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家所经历的一些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八日】我们是1996年走入大法的修炼行列的,通过学法炼功,身心得到不断的升华,深感恩师的伟大,佛法的神圣,使我们找到了回家的路。

可那邪党江泽民一伙控制媒体谤师谤法,不让我们修炼,我们就去北京,去省里,去市里讨个说法,省、市领导说是中央决定的,他们说了不算。后来,我们就去北京信访办,反映修炼大法的好处,可还没等把话说完,他们就开始抓人,根本不讲理,“信访办”成了“抓人办”,警察公开说只要为法轮功上访就抓人。我女儿唐伟红就是这样被他们抓走了,并且还搜身,把随身物品,《转法轮》的书及钱全部搜走。

99年10月25日警察非法把我女儿从北京劫持回佳木斯后,勒索家人要5000元钱,家人不给就管单位要钱,单位给拿了5000元钱,然后单位领导扣发了全车间职工的全年生产奖金。这给修大法的人和常人之间制造了矛盾和仇恨。而且把我女儿开除了工职并非法劳教两年。劳教时让单位给写鉴定,单位车间领导把我女儿的表现如实的写了,上边说“不行”,单位人员只好胡编乱造的瞎写一通,这叫什么事,××党就这么不讲理,把好人说成坏人。

我女儿修炼后,身体健康了,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什么错;××党为什么跟好人过不去,现在知道了××党的本质就是邪恶的。

99年我当时去省政府反映情况被非法押回佳木斯后,片警董广明每天都到家或打电话骚扰,并到家里强逼抄写他们写好的谤师谤法的“保证书”,不写就抓人关押,强奸民意。这也太缺德了。我女儿由于坚持信仰,两次被非法拘留,两次被非法劳教,多次被非法抄家,警察经常骚扰。

我女儿第一次劳教期满后,多次找厂领导要求恢复工作,领导不给安排。后来我女儿得到一份国务院发的文件,关于对离、退休职工和在职人员因炼法轮功开除工职及停发养老金,给恢复工职和补发养老金的通知,就去北京国务院办公室讨个公道,国务院办公室不法人员把她抓起来,经了解是因工作上访的就把她们给放了。回来后多次和厂里交涉,才给安排了工作。工作是清扫领导办公室和会议室及厕所的卫生,每天都在领导的监视下干活。恶警还多次到家里骚扰,有一次恶警到家问炼不炼了,我女儿说这么好的功法怎能不炼呢。就因为一个“炼”字就被拘留18天,而且还抄了家。出来时强迫交了400多元钱,并且还让按他们写好的保证书抄写完才放人。共产邪党不让人身体健康,不让人做好人,真是邪恶至极。

2002年4月,一伙恶警到我女儿厂里找她问还炼不炼法轮功,女儿说个“炼”字,就又被拘留抄家,一个月后又被非法劳教两年。这次劳教,我女儿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时送医院抢救。检查病时管家里要了700元钱,住院看病花了3000多元,在医院里白天黑天都有警察看着,就是不放人。后来身体稍好就被强行押回劳教所继续迫害。

我们到劳教所看望时,劳教所百般刁难,有时不让见,有时拿去的东西不给往里送。我们做父母的在精神上、身体上、经济上都受到了极大的伤害。我女儿在劳教所每天被强迫干十几个小时的活,吃的是发霉的食品,喝的是无油的菜汤。一切行动都受到限制。只要说个炼字,就被关小号,绑死人床,上大背铐,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等等。每天挨打受骂是家常便饭。

后来女儿在劳教所被迫害的不行了,我大儿子又花了5000多元钱找人办了保外就医才被放回家。放回家时,两条腿走起路来都困难。身体好一点去找领导要求上班,领导让她必须写不炼的保证,我女儿坚决不写,并和他们讲道理、讲真相,他们就是不听,还不给安排工作。女儿为了生活只好到外面打工。

以上就是共产恶党对我家的迫害经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