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崇州邪恶帮凶对朱亚君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四日】我是四川崇州市大法弟子朱亚君,今年六十二岁,户籍在四川彭州大宝镇,常住崇州市正东街一百一十二号。

我于一九九六年六月喜得法轮大法修炼后二十多年的类风湿关节肿痛痊愈了,美尼尔氏综合症、胆囊炎、咽喉炎、咳嗽等多种疾病都好了,我感到身心无比轻快,我无以言表感激师父和大法的救度之恩。

然而,邪恶中共和江泽民却在一九九九年七月铺天盖地的开始污蔑师父和迫害法轮功。七年来,我的家庭一直受崇州市政府恶党的骚扰和监视,我也遭受巨大的精神压力和身体的伤害,每走一步都被跟踪。

我和老伴没有退休金,每月仅二百元的房屋铺面出租收入,除去房租费只有一百元生活费,儿子失业了,还有一个十三岁的孙子在上中学,居委会主任胡玉清等却逼我签“保证书”才发给我们低保生活费,我坚决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只靠着女儿贴补一点生活费,在此仅仅揭露当地邪恶帮凶几次对我的身心迫害。

二零零零年四月,正东街居委会主任胡玉清等三人将我劫持到城关镇礼堂,我看见市区的学员几乎都被关在礼堂里,政法委、公安局、居委会几十个人围着我们,强迫我们签字“保证”、照相,把我列入“黑名单”,胡玉清长期监控我,叫我走哪都要给她讲,片警逼迫我每天给他签名,以阻止我到北京上访。

二零零一年农历大年二十九日深夜十二点,公安局七个人闯进我家,其中一个说是派出所所长,我女儿要求他们亮出办事手续,他们说我女儿妨碍公务,强行把我绑架到城东派出所逼我签字,我不签就被关押到拘留所。我女儿找他们要人,他们就强迫我女儿代签“保证书”才放人。

二零零二年九月底,我到农村散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世人举报,城东派出所的两个警察将我绑架、搜身,关押拘留十五天,敲诈一百元现金,吃的却是猪狗不如的“伙食”。

二零零四年四月,我到重庆帮女儿做饭,刚走几天,城西派出所、居委会的人三番五次找我,一个星期后专门开着警车到重庆逼迫我回家。

二零零四年九月,我在街上菜市讲真相,城西派出所的三男两女便衣强行绑架了我,我大呼“法轮大法好”,他们把我非法拘留七天,强迫我按手印、照相。

二零零五年八月,我和同修到农村去教人炼功,刚走到城边世纪大道上,城西派出所的一辆面包车上下来五个男警察绑架了我,一个恶警把我恶狠狠的摔进车里,非法审问我两个多小时,我就本着善念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什么也问不出来,三个小时后才把我送回家,耽搁了我去农村教功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