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第三者身份讲三退效果好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十四日】正法進程到了今天,每个大法弟子都在抓紧时间做好三件事,学法炼功,发正念这基本都能做的很好,讲真相救人这件事就是摆在每个大法弟子,特别是大陆大法弟子面前的重要课题,不去做众生不能得救。

大陆的环境不象国外,象我这样去北京证实大法被迫害过的学员,怕心重,通过学法我逐渐认识到师父叫做三件事,而我只做两件事,这哪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不行,我得走出去。

我第一次讲真相是在二零零一年,给四个老太太讲天安门自焚和炼法轮功是叫人做好人的,法轮功如何受迫害的。当我要走时,她们齐声说“谢谢”,我的眼泪唰一下流下来了,一边往回走一边哭,从那以后,我没间断讲真相。有的一走一过来不及讲,我就送他们一份真相资料或护身符,诚恳的告诉他们:看看对你有好处,你会得福报。

讲三退我是以第三者身份讲,一般都说我家里人谁谁原来身体如何不好,后来炼功现在一身轻。他们正听得认真时话头一转,天要灭中共,现在都三退呢,你们知道吗?回答说不知道,我就讲天为什么要灭中共,赶快三退远离中共保平安,一念定生死,一般的,人们都马上问上哪退去?我说很简单,自己起个名,声明一下就行了,我帮你退。

在师父呵护下,我讲真相越讲越顺,每天上午集体学法,下午讲三退,有时自己出去讲,有时和同修俩人配合讲,不定地点,没有方向,随意走;见到的人基本都讲:小商小贩,理发的,走路的;收破烂的,擦排烟罩的,外包工等等,自行车棚,没事问问自行车如何存;给孩子理发这回在这家,下回又换一家,孩子都知这是为了讲真相。

有一次我看楼下有一位青年人擦排烟罩,我下楼给他讲三退,排烟罩主人在跟前不方便,我发正念让她离开,等我讲完了再回来,她就离开了,等讲完又回来。我每天讲退十多个,最多的时候一天二十多个, 六、七个的时候很少。也有不退的,有一次讲三退时,其中一个青年耍嘴,嘲笑我说,我没有大名,也没小名,什么名也没有,在他的影响下那两个人也没退,我正心灰意冷的往回走,师父就帮我了,听见路边有人喊我,我一看,是我认识的一家卖菜的,我过去,买了他家的菜,这次讲退了六个。

就这样越讲越好,越讲越顺。我觉得以第三者身份讲效果好,这是我的一点体会,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