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常人工作环境中修炼的一些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十六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自九八年得法修炼以来,自己有很多很多的感受,但随着时间推移好象在记忆中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近期新的感受。只记得最初读完《转法轮》的时候,心里说:“原来这是修炼呀?!我也有师父了,我一定会听师父的话的。”真是,当时心里觉的特别踏实,觉的师父是我最亲的亲人。所以,每天都是特别的高兴,走到哪里都是美美的感觉。在随后几年的修炼,有时遇到一些关、难的时候,也从来没有当回事儿,因为我跟师父修炼的心是什么都改变不了的。

现在想起来,虽自己心态纯净,但确实忽视了个人修炼中心性的提高,在很多问题上都没有向内找,没找自己的执著、修去它。有时还认为自己思想简单,没有那么多执著。去年在现在的公司上班以后,给了我许多提高心性的机会。这里谈的就是最近在常人工作环境中修炼的一体会。

刚刚开始上班,就觉的与前一个工作的差别太大了:没有了自己的办公室,要在开放式的工作环境中工作;以前,除了自己组里的人与其他人基本没有来往,现在却是每天都可接到几十个、甚至上百个邮件,而发送者却是你根本就不知道是哪个部门、组的,却让你马上答复。以前上班,一天不紧不慢的,重复的做着类似的工作,现在是八小时不闲着,还要参加许多电话会,除了紧急会,就是讨论新的项目。

*挖出妒嫉心

工作一段时间后,我老板提出是不是我考虑从合同工(contractor)转成公司的正式员工(employee),我想这样也好,工作会相对稳定一些,并且最大的好处是有假期,参加一些大法的活动就方便多了。在转完之后发现,老板手下的几十人一共才有五、六个正式员工,其他绝大多数是合同工;并且他们中很多人都把成为公司的正式员工作为一个目标努力;并且在我老板管理的几个组中,只有我所在的组有两个正式员工,我是唯一不是组长,却是公司正式员工的人。当初知道后,我确实有一点压力。由于是正式员工,其他组员有什么事就顺理成章来找我,老板也认为我应帮助组长做一些管理性的工作,在其不在的时候代理他的工作。这使一直希望能有个轻松工作的我很为难。

我所在的小组,共十多个人,绝大部份人都是印度同事,很多人也都是在常人中很聪明、能干,并且他们都有类似的文化背景和谈论的话题。一位女士很有能力,又特别爱管理组里的大、小事情,与我的组长关系很好,这样,组长不在的时候,就让她帮助去与其它组的人联系,主持每天的例会。我老板知道后,跟我说几次,你应该来做这个事,而不是她。我说:谁做都一样吗。所以当时的处境要在常人看来很微妙,会觉的不受重视。我知道我应给把心摆正,修炼人要放弃对名、利、情的执著,我当时觉的这关过的还行,自己并不看重常人中的名、利,把这些东西放下了。我当时还有一个想法就是:我这一天到晚上班、下班的忙,那么多要操心的事,别的事最好少管。

有一天,就在开会前的两分钟,组长突然给我打电话说:“你要主持今天的会哟。”我问:“为什么?我可没有准备哟。”他说:“回来再告诉你。”后来才知道,是老板问他此事,并告诉他,应该让我来做。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也有类似的突发事件,使得我的工作更加忙碌,紧张。

我也在想是哪里出了问题,我不是放下了名、利之心了吗?师父在《转法轮》第七讲中说:“妒嫉心这个问题很严重,因为它直接牵扯到我们能不能够修圆满的问题。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炼的一切心都变的很脆弱。这有一个规定:人在修炼当中,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绝对不得正果的。过去大家可能听说过,阿弥陀佛讲带业往生,妒嫉心要不去可不行。其它方面差一点,小来小去的带业往生,再修炼,那可能行,但是妒嫉心不去绝对不行。今天我跟炼功人讲,你可不要这样执迷不悟,你想要达到的目地是往更高层次上修炼,妒嫉心必须要去掉。所以我们把它拿出来单讲。”

表面上看起来,我没有去与别人争什么,还说谁做都一样。其实我自己是有妒嫉心,那位同事确实是在语言、技术、能力上都比自己强,做这项工作就是比我合适,可我为什么说谁做都一样呢?!还不是维护自己,不承认别人比自己强吗?却要表现很大度的样子。想到这儿,真是吓一跳!就当我这次写出这颗妒嫉心,给它曝光的时候,几次,都有一个念头说:你自己悟的,不一定对,还是别说了吧,这怎么能和妒嫉心扯上关系呢?最后还是写出来,因为我要面对它、正视它,才能去掉它。

后来,这件事情我是这样处理的,找到组长说明,那位同事确实比我适合做这件事,并且她其它方面也做的好,我希望她来做,自己会尽力来帮助、协调相关的事情。

*向公司里的有缘人讲真相

这里的工作环境接触的人员比较多,我就在适当的时候提起关于法轮功的话题,还送给一些有愿望想学功的人VCD。

我们组里的人都知道我炼功、打坐,一位同事(因他们是印度人对瑜伽等可能有些了解)说:看出来你和别人不一样,因为你的脸放出光泽,不是化装能化出来的。还有一位大陆来的女士,因见过几次面之后,我们就有些熟悉起来,有时就聊起了法轮功的事,给她讲了一些真相。有一天,她突然到我的办公室说:你有没有炼功的音乐。原来在她家做保姆的一位大陆来的阿姨就是炼法轮功的,她的炼功音乐带坏了,希望她来帮助,我的同事就想起我来,我给她拷贝了两张炼功音乐CD,请她送给那位阿姨。

我的老板和组长都知道我修大法,我也通常在我们谈话中把一些最新的迫害情况,如器官摘取等中共的罪恶告诉他们。六月份,在一次与老板的谈话中我告诉老板,我七月份要请两天的假,他说没问题,当时并没有说具体哪一天,我在买了机票后由于忙也忘了通知老板和组长,因为公司七月是非常忙的。距DC法会前的一个星期,我发邮件给老板和组长告诉他们我准备在七月二十日和二十一日请假,老板同意了,但组长拒绝了,并立即给我们全组发了一个邮件,告诉大家这期间谁都不能请假。

接到邮件我并不担心我能否成行(因为从常人的角度上讲老板是已经同意的,组长并不是我的老板)。问题出现了,就找自己的原因,我当时就意识到我对参加大法的活动、法会这样严肃的事情流于一种形式了,几乎大的活动、法会都参加,渐渐的好象淡忘了这些活动的庄严和神圣,我问自己是否把每次的大型活动当作向世人讲清真相、展示大法美好的事情来严肃对待吗?是因为自己不对了,拧劲儿了,所以才出现了这个小插曲。

那天我本在家里上班,接到组长拒绝我请假的电子邮件后,下午我就到办公室去了,组长一见我,就笑着开玩说:“你怎么来办公室了,是不是要问罪来了?”我就此接过话题,告诉他我去DC的目地,这时候我发现,我请假的那两天正是在我们两个测试阶段中间的空闲时间,并不会有什么紧急的事情要做。

就在去参加DC法会的前一天,我们组的同事一起去吃午餐,又有一个话题使我讲起每年的七月二十日我都要去华盛顿DC,同事们也都好奇,都觉的每年都去那一定是非常重要的事,于是我讲起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始于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每年这个时候,来自世界各地的法轮功学员聚在那里,呼吁停止迫害,接着讲了一些真相。

我发现向周围的人讲真相一次是不够的,可以在不同的场合,从不同的谈话中自然的切入,多次从不同的角度去讲。

我知道我们遇到的每一个人都是我们要讲清真相的对象,他们多少年的等待就是要我们在与他们的接触中得知大法。我自己在这方面做的远远不够。我自己的组中没有中国人,但整个公司里的中国人也是挺多的,但机会很少。虽与我性格有关系,自己在常人中就是属于独来独往,不太愿意凑热闹的,但我想也需要突破自己人的一些人的观念。

*去除安逸之心,精進不怠

其实,写出这个标题并不是自己做的好,而是希望自己能去除安逸之心,精進不怠。

由于目前的这份工作比较忙,并且压力较大,我一直在提醒自己在修炼上不能松懈,每天的学法、炼功要保证。但由于自己根深蒂固的安逸心,时间一长,觉的有些吃力,早上迷迷糊糊的起不来,整个人的精神状态也不好,时间一长,发展到学法也发困,自己知道不对了,挺着急。一次,我与同修交流,同修建议我们一起学法,我知道只有靠加强学法才能改变这种状态,虽然要起的很早,我也坚持。第一天的感觉就非常的强烈,真是感觉已经看熟了的一草一木都不一样了,几天下来,整个的身心改变的非常巨大,走在路上,无论到哪里,美好、幸福的感觉都会从心里涌起,浑身上下非常轻松,笑容不知不觉的就挂在脸上。

工作中的“忙”和“压力”,我个人的理解是,有我在其中修炼的成份,当然也可能有干扰的因素。就常人中的工作本身而言,每个人工作的性质、特点也都是不同的,有的就是忙一些、累一点儿。我们修炼人身处哪一个环境中都不是偶然的。

我就发现自己在这种“忙”和“压力”的状况下所暴露出来的问题。有时也会象常人一样抱怨几句,“压力”大时,眉头紧锁,若这时正好有人打扰,我还会不高兴,不耐烦。有时心里想的都是负面的想法,还感叹,做人多苦呀!那么忙忙碌碌的工作,难道这就是他们生活的意义吗?越是这样想我工作起来就越没有劲儿。一次,因为组长要休假,我得干他那份工作,还得干自己的工作,我的心里别提多烦了,在一个电话会上听那些个经理在你一句、他一句的谈论着,我真是恨不得离他们远远的,根本不想听他们在说什么。

后来,因赶任务,每天要加班,虽然还能照常回家,可回家后要在家里上网工作,加上我参与的大法项目每天也需要固定的一段时间在计算机上,等一天的繁忙告一段落时,已经很晚了。后来同修与我交流,问是否能加大一些工作量,我没有拒绝,但说了我的状况,说有时学法、炼功保证起来都困难,一两个小时,一段法也背不下来,然后两眼就睁不开了。同修说我们应该越修越好,怎会这样呢,你要增大容量。另外认为我太执著自己的修炼状态了。我当时也在认真的思考同修对我说的,但一直都没有想的特别清楚。

在工作的忙碌、压力中,我自己在潜在的意识中总是想着,忙完这阵儿,要歇一歇,轻松一下,有时回家看到给我的大法工作多一点,心里就觉的很沉,想今天又早不了。早上起不来炼功就想,晚上把时间安排紧点,还能找点时间,结果晚上没时间,又非常的困,就想明天早晨要早起。反正总是想过的舒适、安逸一些。

后来一段时间发现早晨起来对我来说太困难了,我本来应该每周三早晨在我家附近一个地铁站去发英文报,但有两个星期都是拖到星期五,实在没办法了才强迫自己不得不起来。那些天,看着自己的状态,我对自己说:你知道什么样的人最苦吗?是学法得不到法的人是最苦的,你就是这样的人哪。

我觉的我好象是被一种物质包围着,被困在其中的我,慢慢受它影响,变的安于那种环境。那天我想到这一点时,就发正念去清除它,不管是什么物质。这时候,有位不常打电话的同修因一件其它事情找我,结果就交流起修炼体会来了。其实当时并没有针对我的状态交流什么,可是我的感受却非常的强烈,觉的一下子突破了那使我懈怠的状态,心态也变的稳定、平和。

后来我想,师父可能看我总是悟不了,才让同修来与我交流。心里不好意思,有自己这样的弟子,真让师父操心啊!

我发现,强烈的求安逸心,实际上就是对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责任与使命的不明确、对自己修炼的不负责,对这万古机缘的不珍惜。这里讲出来,也是希望自己在今后能做好,少让师父操心,自己修炼路上少留遗憾。

不对之处,还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美国德州达拉斯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