人又把我们载回家,目的是抄家,没有抄到大法之类的东西,就连我的几个信封和几张邮票都被抢走。当天李代春还同一伙恶警去抓镇上的陈XX。大法弟子张青树是赶集回家的途中被劫持的,直到今天还被非法关押在德阳监狱迫害。

第二次是在6月9日,李代春和610人员余秀云11点多突然闯进我的家,用哄骗的手段说我和张青树及他的客人一起炼功,我一概否定。他们一伙又强行将我带到派出所继续逼我承认在张家炼功,还妄图叫我说出一些其他大法弟子和资料来源,我全盘否定。他们一无所获,非法关押我到下午5点多才放我回家。

第三次是在6月21日12点多钟,派出所的杨斌和另一个人又突然闯进我家,说有几张照片,要我去派出所认一认是谁,我想起师父教诲的决不配合邪恶。我就对他们说,不管怎样说我都不会去的,因为我每天上课很忙,很少出门,也就说不上认识谁。他们两个小声说了几句就出门了,我叫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