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嘉义学员拜访电台讲真相心得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三日】

一、排除思想业力、去掉防备别人的心

最近因亲人过世,陪同家属处理丧葬事宜,虽然清楚自己是为何而做也不放在心上,但还是受影响,回来后头痛好几天,很消沉不想做大法的事。每天除了学法发正念开电脑讲真相工具,其他大法事就搁着,直盯着自己修不好的地方看,心里既着急又内疚。

另外,由于担任地区媒体窗口,拜访地方电台讲活摘器官真相这部份也算是自己的责任,这一下我不想做谁去做呢?真是觉得自己太不负责任了,心里很希望有同修可以帮忙,但放眼望去,总觉得大家都忙,所以心里一直努力督促自己就是去做,可是我做不到!好几天了,我的手抬不起来去拨电话约电台,而且想到要去讲真相我的头就更痛了。

有一天在网路会议上,某同修突然上来就问我电台拜访的事進行的怎么样了?要不要帮忙?我当时心里竟然很不是滋味,压力一下子就罩下来,许多不好的念头出现:为什么说是帮我?讲真相又不是我一个人的事,平常不打电话来问,这时候问真奇怪,在开别的项目会议等等……。心里很不舒服,所以当时就没回话。等到那些思想业力快速反应完后才意识到,那都是自己的执著心在作怪,包括我的自我、我的怕心、我的爱面子、我的依赖和安逸心都在其中;看到这些念头真是差劲,就象个常人似的,可是我也看清楚了,那不是真的我,那是思想业力。

想到这我心里就清楚了,一大块不好的物质去掉了,带着感谢和舒坦的心,开完会我就传简讯给那位同修,谢谢他关心,并跟他简单说明我最近的状况和需要帮忙。之后同修就主动连络几家电台,一起去拜访,讲清真相,效果都非常的好,我知道是师父又一次在我过不去的时候,让同修来帮助我,让我看到自己的不足、让我提升,也谢谢同修无私的付出,不看我的缺点、默默补足。

二、不带观念讲真相

第一天拜访电台,看着同修以圆容祥和口气逐步呈现,不是一开始就把真相倒给别人,不给人压迫感,心中很赞叹。这是我不擅长的方式,相信是师父让我学习如何更好的讲真相。当时并没有见到原本约好的负责人,但是接待的小姐很详细的听了说明,非常认同并收下资料表示会转交,并饶有兴味的问我关于法轮功的问题,同修说很巧,刚好他的包里有一份大法的简介就给了她,我们也借此机会洪法和讲清她所提出来的问题,看着她倾听的表情我当时心想:原来有些人不只是我们要去讲真相救度他及他背后的众生,还可能是师父安排要得法的有缘人,后来在我们离开没多久后,那个约见者也打手机给同修,表明错过我们去拜访的歉意,我想众生明白的一面都是清楚的,我们就是去做。

在拜访完第一家电台后,我的修炼状况在逐渐恢复中,就克服心理障碍去打电话联络第二家电台,对方一开始口气就很不好,说他很忙有什么事快说,当我说明想要去拜访和交流的目地,他就一直强调他们是商业电台、帮不上忙等等。我尽量抑制自己的人心,比如觉得人就是很迷,迷于现实和利益,不想再讲等这些心,排除干扰、耐心的说明不是非要他做什么,只是希望能够把资讯充分的提供给他,让媒体人有更多的了解等,他又以同修已经有人跟他说过,他都了解了等来搪塞,只答应我把资料寄过去。

放下电话,我先前的安逸心和怕心又起来了,觉得是自己状态不好,所以讲真相完全不像过去的那种场,还好跟同修交流后,他说反正那么近,我们亲自跑一趟说不定还能见到他,感谢同修正念正行提醒了我,所以后来我们真的见到了那个台长,他也是电台的老板,因为没有约,刚开始也看的出来他是很勉强的请我们坐,然后他还是大发言论,我们偶尔才能插進去一些真相,他说自己刚去过中国做电台交流,那里如何如何,有点听不進真相,还说自己现在已经没有热诚做公益,表达对现状的不满,并认为共产党迟早会被世界潮流改变,甚至还说了些很离谱的话。

我心里知道这都是他在主念不清的情况下被恶党邪灵蛊惑所说出来的话,所以很耐心的听他发完牢骚再伺机切進去,说明中共不等于中国,中国经济假相背后的真实,退党、九评对中国才是真相等等。这些是自己平日做节目讲的内容,但是他还是有点意态阑珊,似乎不是光把这些真相讲完就有用。

但是后来奇迹出现了,当我们不知道讲到哪里时,他突然眼睛一亮、身体坐直,很惊讶的说:“啊?你们说那些是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你有没有搞错,那不是死刑犯吗!”我心里惊呼:啊!我们一开始就说了呀!那时我们已经跟他谈了早就超过半个小时了,他居然过了那么久才做出如此反应,接下来他就一路认真听完真相,真心的看待我们是朋友,让同修把所带的随身碟中更多的真相资料存到他的电脑中,还送我们到电梯门口。

这个过程让我们感触很深,我更是体悟到:讲真相不但要有耐心,不要被对方的言词或态度障碍,更不要看对方表面的态度做出任何判断、产生什么念头。虽然他还没有做出什么承诺,但是我知道他的善心被启发了,这个生命得到救度。后面几家电台讲真相的情况基本都不错,不只听我们讲完活摘器官的真相,还听完九评、退党、西方媒体的报导等等。有一家电台的节目部负责人,之前跟她讲两次真相,效果并不好,还说了一些抱怨的话。但这次再次跟她讲真相,听完九评、退党后,她说:像你们这样的谈话内容很客观中肯,我想可以在我们的电台播出。

我知道自己走的每一步路都是师尊的安排,自己感觉师父似乎是给我机会弥补之前的不足。我体会,路,是师父早就安排好了的,只要我们用纯净的心就能走好师父安排的路。再次感谢师尊给我们机会,锻炼弟子成熟。

三、放下自我、信任同修、形成整体

这一次讲真相我看到很多大法的神奇和自己的不足,一切都是大法的威力、师父的安排。我回想到,过去曾经和同修一起去向高层讲真相,在过程中,自己有时对同修怎么这样讲那样讲,会不会太激進了等等,起了不认同的心;相对的,出来后同修也不满意我,说我太软弱、真相讲不到位。彼此之间虽还不至于到产生矛盾,但其实互有看法,没有形成整体。

这一次我排除自己负面的思想,信赖同修,讲真相过程中完全对同修所言采取认同与肯定的态度,理解每位同修有不同的特质,遇到常人听不進去时就发正念。结果,真的感受到师父安排的都是最好的,讲真相过程中,我和同修互补不足,根本就没有发现同修哪里说的不好或怎么样,感受到整个场很正,讲真相的效果也很好。

修炼了四年,一路走来,自己做的好与不好不敢讲,但是我知道,如果没有师尊的呵护,如果没有同修的互相扶持,我什么也做不到。在正法的最后时刻,我深刻体会到,目前考验的恐怕不是我们个人如何,而是大法弟子能不能形成整体,能不能放下所有的心、放下观念、特别是放下对同修的看法,破除旧势力给我们造成的间隔,互相去除戒备之心、真心信赖互助、形成整体、共同提升。我想这是师尊对我们的期许,也是我们能一起走到最后的关键。

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谢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